下拉阅读上一章

  曾小心翼翼地向翠岩她们打听这个世界包括以前的我的事情,字斟句酌拐弯抹角旁敲侧击,生怕引起她们的怀疑。没想翠岩居然一点都没发觉我在套她话,我暗自庆幸,也不知是她太笨了还是姐姐我太聪明了。

从翠岩那打听到的事情经过我清晰的思维和拔尖的逻辑基本汇总如下:目前天下共有两个国家,我在的这个国家叫做君朝,另一个叫王朝,皇上一律分别被称为君和王。君朝以经济为主,而王朝则以军事见长,这两个国家在80多年前吞并各自周边国家后却奈何不了对方,一直僵持至今。

我姓宛名清,刚年满18,蒙获君恩,三月前下旨于一月后封阶。父本为边关守将,在抗击敌军中身亡,母亲亦殉情离世,君太后念我为父唯一子女,收留宫中并疼爱有加。君朝妃嫔以君后为尊,之后依次是昭仪、婕妤、美人、良人,目前君朝尚无君后,共有昭仪4人、婕妤8人、美人16、良人24人。在君朝以金黄、黑为尊,紫色次之……

知道这些后我半惊半喜,惊的是我特殊的身份,居然是前大将军之女且曾在太后跟前侍奉,封阶后就是宛昭仪,位居四大昭仪之首,免不了那些嫉妒者的明刀暗箭;喜的是真宛清的家人均故,这样被戳破的几率就少很多,只要君太后那边稳住就行了。宛清啊宛清,别怪我心狠诅咒你父母,人在危机环境中想到的必然是自己多些。

让翠岩寻了很多奇闻异事的书,一直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千钟粟,可我只单纯希望能找到回家的路。

晃着翘起的二郎腿在内厅翻看着书,突然想到在现代看到的一个笑话:夜深,夫看书时不时将手伸至妻裙下,妻羞涩问曰:“做否?”夫摇头:“无想,唯湿手好翻书耳。”真够龌龊的,不过,我喜欢!

我哈哈大笑着,顺手捡了块糕点啊呜一口。窗帘被掀起,手一抖,残留我DNA的糕点就顺着领口滑落到地上。见到来人,我像装了弹簧般从椅子上跳起来,拼命把嘴里的糕点往下咽,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没素质没文化没修养,进门也不事先敲个门。

来人正是君上,浑身散发着凌厉稳厚的君上,他仍穿着黄纹黑底的衣服,黄色的腰带,领口、袖口、衣摆用暗红镶边,只是款式比上次简单了许多,身上除了腰间的一只玉佩就没有其他多余的饰物,更将他衬得威严出众。

他瞄了眼我刚才翻看的书,踱着方步慢慢走到我面前,笑着说:“以后吃东西小心些,没人跟你抢”,说着用手将我嘴角留下的年年有余的糕点碎末拂去。我一个激灵,眼明手快地抓住他欲往下滑的白皙修长细嫩的芊芊玉手,用另一只手猛拍了拍领口将刚才激动下的产物拍下,向他露出谄媚的笑,忌讳着口内有着大把的还在和唾沫作斗争的不肯接受咽下被消化命运的糕点,不敢露出我排列整齐洁白耀眼的牙齿。

帅哥君上皱起好看的眉,我心肝那个跳啊,只想颠颠冲过去把那惹他不高兴的家伙一网打尽!

只见帅哥朱唇轻启:“是不是婢女们照顾得不好啊?”我这厢还没搭话呢,就见翠岩诚惶诚恐地跪下,伏着身子不敢搭话。我急着为翠岩开脱,又是摆手又是蹬脚,一个“不”字出口我就后悔了,嘴里那些勇于和命运作斗争的糕点夹杂着我的口水在爆破音的推力作用下以一个优美的弧度准确无比地落在帅哥君上那性感的嘴角,我依稀还能捕捉到君上脸颊抽动的频率。我巨糗,低着头盯着自己脚尖大气也不敢喘。

半响,君上以一句“你先歇着吧,我明天再过来看你”作为结束语,一溜烟没人影了。我在地板上找到那半块糕点,将它挫骨扬灰泄了我的心头之恨。

也许方才帅哥的教诲起了作用,翠岩伺候得更加尽心尽力了,比如,以前的甜品都是一个个圆形的长势喜人的,现在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只够塞牙缝,无奈的我只好一口三块。

躺在床上懊恼不已,想来经过这番折腾,自己已和“淑女”搭不上边了,怪只怪那君上的的不守礼数不请自入,一想到这我就愤恨不已,同时庆幸着还好当时没在扭秧歌跳恰恰,以后应该更小心才是。这么想着我进入了梦乡,梦到了学校的葱油拌面和妈妈的刀削面,乐得我喜笑颜开。

耳边有蚊子叫,不时传来“昭仪醒醒、醒醒昭仪”的声音,我翻个身挥挥手:“别吵别吵”,安静了会儿,再次传来“醒醒……君上……”的声音,我愤怒了,忙了这么久,拌面和刀削面还没吃到呢,我一把掀起被子运丹田之气大吼一声:“我说了不要吵了,我—-要---睡-----觉!!!”呼,身边安静了,头一蒙继续找妈妈去也。

终于吃到了,我满意地砸吧砸吧嘴,悠悠转醒,啊,空气多么清新,生活多么美好!我一骨碌爬起来,找鞋子的动作僵硬----十公分外君上正似笑非笑地俯视着我。我眨眨眼,再眨眨,企图能使眼角的眼屎自由落体。

君上看着我,眼眸突然变深,似笑非笑的笑容渐渐消失,在我还不知就里时一转身:“翠岩,伺候宛昭仪梳洗。”

心虚地问翠岩君上什么时候来的,翠岩的回答让我更忐忑:“在奴婢第二次叫昭仪起床时。”我苦笑,看样子形象尽毁了啊,也不知道他等了有多久。由翠岩收拾妥当,看着镜中我仍有着片刻的失神,第n次感叹,当真可以称得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了。

君上正在喝茶,看我出来,细细瞧着我,点点头,牵起我左手:“带你去母后那里转转,母后她念叨得你紧呢。”我压制着把手扯回来的强烈欲望,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

与君上走在路上,聊天聊地聊理想,一路上任何人见了都恭敬地请安行礼,我有些狐假虎威的洋洋得意。当说到我的终极梦想是做梦做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最怕的是做梦做到手抽筋数钱数到自然醒时,君上哈哈大笑起来,我心情也异常愉快,看样子君上也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呢,在心中着实把真宛清羡慕了把,又帅又有钱又体贴的男人,真的很难得了呢。两人说说笑笑到了目的地----未央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