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探索,适应

  一路上,小粉妞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再后面还有着一条长长的尾巴,走过亭台楼阁,路过花园假山,穿过高墙长巷,可是我却没有心思欣赏,满脑子的就是两个词“穿越”和“昭仪”。

是啊,我穿越了,甚至我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过来的,那些小说里的女主都有什么玉佩啊或者猛烈撞击什么的媒介过来的,然后回去,然后再过来,把穿越当游戏玩,可我蹦了个楼梯就蹦过来了,太搞了吧;这还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我居然穿到了宫里,昭仪啊,再没文化也知道是嫔妃啊,回头想想,我很清楚,我过来时以前的那个宛昭仪是跪在地上的,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弄得我现在还在心虚,怕那帅皇上旧事重提将我给办了。

心虚的我,猫着腰垂着头踮着脚尖夹着屁股,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尽量让别人忽视自己的存在。可是,事实再次证明我就是上帝一玩宠,在我越想低调做人低调做事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胃气,俗称------嗝。我紧闭嘴巴,屏住呼吸,想将这位客人扼杀在摇篮中,可是,在我的高压政策下,它没有夭折却成长得更为迅猛,秉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信念,一个响亮清脆外带胸腔回音的嗝横空出世,震惊了一众人群包括我自己。

我那个不好意思,心想着刚过来就出了这么大的洋相,不晓得应该说什么替自己解围。可是大家居然都不吭声,像没听到似的,在佩服的同时我更加尴尬和心惊不已。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抬头看那牌匾,端端正正写着“宛清宫”,正楷、简体,我难得地感谢上帝,终于不负我骂了你这么多次,总算有点人性了。

打嗝的欲望还是很强烈,估计是刚才真被吓到了。抖了抖茶壶,奶奶的居然没水,我烦躁地把茶壶放下,翠岩马上让另一位小粉妞去烧水了。走了那么多路,之前又是惊又是吓的,身上已有微汗,真想洗个澡,我思忖着古人讲话应该都蛮文言文的,斟酌了好一会才说:“多烧点水,我-----本宫要沐浴。”马上就有人领命出去,我立马有了剥削阶层的优越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挥手:“都退下吧。”

见被剥削阶层全退下,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左脚架右脚,不舒服,换个方向,舒坦了,才开始细细打量起房子。房子坐北朝南(本来是没什么方向感的,不过,有太阳啊~~~~~),布置和刚才那大厅,估计是御书房或朝天殿之类的地方相似,只是没那么气派,按现代的标准算得上是一室二厅,外厅放着若干张“茶几”、椅子什么的,看样子应该是议事的地方,内厅放着八仙桌、书桌、书架、椅子、笔墨纸砚等,室内放置着衣柜两张、床、小桌子、躺椅、屏风各一张,椅子若干张。二厅和一室分别用淡紫色双层门帘隔开,墙上挂着水墨画,我仔细端详、推敲、鉴定,得出结论,恩,是风景画。

还没找到洗手间在哪,有人敲门,我立马从书架上抽了本书信手翻看,只三分之二的屁股粘着板凳,挺胸收腹,面带微笑,进来的翠岩明显惊了惊,想来是被我的绝代风姿吸引了。小丫头将新沏好的茶端给我,我朝她笑笑,喝了口,恩,清香四溢温度适中,确实是个能干的丫头,我心想。

然后就是洗澡,两个小粉妞吃力的将一桶桶或冷或热的水提到刚移来的大澡桶里,一趟又一趟,我看着有点心疼,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我是个不爱劳动的,而且,就算我去帮忙,她们不被吓死才怪呢,我只好记下她们的不容易,等我哪天发了,好好犒赏她们(观众:那该是猴年马月呀?)。

探索,适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