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婚礼

  “呵呵,喜是有,不过还没惊呢,就那样,只能唬唬小孩。”君上坏坏地笑着。我不服气地嘟着嘴,嘴角却无法抑制地向上扬。君上的眼睛变得深深的,我还没仔细研究,就看到他渐渐放大的脸和盛满柔情的眼。

在那眼中,我确确实实看到了爱恋,与初见的深邃不同,此时他的眼中有我,承载着爱,灿烂如烟花。我心跳如鼓,不知应该有什么反应。在现代的姐,早习惯一个飞毛腿加擒拿手招呼给那些胆敢揩油的愣头小子了,可今天的是我睁着眼闭着眼都想看到、也能看到的人,是的,我动心了,那什么以前念念不忘的忠忠,滚一边去吧,没见地的家伙。我想我爱上君上了,这个对我千依百顺、百般呵护的男子。爱了就爱了,即使他有着后宫佳丽三千,相信他只愿取一瓢,我对自己的爱情有信心。

这么想着,手不自觉地攀上他的脖子,我能感觉到他越发急促的呼吸、如雷的心跳还有灼热的吐息,我微微闭上眼,感觉到他柔软的唇紧贴着我的,而后反复吮*吸,由浅至深,最后,他的舌撬开我的齿,寻找着我的舌邀它共同嬉戏……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只觉自己身处在无边的彩云,全身轻飘飘找不着方向,却很踏实安心。我想,今生我认定了这个男子,不管多苦多难,即便需要一辈子面对不甚喜欢我的君太后和众多嫔妃,即便以后一代红颜换旧颜,但至少我们彼此爱过,并为之努力过。

封阶大典在紧锣密鼓地筹划进行中,其实我更喜欢称它“婚礼”,因为这样的话,他只是我的爱人,而不是所有人的君上,众多嫔妃的丈夫。可是谁叫自己陷进去了呢,看上这个在遇到我之前就肩负着这么多责任的男子,我耸耸肩,配合着量身、选衣,认真记下大典流程和需要注意的地方。

忙碌中,两天很快过去,我想这一个月来,我应该适应了宫中的环境和生活方式,虽有些无聊但却有他,也必须适应,更何况有翠岩陪着我。

这丫头似乎比我还兴奋紧张,整天咧着嘴跑前跑后颠上颠下,“幸福吉祥”、“白头偕老”等吉利的话就没消停过,我无奈地对她说:“翠岩啊,吉利话就不要说了,我耳朵老茧都听出来了。”翠岩却嘟着嘴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难得地反驳:“昭仪,嫁前是要多听吉利话的,别人还嫌不够呢,您还嫌多!”我笑笑,就随了她。

今晚,我就要嫁给他啦。

中午沐浴后,应由长辈梳头,因宛清父母已故,君太后作为“养母”毛遂自荐当起了这项差事。翠岩得知后高兴的一蹦三丈,连称我有福气,连平日未见的嫔妃也都送来了各种贺礼,

晌午时君太后过来,送了我玉如意,为不耽误吉时,还未休息就用金梳为我梳头,我正想着怎么和我未来的婆婆搞好关系,就听见耳边传来婆婆(观众:上路挺快的啊,还没过门就婆婆婆婆的叫上了+_+)的祝福:“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婆婆手轻抚过我的发,我却突然想起了我的妈妈,小时候她就是这样为我梳头的,今生却不知能不能相见了,这么想着,湿了眼角。婆婆停下手中动作,诧异地问我怎么了,我只好说想母亲了,刚才觉得君太后很像自己的母亲。我只顾自己抹眼泪,没看到君太后突然凌厉的眼神和少许的戏谑。

君太后梳完头后就回去了,临走前叮嘱我头梳好后不能开口,直到盖头掀开为止,我听话地点点头。头发仍旧披着,身着内层单衣,需要等迎亲队伍来后才开始挽发、化妆、穿吉服,表示从此后就是夫家的人了。

我还沉浸在想老妈的思绪中,只差唱《世上只有妈妈好》了。在现代,老妈老是催我快点找个男朋友,不然好货都被别人挑光了(观众:敢情您老妈和您老一路货色,“好货”???!!!⊙﹏⊙b);而我不是挑肥拣瘦就说这个没文化那个没内涵那个貌比武大郎………其实我只是想找个自己喜欢的,妈妈,现在我找到了,而且就要嫁给她了,不知您会不会梦见我们。从认识到倾心再到结婚才一个月,算是真正的闪婚吧,不知老妈知道后该是怎样惊讶的表情,还是该庆幸我终于推销成功然后马上金猪还神谢菩萨月老保佑?应该还是后者居多吧,这么想着,刚才还有点惨戚戚的我感觉好了许多。

翠岩看我从原本的羞涩幸福到眼泪满钵再到破涕为笑,以一副过来人的了然目光看着我,我乐了,这小妞,还真当自己嫁过人了。只可惜现在自己不能说话,不然非好好糗她一番不可。

很快,窗外锣鼓喧天唢呐齐鸣,嫔妃婢女们都到门口堵着门讨个吉利,翠岩自告奋勇留在我身边,眼睛却不停往外张望。我使使眼色示意她也过去,翠岩犹豫了下,这才欢天喜地地冲向外厅。

看着她雀跃的背影,我很宽慰,一个月前她刚伺候我时除了做好自己的本分,对其他事好像都不怎么上心,除了表情单一就是面无表情。我时常找她聊天讲笑话,谈理想说未来,渐渐地,她脸上的表情丰富了起来,刚才她的样子,才是她这个年龄段该有的表现,好奇、活泼、热情外加点点的淘气。

喜滋滋地听着门口的欢声笑语,想象着门外的千方百计找空隙见缝插针想往里冲,门内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坚决不让。君上被要求又是唱情歌又是讲笑话居然还来了个深情表白,我心里乐开了花,这个朝代真是有趣,迎接新娘玩起来居然这么疯,连君上也不例外。不过听翠岩说这次举行的是君朝中最盛大的“嫁典”,愈热闹愈吉利,历来只有迎娶君后及普通人家的正室才有的流程,当然,君后的阵仗要大许多,而一般的嫔妃及偏房意思意思就过去了,这么想这,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