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说书

  早就说过我是个惜时如金的人,看到自己吹的牛把这夫子耍得够有滋有味了,便缠着他教我琵琶。他很快便收起了震惊的神情,我赞许点着头,小子,神经够坚强,姐姐看好你呦!!!

兴冲冲绕好手指,看着4根珵亮珵亮的弦,我兴奋地东按按西挑挑从东拨到西再从西拨到东回来玩的不亦乐乎,听得唐越一阵皱眉以“魔音穿耳”来作为总结词。为了保卫自己的耳朵,唐越当机立断夺了我的琵琶,细细地教我弹、挑、夹弹、滚、双弹、双挑、剔、抚、飞、双飞包括捺、带、擞,看着眼花缭乱的指法,我哀嚎一声:“吖(⊙o⊙)~~~~~~我要学多久才能会弹《十面埋伏》啊? %&gt_< %”

唐越拨着弦的手顿了下:“十面埋伏?”我盘腿坐在椅子上,双手环着腿,身子学狗尾巴草左右摆动,兴奋地点着头:“是啊是啊,好好听的呢-----夫子啊----弹来听听呗。”

唐越放下琵琶,坐直身子,神情肃穆:“唐某无才,请昭仪赐教。”我奇怪地看着他,这么有名的曲子不会真没听过吧,看他样子不像作假,想了想,对了,《十面埋伏》是19世纪才创作出来的,现在这不知道承先何处启后哪里的屁朝代应该是不知道的。我脑中百转千回,端端正正坐好,以同样肃穆的表情试探:“《十面埋伏》说的是楚汉相争的一段故事,你---晓得不?”唐越摇摇头,我趋向崩溃,竟然在汉朝就与中华五千年的历史脱轨了,真不知这里以前有没有秦始皇。

“楚汉相争?”唐越不耻下问,我挥挥手:“是啊是啊。”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唐越死皮赖脸:“说说呗。”听着像狼外婆在诱哄小红帽,我没好气地瞪着他:“唉,是你教我,不是我给你上课诶。”唐越一下子瘪了下去,我这人忒善良:“好了好了,就说你听听。”

然后我从项羽刘邦相约起义、入主关中、鸿门宴、成皋之战、垓下之役以及乌江自刎,看着唐越越来越亮的眼睛,我豪情顿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手舞足蹈绘声绘色,直到太阳西下月亮升起再落下到第二日的拂晓。此时我们早转移阵地到了内室,我左脚踩在凳子上,左手搭在腿上,右手随着故事情节有节奏地挥动,面部表情时而激动时而愤恨时而无奈,颇有梁山好汉的威风凛凛。唐越端端正正地坐着,脑袋向日葵般跟着我的手势运转,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生怕漏了任何一个环节,似乎夫子是我而他是乖乖的学生。

我以“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结束,说完还掬了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泪。唐越当机了好久才说:“这项羽确实是位英雄。”我一巴掌拍向桌子,桌子震了震,唐越也跟着震了震:“何止是英雄,他是英豪,真正的英豪。在垓下他还作了首诗‘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他的大义、坦率、深情、悲哀,到最后却被很多人耻笑,说他不懂帝术,输的理所应当,那个卑鄙好色的刘邦,最后还害得他死无全尸。”

唐越不敢置信:“此等英豪(改口真快,好小子,赞一个\( o )/~),何人会忍心……”

“为了得到封赏,汉军争夺他的尸体,死伤了几十人,其中有5个将军各抢到尸体的一部分,最后,这5人都被封了侯”,我牵牵嘴角,似笑非笑,“历来成王败寇,帝王的争夺,输了就没有了一切。最后,项羽也是被一个旧识背叛的。”我看着唐越,他回望着我,眼底有着我不懂的汹涌似欲喷薄而出。

我们各自为项羽默哀了几分钟,唐越说要上朝匆匆告辞,我也没心情挽留,随便洗洗睡下。

接下来的几天,唐越每日顶着“夫子”的名号前来“接受教育”,他喜欢听各种各样的故事,从汉武大帝到九龙夺嫡,从水浒到红楼梦,从梁祝到西厢记,甚至包括聊斋志异,我差不多把从电视、书上看过的能记得的都说给他听,琵琶早被喜新厌旧的我扔在一边。看着他孜孜不倦的态度,我有一种另类的满足,感觉他是我的学生或者孩儿,那因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变换着的神色,是我的最大酬劳。

其实我并没有说书的天赋,只是天天闷在宫里没个唠叨的人,连被骂的机会都没有。我经常会开各种顽劣的玩笑,包括君上,我想再宽厚的帝王也不能容忍整日被指桑骂槐,虽然是善意的。可是他往往只是微微一笑带过,我想他是真爱宛清的,这么想着我的心闷闷的,越发觉得日子无聊起来。唐越似我的阳光,如果不是他及时的介入,不定我早已发霉、变质,然后笼罩在宛清的阴影下慢慢腐烂。

君上仍旧每天都晃荡过来,有时碰到我和唐越在东拉西扯也不阻止,要么屏息静气在内厅练字,要么饶有兴致地在旁倾听,我看多了一个学生,兴致更加高昂,讲述得也更卖力,在记忆空白的部分按自己的逻辑将它润色得尤为“丰满”,所以刘邦取得天下后休养生息,百姓安居乐业尊称他为“旷古一帝”,可天不遂人愿,来了个褒姒,为搏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

七日后就是封阶大典了,说实在的,我有点紧张,人家高考还经过三年的千锤百炼呢,我一个连毛都算不上的现代人“吧唧”一下空降在宛清身上,享受着本不属于我的温情,甚至还要鸠占鹊巢地成为他的嫔妃。

趁着君上不在,我偷偷问:“唐夫子,我们这么好的交情,你会知无不言的哦?”唐越全身一震,双拳紧握,惊疑不定猛然抬头看我,我笑笑,这小子,被我一声尊称就吓成这德行,于娜,你好大的淫威~~啊~~~~~~淫威:“你说,君上他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我说的那个---那个是---现在的我是不是更喜欢点…………哎呀,你不懂的啦!”没等唐越的反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手托腮,鼓着腮帮子自顾自郁闷中,完全忽视了他眼中那摸理不断剪还乱的纠结。

说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