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七 遇见你让我花完所有力气注定无法逃离

  震惊的当然不止秦歌彧,还有郑月锦。

【叔叔阿姨好!】郑月锦嘴角浮起一丝仓促的笑,只希望能给赛妈妈和文爸爸留下一个好形象。

郑月锦有幸在文柘辰的办公室里见过文柘辰的父母,所以,她自然希望自己这一次的偶然见面能够让自己在二老心里留下一点地位。

【嗯~】赛珞爱只是很随意地看了郑月锦一眼,虽然没有表现出她的厌恶,但是,那种冷漠却已经表达地十分明显。

看到赛珞爱对自己的反应,就算郑月锦再笨,也知道自己不受待见,但是,她心里依旧有一种侥幸,所以,就算再怎么尴尬,她还是厚着脸皮站在这里。

【美女,人家好久没见着你了呢?你都不来看我,整天只知道跟柘辰腻歪在一起,说,你有没有想我?】赛珞爱娇嗔道。

【……】秦歌彧忍不住扶额,她从见到赛珞爱的第一面开始,就知道这个女人,很会撒娇,可是,这种嗔怪的眼神和语气,让她实在有点招架不住。

【嘛~~~爱爱,你的心里,眼里只准有我哦!有我在这儿,别的人还怎么入你的法眼?嗯?】文粟枫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正在勾搭着自己儿子的准老婆。说话的语气都忍不住酸溜溜的。

不行,为了防止自己的老婆再到处勾搭妹纸,自己必须想个办法。

文粟枫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他的心里却没有停止过他的小算盘。

啊,有了,让柘辰赶紧把歌彧娶回家,以柘辰的占有欲,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勾搭的,即使是他自己的妈妈也不行!

文粟枫心里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就越发觉得这事的可行性很高,一瞬间,也就为自己的主意得意不已。

嘴角忍不住上扬,形成一个迷人的弧度,看着秦歌彧也就越发觉得顺眼起来。

而秦歌彧则是很郁闷地看着那个对自己撒娇的赛妈妈,以及那个对自己笑得一脸诡异的赛爸爸,鸡皮疙瘩瞬间掉了一地,一股凉气儿从脖子窜遍了全身。

【歌彧啊,我们俩这是刚蜜月旅行完,好久没见着你和柘辰了,不如我们到你们那去坐坐,你不会介意吧?】文粟枫笑眯眯的对秦歌彧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个当然没问题,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赛妈妈和赛爸爸要来,秦歌彧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说实话,她很喜欢这对活宝父母,也很羡慕他们家的整个相处的氛围,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想在心里吐槽一下【这都结婚多少年了?还蜜月旅行?而且听赛明月说,这都成习惯了!这两人是想出去玩了,就跑出去旅行,还美其名曰蜜月旅行,一去就是大半年!】

不过,秦歌彧倒是真的很羡慕赛明月父母之间的感情,这么多年,他们能够一直和对方相守那么久,真的很不容易,至少,比自己那对父母强太多了!

而她,又能和赛明月走到哪一步呢?她不知道!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这对她来说,真的太难了,她想做的,不过是和他一直牵着手,从青丝,到白发!

如果这样就算一生,那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人生的爱恋,只能选择一个人,那么,他,只能成为她唯一的那一个。

她愿意在他白发的时候牵着他,依旧爱着那个在她心里一直黑发的他!

【好啊,我同意,不过,我要让柘辰给我做吃的,我活了那么久,还没吃过我儿子做过的菜呢!我可是听林伽洛说,平常都是柘辰给你做饭吃呢,而且,貌似,他做的很好吃!可怜我这个做妈的,居然还要靠沾着儿媳妇的光才能吃到我儿子做的饭,嘤嘤嘤~我怎么这么命苦啊!】赛珞爱嘟着自己的小嘴,以示不满,还假哭以博取秦歌彧的同情。

秦歌彧表示已经对她的举动免疫了。

白了赛珞爱一眼之后,拉着她准备离开。文粟枫紧随其后,至于那个郑月锦自始至终都被赛珞爱和秦歌彧无视着。

【我奉劝你一句,还是早点放弃吧,别以为我和柘辰的妈妈都看不出来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在我儿子身边呆着的人,你觉得我不会查清你的底细吗?拜金,小心眼,善妒,爱耍小聪明,要不是看你真的在工作上有点能力,你根本连看见柘辰的资格都没有!你也别以为柘辰对你这些年在公司里做的事情就真的一无所知,他只是对于自己毫不在意的事情,根本不会多看一眼,你所做的,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你?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这是他对你的纵容吧?他会爱的,只有那一个人罢了,而那个人早已占据了他的视线,他的心!】

文粟枫本来不想多说什么,但是,在离开之前,他无意间看见了郑月锦望向秦歌彧的眼神是那样的怨毒,自然,也替秦歌彧担心起来,就算秦歌彧有时候表现出来的心智很成熟,但她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小女生而已,他自然担心郑月锦万一变得疯狂起来,秦歌彧会解决不了。

因此,他忍不住出言警告着郑月锦。这席话,也将文粟枫这个曾经驰骋商场的男人的狠辣表现的淋漓尽致。

郑月锦闻言,脸色变得惨白,身子一歪,竟忍不住瘫软在地,而文粟枫则是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因为他的爱爱老婆和他的准儿媳妇已经走了很远了,他可不希望自己被甩在后面。

怎么会这样?自己苦心算计了这么久,终于将他身边的女人都一个个的铲除了,她明白,这些年,她在背后的那些不堪的手段,他心里一定都是知道的,她以为他不说,是一种默认,是一种纵容,可是,为何真相却是,他毫不在乎?

那这些年她的付出,她的等待,她的隐忍,又算作什么?他从头到尾只不过把自己当做了跳梁的小丑,她所有的付出,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场玩笑!

可笑的是,从头到尾,只有她自己没有看清,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依旧不甘心!

双手紧紧地握着,长长的指甲陷入了肉里,留下几个血红色的印记,一阵刺痛,却让郑月锦更加的疯狂了!

至于秦歌彧三人,则是一路的嘻嘻笑笑,然后,回到了家中。

打开门,就算明明知道,文柘辰这个时间段不会在家里,可是,当她真正开始面临没有他的环境时,她还是忍不住失落。叹了一口气,转头,又是一摸强迫性的微笑。

【赛妈妈,你们两先等一下吧,我去给他打个电hua,把他叫回来!呵呵~】

说实话,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呵呵’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总是会让她觉得很敷衍,而如果她在跟别人说话或者聊QQ的时候开始用这两个字,就证明她的心情已经非常不好了,只是,她习惯性地学会了压抑。

【月?你在哪?我想你了!】拿出手机,拨通了文柘辰的号码,什么都没多说,只是一张嘴,很直接地表达了她心中的想法。

【嘿嘿,彧,今天怎么了?心情不好吗?】就算她已经尽力掩饰了她心中的烦躁,但是,奇妙的是,如此,他还是能感觉到她心中的不安。

只是,这种默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他第一次敲响她家的门的时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落泪?亦或是在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午后,那场旖旎的令人心跳不已的情事里,他们就已经注定成为对方的命运?

【嗯,算是吧,因为今天,我的主权收到了挑衅呢!算了,等你回来再说吧,我想吃你做的饭了!】听到他的声音,整个人莫名的开始变得心平气和,面露微笑。

【呐~~老实交代,其实你不是想我了,而是想我做的饭菜了吧?啊?小馋猫?】文柘辰那调笑的语气里,满满的,全是宠溺的味道。

【是啊,真是奇怪呢,明明我是一个连味觉都没有的人,可是,我偏偏就是爱吃你做的菜呢?是喜欢?还是习惯?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了呢~习惯啊,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就像我遇见你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会变成这样,它能让一个人在不经意间依赖某一个人,或者,爱上某一件事,就像我和你,只能在相遇以后的日子里,变成彼此生命里的那个注定!】

不知怎的,说着说着,竟想起了还未遇见文柘辰的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的她,年少轻狂,守着自以为是的地久天长,以前的那个她以为最深爱的人离开的时候,她甚至不曾爱惜过自己的生命,以为生命的长短没有任何意义,除了挥霍,就是在那些狼狈不堪回忆里,让自己的生命消失殆尽。

可是,现在的她,开始期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如此,才能与他地老天荒。

【那么,你会后悔成为我的注定吗?】

这一段话,仿佛已是他等待许久的答案,心中有些不安,有些期许,可是,他依旧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

【回家吧,我等你!】秦歌彧并没有直接做出回答,可是她知道,他会明白!

【好,等我!】那人也笑了,果然,他是懂她的!

遇见你,早已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气,而我,早已没有办法从你身边逃离!

【哎哟喂啊,我的天啊,要酸死我了,美女,你整天就拿这些甜言蜜语泡着我们家柘辰啊?难怪他不舍得离开你了!要是我能遇上一个这么会说情话的男人,我也会不想离开的!】赛珞爱在一旁酸溜溜的说了一句!

【美女,你这是在表示对我的不满意吗?】文粟枫闻言,也开口酸溜溜的问道。

四十七 遇见你让我花完所有力气注定无法逃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