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一 我爱你,那是曾经

  【妞儿,下课了,跟我一起走吧?】秦歌彧站在孙璐的面前,调戏般的挑起孙璐的下巴,眨了一下眼睛,嘴唇微微开合,就这样慢慢地靠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准确来说,是因为孙璐一把搂住了秦歌彧的腰,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掐住秦歌彧的下巴,让她的脸不能随意转动。头越发地靠近秦歌彧的脖子,自嘴里吐出一口热气,全都喷洒在了秦歌彧的脖间,那种热气,让秦歌彧感觉酥酥麻麻的,让她忍不住,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一时间,秦歌彧突然间觉得再这样下去,就不是她调戏孙璐,而是孙璐调戏她了,于是秦歌彧马上停住了自己的动作,而与此同时,孙璐也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哼,小样儿,胆子长肥了啊,居然还敢调戏我?】孙璐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咬牙切齿道。

【呃~这个,调戏嘛我就不好说了,只是吧,这个‘哼’字,那是充分体现了你作为一个傲娇女王受的本质啊~】秦歌彧忍不住打趣道。

【我次奥,老子是攻,老子是攻好吧~】孙璐顿时急眼了,连忙强调。

【哦,是吗?我记得上回不知道是谁被推了一晚上,腰都快断了呢?】秦歌彧捂着嘴巴偷偷笑道。看起来很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我去,那是意外好吧?老子后面有逆推回来好吧!】

【哦,是这样啊,那我就相信你是个攻吧!】秦歌彧虽然这样说着,可眼里的笑意分明就表现着不信任。拉起孙璐的手,直接就往外走去。

【诶,我次奥,你别不相信啊~对了,话说,这还有一节课才放学呢,你这厮居然想带着我逃课?说,你到底是何居心?老实交代~】孙璐一边随着秦歌彧离开,一边又问到。

【我去,搞得好像你以前没逃过课样的~别把自己装的那么善良,你会侮辱了这两个字的!】秦歌彧对于孙璐那厮的行为,表示严重的鄙视。

似乎秦歌彧和孙璐待在一起,总是会选择互相吐槽,也许,这就是她们的相处模式吧?虽然她们不会像一般的女生那样相处,可是,却能得到更多的欢乐,她们很清楚对方是怎样的人,也很明白对方早就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所以,才敢把这样真实的一面透露给对方,或者你可以理解为,这两个人那是一点都不担心对方看见自己时而抽风,时而软弱,时而汉纸,时而悲伤的一面的。

因为她们很清楚,自己跟对方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对此,秦歌彧在后来赛明月很好奇自己怎么会交到这样一个奇葩的朋友时,解释到【这个世界上,有谁不是孤独的生?又有谁不是孤独的死?活下去本来就是一件无聊而又困难的事,可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她是和我一样的独行者,充满了一样的悲伤,欢乐~我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当时赛明月笑她,说这是因为她的占有欲在作祟。她亦是笑笑不做回答。

也许,赛明月说的很对,可是,却也不尽然。只有孙璐和秦歌彧知道,她们的关系能那么好,就是因为一个秘密,而秦歌彧和孙璐就是这个秘密的共同持有者,关于这点,这是后话,自然以后再说。

【诶,我说,咱们要去哪啊?】孙璐好奇的问到。

【去我们家明月的公司,我去找我们家亲亲明月,你就去找你们家伽洛吧~放心,我可不会打扰你们的,再说,你们也应该很久没见了吧?我们俩上课就算了,他们公司碰巧最近也很忙,话说你们俩等会要是擦枪走火,我可是不会管的哟~】很显然秦歌彧心情很不错,对于孙璐的问题也就多做了一些解释。

【哎哟~你不要这样说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孙璐故意装出一副羞涩的样子,用手推了推秦歌彧。

【哎呀,我嘞个去,你老人家敢不敢正常点,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坚定你是个受的想法~】秦歌彧见到孙璐的那副样子,瞬间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我去,再说一遍,老子是攻,老子是总攻!!!】孙璐提高音调强调。

【恩,其实吧,我刚才才发现,我之前对于你的属性确实定义错了,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单纯的傲娇女王受,可是我现在发现,你居然还是个炸毛受,哈哈哈~】秦歌彧低着头深思了一会,却又好像突然间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突然抬起头,郑重其事的对孙璐说到。

当然,这句话说出来的后果就是,孙璐当场赏了个爆栗给秦歌彧。

一路的吵吵闹闹,两人很快就走到了校门口。

校门外的那条小道上,往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是,秦歌彧在向左边的路口看去时,却看见了一个男孩。

那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那人只是很简单的靠在墙边,整张脸,有一半都埋在了阳光的阴影下,身子被光线拉的老长,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燃烧过半的香烟,烟雾弯弯转转,似乎已经迷了人的眼。

【璐~你能过来一下吗?】男孩张嘴,吐露出的声音,却不再像从前那样,清脆,动听。

孙璐以前形容过他的声音,孙璐说,那感觉就像是喷泉里流动的水中被洒下一米阳光,很灵动,很温暖。

秦歌彧当然认识这个人,他就是那时候孙璐最喜欢的人,只是,现在看来,也只是那时候罢了!

孙璐曾经说过,自己喜欢的人声音一定要很好听,她说,这样的话,就算我跟他吵架,只要他一张口,我听到他的声音便也就不忍心吵下去了!

只是,那人的声音,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了,现在,那里面多了一份苍凉,时光,仿佛已经在他的声音中留下了痕迹,提醒着当初的他,已经错失了最爱的人。

【你?你是谁?我认识你吗?】孙璐在见到苏纬的时候,只是神色一滞,而后又恢复了正常。听到他的话,也只是缓慢地挪动着步伐,慢慢地向他靠近。

【你…就如此绝情吗?见到我都要装作不认识?你就这么恨我?】苏纬显然没有想到孙璐会是这样的反应,一时之间,有些生气。

【你应该知道,我对于一个只是在我生命里一闪而过的人,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去记住他,毕竟,我是一个很懒的人。】孙璐与苏纬相比,显得十分淡然。

【呵?你的意思就是我只是你生命里的一个过客而已?呵,那三个月前,那个信誓旦旦的说,要跟我在一起的人难道不是你?】苏纬眉毛一挑,用着质问的语气,问着那个站在他面前极为淡定的女孩。

【那都过去了不是吗?从你决定劈腿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把你忘记了!】孙璐淡然至极,那嘴里说出的竟像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那段回忆,好像并不属于自己一般。

苏纬一愣,这才想起来当初是自己选择了劈腿,而这样的自己好像真的没有资格用这样质疑的语气去和孙璐说话。

【都过去了?是啊,对于你来说,我已经是过去式了?你会把我忘了,对吧?】

说着这话时,苏纬突然间觉得很心酸,可是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只是,多少有点不真实了,强行压制住自己声音里的颤抖,问到那个让自己明白了爱之后又悄然离开的女孩。

【你知道的,我不会选择留恋在过去,有些事,你做了就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比如,你劈腿,再比如,我再也不爱你了~】孙璐像是突然看清了什么,很坚定地对苏纬说到。

【呵,我该说你变了,还是我从来没有看清过你?忘了?忘了好,这样,我也不会愧疚了~】苏纬突然笑了一下,像是对自己的嘲讽,又像是对过去的释然,顺手弹了弹烟,灰白色的烟灰,顺势而落,随风而散。就像是在宣告,这一段回忆的落幕。

【我记得,你以前从不抽烟的?】孙璐盯着苏纬指间的烟,许久,才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因为没了你,所以想找份寄托罢了~】苏纬悠悠然的说。

接着,便是长时间的无言以对。

秦歌彧站在一旁,安静的不作打扰,只是默默地看着,因为她知道,这是孙璐的感情,所以,她没有资格介入。一切要靠她自己解决。

【你…赶紧转身吧,我只求你与我就此擦肩,就像我们第一次相遇时的那样,那样的话,就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就好像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遇见过你,那我就可以安心地骗自己,没有爱过你~】苏纬的眼中不知何时已经啜满泪水,只是,那抹伤心,被他强制地锁在眼眶,不忍滴落。

深深吸了两口气,抬头望天,那泪水终是承载不住悲伤的重量,自眼角滑落。

苏纬甚至不敢再去看孙璐的脸,只是就这样独自转了身。

【璐,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不曾认识你,至少,这样的话,我还能变回我自己!】临走之前,苏纬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孙璐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走远。

可是孙璐不知道,苏纬还藏了半句话在心底。那足以成为他一生的秘密。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从没有认识过你,因为你离开的结局,我一个人承受不起。

四十一 我爱你,那是曾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