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三 商业酒会

  【对了,今天晚上九点有个商业酒会,彧,陪我一起去吧~】赛明月单手撑着脑袋问着那个女人。

【我?你确定?你没搞错吧?我穿成这个样子,你让我去参加酒会?】秦歌彧十分惊讶于赛明月提议。

赛明月被她一说才想起来去看秦歌彧的衣服,只见秦歌彧依旧身着自己学校的那件白色的校服。

校服虽然依旧干净整洁,将秦歌彧整个人烘托出一种好好学生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显然不适合于一个酒会。

【嘿嘿,小笨蛋,礼服什么的我等会陪你去买就好了啊~】文柘辰一手拨弄着秦歌彧的头发,一手却又轻挑起秦歌彧的下巴。而后双手却又开始在她的身上四处游移,点火!

【我说,不要玩火哦~】秦歌彧虽然配合着,可是还是靠近了文柘辰的耳旁,轻声警告,可是却换来了文柘辰的笑。

【我说,你们注意点行不?好歹这儿还有人呢~】林伽洛看着那两个腻歪到没有下限的人,极其无奈的出声提示到,以便于提示那两人不要忘记了自己和他们家亲亲的存在。

【我说,伽洛,我觉得吧,最近公司挺忙的,不如,你就留下来加班吧!】文柘辰将手摆成塔状,低头想了一会,用着商量的口吻,可话语里,全是命令的语气。

【唔…辰,你公报私仇!】一听文柘辰让他加班,林伽洛就开始着急了。

开玩笑,他们家亲爱的璐璐好不容易来找他一回,还做了深情告白,自己今天要是加班的话,璐璐还不得杀了自己?

【我说嫂子,你也不说说他!】林伽洛用极其哀怨的眼神看向秦歌彧。

【嗯,我也觉得月的主意不是很好,你至少要让孙璐陪她一块加班啊~对了,不如,把这一层楼锁上吧?这样他们就跑不掉了~】

原本听秦歌彧的前半句话,林伽洛还很开心,以为秦歌彧善心大发,打算帮他说说话呢!只是,失策啊,失策!他竟然忘了,他们家嫂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她的花花肠子,一肚子的坏水可不比文柘辰的少啊!

林伽洛也只能暗自苦笑道:自己怎么就碰上这么腹黑的两货呢?唉…命苦啊~

【我们走吧?】文柘辰看着林伽洛吃瘪的样子,暗自偷笑,顺便牵起秦歌彧的手,示意她一起离开。

秦歌彧看了看眼神里同样充满哀怨的孙璐,向她走了过去,俯身贴耳说了几句,见孙璐面露喜色,便不再多说什么,同赛明月一起离开了。

当然,除了林伽洛和孙璐两人,公司里的其他人也都离开了,毫无疑问的,孙璐和林伽洛真的被锁在了这个楼层。

当秦歌彧和赛明月坐在车里,准备去买礼服的时候,赛明月一边开着车一边问【你到底跟孙璐说了什么?我怎么觉得她很开心的样子?】

【嘿嘿,没什么,反正是让孙璐感到高兴的事,她会感激我的!】秦歌彧低着头偷偷地笑了起来。

是了,她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告诉她,据说林伽洛的酒量不是很好,而在文柘辰的办公室的书架下面的柜子里,放了很多平时用来收藏的酒,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对于孙璐来说,这可是一个逆推了林伽洛的好机会啊,那家伙一定会很珍惜的!

一路地快行,很快两人就到了一家服装店。

秦歌彧随着文柘辰的步伐,进去入了这家叫〖belive〗的店。

店面不算小,可是居然也不会让人感觉到空荡冷清。

每一件或雍容高贵或清新少女或性感魅惑的衣服,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秦歌彧甚至注意到,她们这里还有中国古代的服装,血红妖冶曳的嫁衣,与之向相搭配的新郎的服装,甚至还有宫廷服饰,当然,配饰也一应俱全。

大概是因为他们的服饰风格独特,再加上中式和西式的服装都一一具备,所以生意还算不错。

不一会,就有个身着红裙的女人,向两人走来。

【哟~小辰子,今儿个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了?】那女人眼睛一眯,竟然全是笑意。

小辰子?这是…什么称呼?秦歌彧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十指涂满血红色的指甲油,嘴角上扬,血色的红唇写满了诱惑的女人。

说实话,她一向认为,红色很好看,可是,很多人不是将这个颜色穿得太过于有些红尘媚俗气,就是太过喜庆,可这女人身上偏偏让秦歌彧找不到那种令人生厌的感觉。越发的对那个女人感到好奇了。

【红离姐,说了,不要把我的名字叫的像个小太监!】文柘辰的额头青筋暴起,显示了他对红离的不满,可是,却也没对她做什么。

文柘辰的表现让秦歌彧十分的诧异,要知道文柘辰这个腹黑种,那可是绝对不会乐意让自己吃一点点亏的,可是,他竟然能在那么生气的情况下保持平静,不得不说,秦歌彧直觉认为,这个红离姐,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这是红离姐~~~她是这家店的老板,而且她是老妈的闺密,老爸的情敌!】文柘辰做了个简单的介绍。

【哈?】秦歌彧在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发愣。

【那个时候,老妈刚上高中,老爸想追老妈,红离姐也使尽各种战术追老妈,最后老妈还真的差点跟红离姐在一起呢~我想,红离姐是很舍不得我妈跟我爸在一起的,甚至,有时候红离姐比我爸都还要宠我妈,她真的是老妈值得深交一世的女人!】文柘辰的话语中不乏打趣的意味,可是,很多的,文柘辰是为自己的母亲能有这样的一位死党闺密而感到庆幸。

【原来如此~】秦歌彧看向红离姐的目光里,有着一丝崇拜。

她想,红离姐应该是个很奇特的女子吧?这个连岁月都不曾在她身上留下刻意的痕迹的女人,这个行事作风如此大胆乖张,这个能将妖媚的气息在合适的时候释放,在必要的时候隐藏的女人,理应有着不寻常的经历吧!

也不再多想,秦歌彧只是站在文柘辰的身旁,安静地释放自己的善意和微笑,那里面充满了欣赏。

【嘁~往事莫再重提,只是徒添伤心罢了~】红离故作伤心,摆了摆手。

这话虽是在对着文柘辰说的,可是红离也在顺势观察秦歌彧。

沉稳,冷静,虽然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可是她的心理年龄段应该处于很成熟的阶段了,嗯~应该是个不错的女孩!

文柘辰微笑着看着秦歌彧去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红离也笑着站在他的身边。

【她……是你??】红离明知故问到。

【是,她是我爱的人!】文柘辰毫不犹豫的说到。

最后秦歌彧选了一套黑色紧身的抹胸晚礼服。没有长长的裙摆,衣服上本有的褶皱将秦歌彧本就不赖的身材突显的更加动人。

修长的双腿展现了一段完美的曲线。脚上穿上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鞋的左上角外侧有一朵红的像要滴出鲜血的玫瑰。

礼服的左上角也有一朵娇艳的血色玫瑰,这黑红两色将秦歌彧本就白皙的皮肤衬的更加迷人。

文柘辰看着这副模样的秦歌彧满意的点了点头。

秦歌彧优雅的转了个身,笑靥如花。

文柘辰看了看手表。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我的女人!】牵起秦歌彧的手,向门外走去。

车在不怎么拥挤的道路上奔驰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看着秦歌彧平稳的步伐,神色中没有一点不自然,文柘辰不禁暗自咋舌:若是不熟悉秦歌彧的人,感知到她的气场,绝对不会想到她还是一个高中生吧?

她自信,洒脱,干练,飞扬,成熟,迷人。文柘辰开始庆幸自己在一个恰当的时机遇到了她,尽管他和她在一起后,她曾经说过,他遇见她时,恰好是她人生中最狼狈不堪的时候,然而他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乘虚而入,自此便再也赶不走了!可是,他很庆幸自己的乘虚而入。

酒会已经开始了,每一位男士都是西装革履,端着一两杯酒,展露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没有人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跟自己称兄道弟的人心里究竟有怎样的小算盘,只是大家很有默契地不去拆穿罢了。

【哟~文总,你可来了,我们可是等你许久了呢!】

秦歌彧随着文柘辰的步伐,走进了这样的灯火辉煌的一个酒会。

自然有人笑着寒暄一两句,而文柘辰只是很客气的答上一两句,遇到自己的熟识,或是对自己的工作有着帮助的人,总是免不了一些客套,他是如此,然而,站在这里的人有谁不是呢?

【哟,张总,许久不见啊!怎么又换女伴了?】文柘辰亦是笑着向之前跟自己打招呼的那人打趣到。

【嗯嗯,女人嘛~~~你懂的!怎么,咦?这位?】那个被称为张总的男人,突然间看见跟在文柘辰身边的秦歌彧,好奇地问了问。

【我爱的人!】四个字,却已经足够显示秦歌彧在文柘辰心中的地位。

【是吗?可是,她应该还没成年吧?看不出来兄弟你竟然好这口啊?】那张总常年留恋于花丛中,竟练就了一双火眼,只需一眼便看出了秦歌彧的真实年龄。

秦歌彧却也不着急,只是笑着说了句【爱与年龄无关,就像圣维地产的张总--张希俞你曾经说过,我的魅力那么大,就算是八岁的萌妹子爱上我,那我有什么办法?你总不能说,这是我的错吧?爱我的人,何必在乎年龄?】

【咦??想不到你竟然知道我,还知道我说过的话,这话,我可从来没有在公众面前说过呢?你……不简单啊】张希俞有着诧异,他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也没多特别的女人竟然如此不简单。

文柘辰同样也很震惊,他从来没有跟秦歌彧聊过这方面的东西,而关于张希俞,自己也不是很熟,更加没有和秦歌彧提过,她又如何得知这些的呢?

秦歌彧可没兴趣跟他们解释,只是顺手端了一杯一位服务生托盘上的鸡尾酒,喝了两口,安静地听着他们交谈。

四十三 商业酒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