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六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天已经蒙蒙亮了,作为一个高三的学生,秦歌彧自然是无比的珍惜一个星期里唯一的一天假期。而这珍惜的方式自然就是睡觉。

没有哪一个高三党的睡眠时间是充足的,尽管秦歌彧没有想过一定要考上一所大学,因为大学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但是,身处于高三的大环境里,看到周围的人,都为了自己的向往而努力地奋斗时,她的心中自然也免不了一番感慨:这样的奋斗,也应是高三特有的,这好像就是成长,这种不顾一切,好像就是青春。

而她,路过了青春,就算找不到某一个值得怀念的人,也在这一次,想要尽力留下一点印记。至少,可以证明她的存在。

对她来说,学业不算沉重,可是,她也有着别的事情需要忙,虽然只是炒股,但这,并不简单,她需要长时间的数据分析,需要准确无误的市场情报,需要对市场需求,有着准确的掌握。

她需要将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她也不喜欢有任何预计好的事情,超出她的预料。这,算是一种强烈的控制欲吧?但是,那又如何?没有人可以逃离她的手掌心!

文柘辰已经开始了和张希俞的合作,慢慢地将自己公司的全息网游推入市场,这一举动,自然是引起了一番轰动,无数的游戏公司表示愿意出很好的价钱买文柘辰公司的全息网游的核心技术,当然,文柘辰既没有表示出愿意,也没有直接拒绝。

自然,也会有那些个行事作风一向不大好的大公司在暗中给文柘辰施压,威胁文柘辰与他们合作,只是,文柘辰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他当然明白,那几个公司算得上是游戏公司界的龙头老大了,当然,那是在键盘操作式的网游时代的事了。

而现在,一个全新的游戏时代将由他文柘辰开启。

就算站在高处,会有许多的难过,寂寞,可是,如果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和他爱的她并肩永恒,他并不介意做最好的那一个。

文柘辰忙于公司里的事,秦歌彧也在继续着她的奋斗。

最近两人都常常熬夜,几乎处于没有交流的状态,即使是面对面坐着,整个房间里也只是安静的没有丝毫生气。

偶尔,秦歌彧觉得累了,也会像一只慵懒的猫,窝在文柘辰的怀里,不想说话,却经常因为犯困,而将脸皱成一个小包子的样,略带哭腔,用糯糯的声音说:月月,我困了,受不了了,我要先睡了!

接着,在文柘辰的唇上啾了一口,理直气壮的在文柘辰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两眼一闭,睡着了,完全没有看到文柘辰第一次见到秦歌彧这副呆萌样,有多吃惊!

秦歌彧是享受的,她曾经告诉过文柘辰,自己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当时,文柘辰还开玩笑地说【那你来追我啊!】

(湿父:忘了这个情节的,请自觉往前翻!不解释!)

而现在,她好像已经知道了自己要的是什么了。她要的,不过就是这样的生活,就算平淡,但是,并不乏味,因为,这段生活里,有文柘辰的身影!她要的,只是一段可以成为一生的爱情,她不奢求轰轰烈烈,只期望能和她一生一次的爱情男主角细水长流!

躺在床上的秦歌彧几乎将整个白色的被子裹在了自己身上,整个人看起来,像极了一个蚕宝宝!

[onelittletwolittlethreelittlebaby]

[andfourlittlefivelittleixlittlese~x~y]

[我要变成完美情人,我想我有点距离]

一首邓福如的【完美情人】突然间响起,那是秦歌彧的手机响了,不过,很显然的是,秦歌彧并没有心情去接,因为,她皱了皱眉头,闭着眼,一只手摸索着将手机找到,然后,扔在了那个床的一个角落里。

铃声音量渐渐变小,直至消失,感觉不到声音的秦歌彧满意的扯了扯嘴角,仍然没有起床的迹象。

几分钟之后,铃声又响了起来。秦歌彧对其表示无视。只是,这样反复了三次,秦歌彧直接爆发了!

【你妹夫的,次奥蛋,他妈的,你脑子是被门挤了,还是进地沟油了,大早上的,打个毛线的手机,找死呢吧!敢打扰我睡觉的,除了死,没有别的下场!】秦歌彧的起床气爆发了,也没看手机号是谁的,直接爆了粗口,怒吼起来,最后一句,更是压低了声音,威胁感十足。

【……】手机那头的人估计是被吓了一跳,一阵错愕,一时间竟什么都没说。

【我次奥~你他妈谁啊,不说话,你是想闹哪样!】秦歌彧也没看到底是谁,依旧爆吼。

【有兴趣跟我见个面吗?】那人半晌问了一句。

【为什么?不对,是凭什么?】睡得迷迷糊糊的秦歌彧隐约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皱着眉想了想,却依旧想不起来。

【凭我是你的情敌!】

秦歌彧最终还是起来了,虽然万般不愿,她想去见见那个一大早就给自己打手机的女人,这不是代表着她不自信,也不是说,她对文柘辰有着怀疑,只是,她实在很好奇,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资本,说是她的情敌?

对着镜子,慢悠悠的刷着牙,将自己口中白色的泡沫吐干净之后,用清水涮了涮,洗了个脸,打开水龙头,将手放在开关下,一阵冰冷刺骨的水划过了那双被自己用瓶子扎过的手,那双被文柘辰紧紧拉过的手,那双,会让她觉得很脏的手!

对!就是很脏,脏!脏!脏!要洗掉,这双手,好像沾过谁的鲜血,这双手,好像从来都抓不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洗掉!洗掉!洗掉!

这样的想法不知怎的,植入脑海!

秦歌彧有些疯狂的搓洗自己的手,洗手液不停的从瓶子中流出,她只是机械性的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直到那双手快要被蹭破皮了,发了疼,她才停了下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秦歌彧看向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抑郁症又犯了吗?

她走向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两粒药,喝了点水,咽了下去。

看着已经不多的药,秦歌彧暗自思量:虽然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的抑郁症好像已经没怎么犯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去找翎末姐开点药吧!

闭了会儿眼睛,直到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冷静,她才睁开眼。

起身,出门。

兜兜转转,秦歌彧来到了那女人说好的地方,一家咖啡店,没有心思再去研究这家店的装修风格,伸着一个脑袋,四处张望着。

找到了目标,秦歌彧便在那女人的对面坐下了。

【你来了,想喝什么,我请!】那女人端坐着,一身都散发着优雅的气息,话语中似乎都是那种平易近人的味道,可是,却还是让秦歌彧感觉到那女人身上尽量释放出来的压迫感。

不动声色,秦歌彧笑了笑,低头想了想,说【蓝山吧!】

那人招来侍者,低声吩咐了几句,摆摆手,又让那侍者离开了。

【月锦,你说你是我的情敌?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哦,不,是,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呢!】秦歌彧笑眯眯地说到,然而最后一句,在她特加的重音之下,显得颇有压迫感!

一时间郑月锦也愣住了,如果不是理智占了上风,她很想跪下喊一句:【女王大人!】

轻咳两声以化解自己的尴尬,郑月锦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孩不容小觑啊,占有欲太强了!

【我想跟他在一起,所以,你退出好吗?】郑月锦说了句。

【怎么,你说让我退出,我就退出,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呵~】秦歌彧冷哼了一声,看了郑月锦一眼,那眼神里,什么都没有。

【你~说实话,不是我打击你,你有什么,你能给他什么?】郑月锦想了想,直接给了秦歌彧一个很尖锐的问题。

【这个问题也是我想问你的,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不能给他什么,但是,我也不需要他给我什么,他只需要呆在我身边就好,而你呢,你,期望得到什么?】秦歌彧用手指一下下地敲击着桌面,眉毛向上挑起,语气,很轻,但是,却直击着郑月锦的心。

郑月锦直觉自己的目的已经被看穿了,不免显得有些慌乱,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是为了得到什么,或者钱,或者,是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而文柘辰显然就是她的跳板,这就是她的期望。

不过,她毕竟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那种慌乱很迅速地被掩盖过去。

【至少,我很了解他,而且,我待在他身边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我可以在工作上帮助到他,你呢?不过是一个学生而已,你能帮到他什么,而且,我知道你们好像已经住在一起了,据说,你的父母也已经去世了,那么,你平时的生活花销应该也是文总给你的吧?】郑月锦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用自己查到的关于秦歌彧的事情,做着威胁。

秦歌彧闻言,低头似乎在考虑什么,而后,又笑了起来:【你说你很了解他?那么,请问,你都知道他的什么呢?】

【文柘辰,三世知秋的老板,高大帅气,做事雷厉风行,由于经常冷着个脸,所以,被称为冰山系钻石男!】郑月锦颇有自信的对文柘辰做着简单的介绍。

【是吗?我只知道他的占有欲超强,他虽然平时不爱笑,但其实他笑起来会让人觉得很幸福,他从未给别人下过厨,却总是为了我这个没有味觉的人做很多好吃的,他可以在上一秒很严肃很暴躁的打手机骂着下属,却也可以在下一秒挂了手机,把我抱进他的怀里,然后告诉我,他只需要宠溺我一个人就够了!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刚才就在想,如果不是你提起,我倒是忘了,我从来没问他要过钱,对了,我还给过他20块钱,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我可以回去告诉他,我要求包养!】说着,秦歌彧还很认真的思考着。

【你!你别太过分,我告诉你,我为了他我可以去学着做任何事,你呢,你会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听到秦歌彧的话,郑月锦有些着急了,但是,她还是想做着最后的挣扎。

【真抱歉啊,我会的事情不多,可是,最不会的只有一件,我不会不爱他,而他,也只有一件事不会做,他不会离开我,也许,你可以胜过我千万倍,但是,这些东西,我想做的话,一样可以做到,唯一不同的是,他,爱的,永远不是你!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秦歌彧十分霸气的说了这么一句,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对她和他感情的自信,也有对他的占有欲,亦有对郑月锦的警告!

【哈哈哈,说的好,我就知道我们家柘辰是绝对不会看错人,歌彧啊,你果然就是我们最喜欢的儿媳妇啊!而且,你是唯一有资格跟他在一起的人!】

一阵笑声突然间掺杂进来,令秦歌彧和郑月锦有些错愕。

【赛妈妈?文爸爸?你们怎么会在这儿?】看着从她们后面那个桌走上前来的两人,秦歌彧有些纠结了!呃,不对,是有些头疼了!

完蛋了!完蛋了!这下好了,跟情敌见面,居然碰见了文柘辰的父母,而且,他们两貌似把我和郑月锦的谈话听得一字不漏!这下好玩了!呃呃,不对,是丢人丢大发了~

(湿父有话要说:各位亲爱的看客们,有没有觉得我们家小彧彧在这一章里显得有些霸气侧漏呢?如果你们也对歌彧有所期待,那么,就来更多的收藏,花花啊啥的~~歌彧不会介意的,湿父也不介意!)

四十六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