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三 夜的呢喃

  黄昏渐进,那人的手很温暖,一如此时的阳光洒在了他的脸上一般,让人莫名的觉得着迷。有那么一瞬间,秦歌彧甚至觉得他是不属于她的,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

摇了摇头,将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摇出了脑袋,暗自笑了笑自己,随着他的步伐向前走去。

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不过,那又如何,只要身边有他就可以了。

刻意的将步伐放慢,只为了能够与他多享受一下这份安静的美好。

不知不觉间,赛明月已经带着她走进了一家咖啡馆,木制的招牌挂在门上。一直低着头的秦歌彧在抬头的那一瞬间,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烈收缩了一下,瞳仁也随之缩小,继而又恢复了正常。

【怎么了?不喜欢这里吗?我觉得这里环境不错啊?】赛明月紧紧拉着她的手,关心的问到。

他当然没有忽略掉身边那人在看见这里时的反应。只是,赛明月在等着她的解释,因为,她的反应告诉他,这里,就是在这家店里,一定发生了一个让她很想逃避的故事。

【我以前经常来这里的,我也很喜欢这里的~~】声音莫名的低沉了起来。

她又怎会不喜欢这里呢?她前两天还来过这里啊,只是,也是在这里,她看到了央赭水的悲伤,也是在这里,她知道了关于一个人在不久之后必须离开另外一个他深爱的人故事。

这样的悲伤,这样的故事,她忘不掉,也只能选择不去提及。

依旧是上回自己坐过的位置。

靠窗,窗帘变成了奶白色的,沙发椅和桌子变成了黑白相间的颜色。

坐下。动作干净迅速,不拖泥带水,却又不失优雅。

习惯性的望向窗外,目光好像失去了焦距,显得格外的迷茫,紧紧地咬着下嘴唇。

似乎已经忘却了身边的一切,就连身边的那个男人也被自己忘却了。

赛明月只是安静的看向她,如果她有秘密,他一定不会去询问,他在等,等着她愿意告诉他。只是,他的目光也越发的深邃。

【歌彧,今天又来了?还是要不加糖的拿铁吗?】一位穿着制服的服务生,带着微笑问着秦歌彧。

【嗯,你知道的~还是老样子!】小微笑,却又说不尽的凄凉。

【唉~你........唉,让我说什么好呢?】余升悉无奈的笑笑,原本已经打算离去的余柏凌却在下一秒惊讶的发现秦歌彧身边还有一个人。

不由得露出了讶异的神色,转过身去弯腰微微一笑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这位帅哥怕是与歌彧关系密切吧?我可从来没见到她会跟哪个人一块来我们这里呢?】

【唔.........】听了那个服务生的话,赛明月忍不住低了低头,敛住了自己的神色,却在那两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笑了笑。

【请问,你需要点什么呢?】

【和她一样就好了~】赛明月看向那个一直望向窗外发呆的女子,故意点了和她一样的拿铁,只是想与她做到“同甘共苦”罢了!

【好的,请你们两稍等!】转身,勾了勾嘴角。

将自己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因为他知道,他的眼里已经放不下其他了,只是,这样过于炙热的眼神,却还不能换得那女人的回头凝望,男人不免有些失望。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表示自己的不满。

【你说,若有一对相爱的人,明明深爱着彼此,可是,却要天人永隔这算不算最大的悲剧?人都说,人生最痛苦的就是得不到和已失去,可他们哪里晓得,人生最痛的莫过于分离,就算不想离开,可你依旧敌不过时间,敌不过宿命?】秦歌彧的声音很低,低的像那无尽的夜的呢喃。

一字一句,却又重重的击打着他的心,他知道她不是那种会莫名的发出感慨的人。于是依旧安静的坐着。

咖啡被端了上来,赛明月浅浅的尝了一口,不加糖的拿铁,很苦,苦的他几乎忍不住想把它吐出来,然而终究还是忍下了。只是女人似乎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苦涩,面色如常的将它喝了下去。

【突然间觉得自己很无力,明明知道有这样的一个悲剧将要发生在我的身边我却无法阻止,我是不是太懦弱了?】

女人转头,终于不再看向外面的灯火,只是却泪眼婆娑,只一瞬间,他就慌了神。

【女人,不要哭,连我舍不得让你哭~你怎么舍得为其他人流了泪呢?】放慢了自己的语速,安慰道,手指轻抚过她的脸颊,泪珠顺势依附在了他的手指上,带着点点温热,慢慢滑落。

再也忍不住,将自己所知道的那个故事,那个关于央赭水的故事,告诉了赛明月。

【我知道她会自杀的,一定会的,这是她的选择,她告诉我的,因为她爱炎鸠曲,所以他的身边只能有她一个人,哪怕是他是天使要飞翔,她也会先折断了他的翅膀,再烧掉自己的羽毛,带着他流浪~就算下地狱又如何?没他的地方,就不算天堂?若是谁敢拔掉他的羽毛,她一定会毁了那人的天堂!!!】

三十三 夜的呢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