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九 暧昧与信仰

  漫无目的走在街道上,看着那些与自己注定成为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他们脸上露出的或悲或喜的表情,或许是因为生活在而烦恼,或许是因为在工作中得到了嘉奖。

而秦歌彧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猜测自己在下一秒会遇上一个怎样的人,所以,她总是习惯于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人前。

沉默,这是她习惯的模式。只有沉默着,自己的心情才不会被他人看穿。

脑中不断闪过翎末姐跟自己说过的话。

翎末姐说,自己之所以会唯独忘记自己父母的模样,可能是因为他们之前做过的事,还有他们的死,给了她太大的刺激,所以,潜意识里,她选择了遗忘。

罢了,若是不重要的人,忘了又何妨?

他们,应该是不重要的人吧?

秦歌彧这样想着,只留下一阵轻笑,对于这件事情,便再无负罪感。只是,心里却不知怎么,好像空了一块,那个空缺,没有什么能将它填满。只是,秦歌彧下意识的将它忽略了~

不知道赛明月在做些什么?突然间,很想他,很想见到他。

急匆匆的回到家,却发现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回来之前习惯性的敲了敲赛明月家的门,貌似也没有人。

厨房飘来一阵似有若无的香味,引得秦歌彧食指大动。便顾不得其他的什么,快速冲进厨房。

贪婪的嗅着那橱柜上放的菜肴散发出的诱人的香味,趁着赛明月不在,秦歌彧偷偷用手拿了几块,丢进嘴里,细细的咀嚼。

虽然,秦歌彧已经没有了味觉可是这并不影响秦歌彧对食物的喜爱,对于秦歌彧这个小吃货来说,没有什么比吃的更能打动她,就算没了味觉,秦歌彧还是习惯去享受这种乐趣,是的,这种事已经成为习惯性了~

吃的正欢时,秦歌彧却在白色的大理石的灶台上发现了一张纸条:女人,不许偷吃!!好吧,虽然我知道你肯定已经偷吃过了,赶紧去洗手,你这个懒女人~等着我回来,我再去买点菜~

嘴角上扬,忍不住微笑!想了想,秦歌彧忍不住乖乖的去洗了手。因为赛明月说过,要听他的话,要好好照顾自己。

等了许久,都不见赛明月回来,秦歌彧打算下楼去看看他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或许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身边一直有他的存在,所以才会产生这样浓厚的依赖。

下着楼,不知怎么,脑袋好像突然间放空了一般,像是在想什么,然而,仔细想想,好像又什么都没想,暗骂了一句:次奥,我这又是在抽什么疯啊?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实话,她已经习惯了自己有时候莫名其妙的想法和表现。

站在楼道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暖色的斜阳,透过绿油油的树叶,穿过秦歌彧的指缝。眯起了眼,秦歌彧猜想,现在的自己,看起来一定很惬意。

来回四处张望着,毕竟,秦歌彧可没忘记自己下楼是来干什么的。

不曾想,这一看,却看见赛明月身旁跟了一位梳着高高的马尾辫,身着白色职业套装的女人,隐约间,秦歌彧只觉得那女人笑得很暧昧。

【哎呦,文总,我帮你拿吧?】郑月锦扬起一个自认为颠倒众生的笑,十分殷勤地提出要帮安柘辰提菜,她想在安柘辰面前表现出一副很贤惠的模样,以次博得他的好感。

(某湿:我说,各位应该都还没忘记赛明月的另一个名字就叫文柘辰吧?忘了的同学自动面壁去,不解释~)

【郑秘书啊,谢谢,不用了!】赛明月拒绝。

其实吧,他很无奈,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买个菜都能遇到自己的秘书?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就是自己公司里‘年度最值得追的男人’——没有之一。文柘辰在别人眼里看来就是一个年轻又多金的帅哥,虽然对着谁都面无表情,整一个面瘫,只是,现在的妹子都很萌冰山系的帅哥,所以,这个问题对于她们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而郑月锦作为文柘辰的秘书,自然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近文柘辰,于是乎,本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原则,郑月锦打算付出行动。

终于,在几天的不懈努力下,郑月锦知道了安柘辰的家住在这里,于是乎,终于在今天她自导自演了一出偶遇戏。

然后,郑月锦只需要找一个机会,让文柘辰知道,自己是一个值得被拥有的人。然后…

当然,在这之前,这一次的表现也就变得尤为重要。

【文总,你还跟我客气什么?】郑月锦笑得极为妩媚,当然,其实她长得也算是一个美人了,只是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喜欢她这款的,至少,文柘辰就不喜欢。

文柘辰闻言,眉头皱了皱,像往常在办公时那样,冷下了脸,只是轻言到:不用了!

三个字,便是最冷漠的拒绝。

郑月锦一愣,却也没办法多说些什么。

文柘辰看着郑月锦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真的猜对了。他怎么会不明白自己的秘书的那点小心思呢?这郑月锦或多或少都对自己表示过喜欢之类的意思。

只是,自己对她真的没有好感,郑月锦这女人虽然好像有点拜金,但是她的工作态度确实还是不错的,所以文柘辰才一直把她留在身边。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我说,月?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文柘辰的身边的秦歌彧开口说到。

【嗯,马上就回去,小馋猫,老实交代你有没有偷吃我做好的菜啊?】回头一瞧,却见是秦歌彧,安柘辰会心一笑,宠溺般的捏了捏秦歌彧的鼻尖。

【没有哦,绝对没有~】秦歌彧有些心虚,但还是极力摇着头,表示否定。

文柘辰也不去追究,只是站在她的身旁,安静的看着她的喜怒哀乐。

不知怎的,郑月锦突然间觉得,虽然他们三个站在一起,但是,却形成了两个世界一般,很显然,自己只是这世界里,孤独的一个。

也许,这种说法太唯心了,连郑月锦都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

【额,虽然,这样问很唐突,但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你要叫文总‘月’呢?】

【因为,他就是我的月亮啊,他就是我在黑夜中唯一的信仰啊!】秦歌彧的口吻像是在叙述着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然而,本就理所应当不是吗?

他会是她的月亮,亦会是她的信仰!

(某湿:我说,各位啊,跪求收藏啊,不然没动力啊~~~)

三十九 暧昧与信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