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八 大叔

  【让我猜猜你在想什么?唔~你肯定是在想,我要不要多闯几次祸,好来这个校长这里多喝几次好茶?恩?我猜的可对?】石岩秋看着秦歌彧笑笑。

【对啊,我确实有这个打算,怎么?大叔不乐意?】

【呃?大叔?好吧,真是服了你了!】石岩秋有些哭笑不得。

(老傅:话说,难道我就这样被这两个人给无视了?某湿:不然呢?你还想怎样?淡定点吧,记住,你注定只是个打酱油的~)

秦歌彧端起茶杯,先是极尽贪婪的嗅了嗅茶水飘来的香气,而后看了看茶水的颜色,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指绕过白色的杯沿,显得妖娆而又庄重神圣。只是一个动作,却让在场的另外的两人感到窒息,那种感觉,很美。

茶水自舌尖划过,一阵温热残留,就连秦歌彧这个没有味觉的人也可以想象到那是怎样的一阵清香。

将茶杯放下,抬眼,露出一个明媚的笑。

【多谢大叔的茶,这是一种很好的茶,还请石大叔赐教,我虽也品过很多好茶了,可却还未曾见过这样奇特的茶呢~这茶叫什么名字啊?】秦歌彧虚心的请教到。

【哦?你倒是说说这茶奇特在哪里啊?】闻言,石岩秋放下手中的杯子,笑着问到。

【入口时,并没有普通茶叶的干涩之感,茶的香气虽然不是很浓烈,却给人一种清香之感,而且,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这茶里有一种似有若无的兰花的幽香!再者,我刚才有注意到,就算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这茶水一直保持着清明透亮之感,由此可见,此茶一定是少见的珍品,只是,我才疏学浅吧,竟不认得这茶!】秦歌彧用手抓抓头发,显出少见的可爱之感。

【呵呵呵呵,小丫头,很不错了,小小年纪,竟然可以如此通透,不错啊,现在很少有女孩子能像你这样爱茶的文化了,也很少有人愿意品茶了~】石岩秋的语气里带着一阵惋惜。

顿了顿,呷了一口茶,石岩秋继续说道。

【至于这茶的名字啊,说来惭愧啊,我也不知道,这茶,是我一个很喜欢到处游玩的朋友偶然间发现的,后来,还是我死乞白赖的求他,他才给了我一些。至于那茶中自带的兰花香气,据我那位朋友猜测,许是因为那茶的旁边一直长有兰草的缘故吧!】石岩秋微笑着解答着她的疑惑。

【哦,原来如此,受教了!】秦歌彧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个~校长,你

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老傅有些不识时务的打断两人之间的互动。

【哦?你刚才有说话吗?我怎么没听到啊?】石岩秋眨了眨眼睛,耍着赖皮,睁着眼睛说着瞎话。

【……】老傅忍不住满脸黑线。

【那…校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他算是看出来了,校长这是打算维护这个丫头啊,罢了,为了自己的工作还是不要多生出什么是非啊!

(某湿:嘿,你这家伙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不错,不错~有前途~某傅:我能没有自知之明吗?他们两都无视我到这种地步了!&gt_ 石岩秋对于他的行为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

【傅老师啊,我吧,始终觉得一个那么爱茶的女孩子啊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在老傅打开门离去的前一秒,石岩秋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果然…石岩秋这是打算维护秦歌彧啊,他这是在警告自己,老傅开始庆幸自己刚才并没有说很多过分的话,不然的话…说不定自己真的就要卷铺盖卷儿回家了~

也只能说秦歌彧运气太好了,遇到一个与自己志趣相投的校长,要不然的话,以老傅的性格,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大叔啊~我以后可不可以继续来你这儿喝茶啊?】秦歌彧的眼珠子轱辘轱辘的转个不停,看起来就像个准备偷腥的猫。

【嗯~你要是想来就来吧~】石岩秋没有多想些什么,很爽快的就答应了秦歌彧的要求,只是,他压根没有考虑过后果。以至于后来悔不当初,只恨当初太单纯,怎么就没看清秦歌彧是个‘秦扒皮’,简直就是个吸血鬼。当然,这是后话,以后再提。

【太好了,大叔,你真是个好人!】秦歌彧忍不住欢呼。

【我说,你一定要叫我大叔吗?】石岩秋对这个称呼实在是很不感冒。他看起来有那么老吗?他才四十岁而已诶~

(某湿:我说,你老已经四十岁了,她才十七岁,她不叫你大叔,叫什么?你干嘛有那么多不满,你是要闹哪样?)

【那你觉得我叫你大爷怎么样?】秦歌彧笑着问到。

【额,算了,你还是叫我大叔吧,总比大爷好听一些!】石岩秋擦了擦额间的汗!!

【大叔,你还炒股啊!】石岩秋的办公桌上的电脑一直开着,秦歌彧便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却发现那屏幕上竟然是自己最为熟悉的股票走势图。

【怎么?你连这个也会~】石岩秋好奇的问。

【额,还好,还好,只是随便买买而已~诶,大叔,我炒股可不算违反校规吧?】秦歌彧突然间意识到了这个貌似很严重的问题。

【额,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石岩秋笑得也很贼。

【嘿嘿~大叔,你够哥们儿~这样吧,为了感谢你,我给你推荐几只好股吧~】

【哦,是吗?看来你还真是有点研究啊~说吧?】石岩秋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女孩子越发的不简单了!

秦歌彧走到石岩秋身边,低声耳语到。

谁也不知道,她到底给石岩秋说了些什么,只是,石岩秋的嘴角裂的弧度越发的大了。

【我现在很是好奇,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生出你这样的孩子?】石岩秋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父母吗?我好像都快忘掉了他们的模样了~

诶,对了,他们长什么样子呢?该死的,我怎么会想不起他们的样子了?记忆里的那两张脸,怎么会渐渐模糊了呢~

【诶,秦歌彧,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石岩秋感觉到自己讲了半天,那人却没什么反应,忍不住问到。

【大叔~对不起,我有点急事,我要请两天假,有时间再来找你~】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把我父母的样子都忘记了?我该怎么办?

对了,去找翎末姐,说不定她会知道原因~

于是乎,秦歌彧着急跑出了校长室。

三十八 大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