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四 淡漠

  在秦歌彧的强烈要求下,她如愿以偿的出了院。

不过,在离开之前,她去了太平间,是在所有的人的陪同下去的,她想去看看,她告诉自己,这会是最后一次看见秦光,看过,然后就遗忘,以后,他和沈习梦就不会在出现在她的梦里,她也不会再去沉溺在那段过去,嗯,她是这样答应自己的,看过,就遗忘!只是,她依旧不敢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怕一个人,承受不住那份过于沉重的悲伤。

推开那扇自己从来没想过会接触到的门,她的心情在旁人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那么沉重,孙璐和赛明月就站在她的身旁。只是,一曲过于不识时务的《HushHush》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看向歌声的来源处-----孙璐的裤子口袋。

尴尬的笑笑,孙璐跑到一旁不耐烦的接起电话,似乎说了什么,秦歌彧没有听清,也不曾在意,因为她现在没有那个心情。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等着,等着孙璐说完电话,她不敢承认,其实,她很感激孙璐的这个电话,因为,她刚才感觉自己就快要窒息了,万幸,这个电话让她感觉自己又从窒息的边缘活了过来。

不一会,孙璐就回来了,没说什么只是笑笑,然后,拉着秦歌彧的手,一起走了进去,只是,她却感觉到那双被自己拉着的手,滑腻腻的全是汗,也只有到这一刻,孙璐才感觉到,秦歌彧远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平静,其实,这个女孩,还不够成熟,其实,这个女孩也会心痛。

雪白的墙壁,明晃晃的,让人觉得白的刺眼,无法直视,里面很冷,一直有冷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才呆了一小会儿,众人就觉得一直有股冷气,从脚底钻到脖子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而秦歌彧只是极为淡漠的站在一旁,就像那个躺在那里,已经变得冰冷僵硬的的尸体不是与自己有着最亲的血缘关系的人。

突然间,太平间的门又一次被推开。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门口,只是令秦歌彧没有想到的是,来的人居然是那次同学聚会遇到的那个被孙璐“求**”的男人。

而林伽洛走进来,先跟孙璐打了个招呼,却看到文柘辰也站到一旁,原本想打个招呼,只是,却突然想到,这么做有些不合时宜,便压下自己心中的好奇,对秦歌彧说了句:节哀顺变!然后,安静的站在一旁,不做打扰。

只是,秦歌彧一直看向那个躺在雪白的床上的秦光。突然间笑笑,笑的有一种魅惑众生的感觉,而后,她笑的愈加夸张,连眼泪都没有办法制止的从眼角滑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为她的笑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小彧彧你怎么了?】孙璐问到那个即将笑的陷入癫狂的人。

【没怎么,我只是很想说,秦光的死人妆是哪个入殓师给他画的?太有喜感了......】秦歌彧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回答道。

【他的装扮怎么了?很正常啊.....】央赭水不明所以的说了句。

秦歌彧只是定定的看着众人诧异不解的目光,不说话,她又何尝不知,其实秦光的装扮一点也不好笑,甚至可以说很好看,因为他本身就长得还算挺帅的,不知是哪位入殓师竟然将秦光出车祸时留下来的伤痕全部掩盖住了,完全看不出痕迹,而愈加冷青的脸色,竟然也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冷峻的帅气!她会说秦光的装扮看起来很搞笑,甚至也因为而笑的流出了眼泪,也只不过是因为,秦歌彧在刚才突然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哭不出来了,所以,只有凭借刚才的那段话,让自己哭出来罢了,只是这样罢了~~~

站在一旁的人投向秦歌彧的目光里都饱含深意,孙璐是一脸的淡然,赛明月是一脸的担忧,曹翎末是一脸的深思,央赭水是一脸的茫然,陆尤溪和林伽洛则是对于她的话,无法置信。

【我们走吧!】秦歌彧转身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招招手,甚至,还笑了~

【你怎么......笑得那么开心?】陆尤溪一脸不解。在她看来,秦歌彧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还真是证明了她是一个冷血动物。

【我不该笑吗?】秦歌彧歪着头一脸无辜的问到。

【你........你还真是没变啊......跟以前一样的冷血....】陆尤溪对于秦歌彧这种态度还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呵,你所谓的冷血,只不过是因为,我在和你分手的时候,没有哭着做出挽留,真的,我发现了,你还是一点都不明白我,呵,你不知道吗?我对于已经失去的东西,从来不会做出多余的挽留,那对于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秦歌彧略带骄傲的抬起头,解释道。

听到她的解释,所有的人好像都明白了什么,看向她的眼神里,已经不再有之前的茫然与不解。

就连之前差点因为她的举动而误会她的林伽洛都忍不住在心底赞叹:这个女孩看起来和璐璐(孙璐)差不多大,心智却比一般的女孩都要成熟啊,那份对于过去的伤痛无法弃之时的选择的隐忍,与选择抛弃曾经时的决绝,是要经历过多少的不为人知的过去,才能拥有的?关于这一点,林伽洛不知道,但是,林伽洛知道,如果换成是他的话,他绝对做不到,而她,不知为何,让林伽洛感觉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孩。在拿起时,会百般珍惜,在放下时,她也许会在面对曾经最亲密的人时,回头轻轻一笑,淡淡的问一句:我认识你吗?

这就是她的冷漠,这也是她的热情!

【看来,你真的不够了解她啊,你不知道吗?她在悲伤到极致的时候,是无法做到像一般人那样哭出来的,若是她想流泪,只能不停的转移话题,逼自己走上另一个心情的极端,这样才能发泄出来!】孙璐淡淡然的解释道。

然而,陆尤溪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孙璐的那段话,,给了她太大的冲击。【极致的悲伤?.......极致的?...极致的?】她只是不断的重复那句话,一脸木然的走了。

同样被冲击到的还有赛明月,不过,他没有将自己的诧异表现在脸上,【某湿:小月月,你就干脆点,承认自己有点面瘫吧,不要再找理由了......某月:你找死吗?】只是秦歌彧的手被握的更紧了,那眼神里,装满的全是宠溺。

【你不去追她吗?她好歹是你的......】赛明月问到。

【不去了,现在的她对于我来说,只是被尘封的过去了,现在追回来,也没有意义了~而且,我可不觉得你希望我去追她!】秦歌彧将那只被攥得紧紧的手举了起来,在赛明月的面前晃了晃,调皮的笑了笑。

二十四 淡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