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三 只能是我的

  【多么希望,我能从已经没有你的那段回忆里走出去,可是我放不下,真的放不下,你有什么好的?我怎么就是忘不了你呢?】这话像是说给自己,又像是说给陆尤溪听的。

只是,秦歌彧的情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起伏的太大,又开始犯病了。

张嘴,用虎牙狠狠地磨着手背上的肉,痛感随之而来,嘴角染上了一丝猩红。

【你这是做什么?】陆尤溪被秦歌彧的动作吓的慌了神。

【呵,看起来很痛吧?就只有这样,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到自己依然活着,!】满不在乎的表情里,呈现的却是多么痛的过去!

站在门口的那人,不知怎的竟因为她那无所谓的语气而泪流满面,多想告诉她,拜托你,好好对待自己,别再这样了,你的心会因为她而痛,我的心却会为你而伤~

他很明白,在别的人眼里,他一向都是一个冷漠至极的人,不会对身边的一切事物,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他的那个极品老妈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一个怪胎,甚至,连他自己都开始这样怀疑,可是,他遇到她了,然后,一切都变了~

有的人,无需多说,但你就是知道,她是那个对的人,真的就是那么奇怪,不需要言语,但是你就是知道,她一定就是那个能陪你走下去的人,有的人,会把爱情当作唯一的信仰,而她,就是他的最终信仰~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让那个只能属于自己的女人,明白她对自己的重要性,再不把她抓到自己手心里,他还真的怕这个好不容易才等到的对的人,就被别人抢走了,比如说被里面的另外一个女人给夺走了,这种情况绝对不可以发生,因为,他只能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某湿:话说,你终于有危机感了,情商低的孩子就是伤不起啊!!)

推开门,沉默的看向那个被自己当作最终的信仰的那个女人~泪流满面的他,和泪流满面的她同时楞了一下。

【你哭起来真好看~】别样的赞美却带了一丝宠溺的味道。

【去你大爷的,哪会有人这样夸人~】秦歌彧嗔笑到。

陆尤溪看着他们俩的互动,愣了愣,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站到一块让人很是赏心悦目,但是,心却在此刻莫名的抽痛了一下!秦歌彧你口口声声说走不出有我的回忆,可是,却有人带着你,他愿意等你......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已经很好了,你已经很幸福了~~

【如果当初的我够勇敢,是不是我们的结局也会不一样?如果当初的我们爱下去,是不是这段回忆也不用那么悲伤?】陆尤溪站在一旁,问到秦歌彧。

【很久很久以前,我记得我跟你告白的时候,说的是‘如果你爱我,就不要在这句话前面加如果,你说,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现在,我想见这句话送给你~这世界上真的没有那么多如果......】秦歌彧转过头去,低声说道。

今天说了那么多,秦歌彧似乎也想通了些什么,她想把这一切忘了,如果忘了就不会再痛了,那就忘了吧,决绝的忘了......这样,就不会在沉溺在过去了......

【明白了.....】陆尤溪说到。

而赛明月只是紧紧地抓住秦歌彧的手,看向陆尤溪的眼神里,满是宣示自己主权的味道。

他在警告陆尤溪:别再打秦歌彧的主意,她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女人。

陆尤溪只是瞟了一眼,低着头,便不再说话。

【小彧彧,我把人给带来了~~】门又一次被打开了,哦不,是被撞开了。

孙璐和泠水绿领着一个女人走进了病房,大声招呼到。

习惯了孙璐的作态的秦歌彧也只是毫不在乎的笑笑。

【翎末姐,你来了?】秦歌彧笑着打着招呼。

(忘了这个人的,面壁去.......)

【小魂淡,你还记得我啊,我以为你只会在想喝茶的时候,还有需要用药的时候才会记得我呢?】曹翎末又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细长的丹凤眼里闪出一丝精光,让人觉得曹翎末是一个十分精明的女人。

【咦?这是?】一进门,曹翎末就已经看到了坐在秦歌彧身旁的男人,此时,却又看见那个男人紧紧地拉住秦歌彧的手,然后,她的好奇心就被拉出来了,要知道,以她对秦歌彧的了解,一个像秦歌彧那么没安全感的人,是不会轻易将手轻易交给一个人的。

有人说过,手就是灵魂的锁,如果一个女人愿意将她的手交给一个男人,那么这个男人一定在他的心中有着一定的重量。

【你好,我是歌彧的朋友,外加邻居,我住她家楼下!】在曹翎末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看着曹翎末。

【你好,我叫曹翎末,是歌彧的心理医师,也算是她的朋友!】曹翎末客气的笑笑,既不会让人觉得太过热情,也不会让人觉得太过生疏,尺度把握得刚刚好。

【呃?】在场的人除了孙璐和秦歌彧本人一脸淡然,其他人都一脸错愕的看着曹翎末和秦歌彧。

【这又是你自己弄得?好像看起来比上回严重多了......】曹翎末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转过去微微皱着眉问到秦歌彧。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连我自己都习惯这样伤痕累累的我了....】秦歌彧一脸淡然,仿佛受伤的那人不是自己。

【我给你的药,都有吃吗?怎么好像你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曹翎末忍不住问道。

【有吃啊,只不过,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一时之间情绪难以控制,这才弄成了这样.....】秦歌彧带有讨好意味的解释道。

【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病啊?】赛明月忍不住询问到。

【我有轻度抑郁症,之前我的那些自残之类的行为,都是因为有这个病的原因。】秦歌彧轻轻摸着自己的伤口,对众人解释道。

【啊??什么?】众人错愕不已。

【我现在严重怀疑,她的病情加重了~~】曹翎末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现在,她需要好好想想怎么样解开她的心结,免得秦歌彧的病更加严重,她是真的不想看到秦歌彧会像自己的有些病人那样到最后被自己逼疯,自杀,这不应该是她的结局!

二十三 只能是我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