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二 这是你给的悲伤

  赛明月看向那张写满轻讽的脸,突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将自己的关心准确的传达。只能沉默的望向床上那道孤独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身影。

好像,突然间,迷茫了起来,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身份站在她的身旁?放弃?不可能......这样的她,怎么舍得让我选择放手?

沉默,只是依旧用那饱含深情的眼睛,看向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秦歌彧又怎会不懂赛明月眼中的炙热?只是,很久很久以前,是不是自己也用这样的眼神,追逐过那个人的身影?只是......那人却从来不曾在乎过吧?

现在的她已经怕了,已经怕了这样炙热的眼神,已经怕了去明明白白的告诉一个人,自己想跟他在一起,已经不再敢像当初的自己那样没心没肺的对一个人好......

她亦然沉默,望向那个守在自己身旁的人,她知道他很好,可是,她现在无法准确的做出回应,因为她还没有从那段已经没有那个人的回忆里走出来.....

【呃,请问,秦歌彧是住在这个病房吗?】门突然间又被推开了,赛明月只看见一个留着斜刘海的眼睛不大却很水灵的女孩子突然闯进自己的视线,心中暗自赞叹,这个女孩,不算漂亮,却莫名的让人挪不开视线!

(某湿:还赞叹个毛线啊,你的情敌都来了.....)

只是,他却明显的感觉到了,身旁那个坐在床上的那个人,身体突然间僵硬了起来,瞳孔在瞬间紧缩,双手也忍不住抓紧了雪白的床单。

这是......什么情况?赛明月来回打量着两人,想看出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只是,气氛越发的诡异了起来。

【呃,需不需要我先回避一下?】赛明月起身,尴尬的用食指摸摸自己的鼻子。

【嗯!】秦歌彧想了想答应了赛明月的提议,点头示意他先出去。

【你怎么会来?】秦歌彧转过头去,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那张脸,那张脸的主人,给了自己太多承受不住的悲伤,低低的声音里,全是无法抑制住的痛。

【呃,今天来医院看一个朋友,碰巧见到你被送进来,所以想说,过来看看,你怎么样?过的好吗?】陆尤溪在赛明月离开之后,走进了病房,坐在了病床前的椅子上。

【你不是上回在学校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就已经将我无视掉了吗?怎么现在会想要来看我?】秦歌彧转头看向陆尤溪。

【你别这样......】听到秦歌彧类似质问的话语,陆尤溪不禁解释道。

【呵,别这样,我不这样,还能怎样?在你面前微笑着告诉你我过得很好,不用你操心?可是.......我做不到,我过得不好,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颗心已经不会再为我自己跳动了?两年?对于你来说,不过就是370多天而已,可是,那两年就好像是我的两个世纪,爱你,已经让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所以,你离开以后,我又怎么能快乐?】说着说着,眼泪竟然又一次争先恐后的从她的脸上滑落。

【对不起~】不知该说些什么,陆尤溪只能轻轻的说着这三个字,这三个无法让她们回到以前的字。

【嘶~~我不喜欢这三个字,你可知,有一段时间我拒绝去想你,因为一想到你,那颗心,那颗背负了太多你给过的伤痛的心,就会忍不住一次次的为你抽痛,它提醒着我,你离开了我,能让你幸福的并不是我,不是....我,可是,思念这东西,它太不听话,总是会在莫名的时刻,将你清晰的拉出我的思绪,然后,我只能一次次的沉溺在有你的悲伤里,就像溺水的人,挣扎,痛苦。可是怎样都无法摆脱你给的枷锁!】手上的伤口,在无意间裂开了,只是,那种痛,又怎能与面前的这人给过的悲伤相提并论?

【那你又可知,那个时候,我曾经想过,有一天,这个世界上若是不再有那些歧视同性恋的眼神,我一定会为你穿上婚纱,做你的女人?可惜,事实并不如我们想的那样简单,我没有勇气,所以,我没有办法做到理直气壮的告诉其他人,这是我爱的人,这就是最爱我的人!】陆尤溪也忍不住解释道。

门外的赛明月靠着墙角,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可以清晰的听秦歌彧与那个女孩的对话,他没有去打扰,他想要等到秦歌彧自己从那个迷失的地图里走出来,他希望秦歌彧不要再沉溺在那些悲伤的回忆里,只是,突然间,他有些惶恐,也有些嫉妒。

他恐慌于自己似乎还不够好,还没有好到让秦歌彧如同爱那个女孩一般爱自己。他嫉妒那个女孩,是的,没错,他很嫉妒,嫉妒的快要发疯了,因为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听到秦歌彧告诉她,她爱她,爱的无法自拔!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撑着墙,可是,身体还是不断的顺着墙往下滑,坐在了地上,十指交叉。

多么希望,能让她说出喜欢的那个人是我?

二十二 这是你给的悲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