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 疯

  【呃…..我戒赌了,为此,我还把小指切掉了一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秦光还是想解释一下。

【唔…..】原本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的另外两人,见到那双原本应该是完美无缺的手,却少了那么一小截,伤口处虽然已经长出了灰褐色的痂,但是仍然可以让人看出当时的疼痛。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秦歌彧忍不住眼神一滞,望向那断掉的小指,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无法说出些什么,忍不住看向秦光那张不曾多么苍老却略显疲惫的脸。

【呵,你又何必向我解释~】秦歌彧瞥了秦光一眼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她表现的已经很明显了:很久以前,你就已经说过了,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现在,你的过去,现在,未来,我或许还是会不经意的参与一次,不过,那又如何,我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过客而已,我们不过是有着那可怜的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仅此而已。你秦光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也不过就是教会了我,如何冷漠而已。

曾经,陆尤溪在离开她之前就说过这么一段话:你过于沉默,你过于冷静,你的沉默,会让我觉得很冷漠,你的冷静,只会让我觉得你冷血。我觉得离你过于遥远,冷漠,冷血,寂寞是神独有的罪,而我,不过是这凡尘中孤独的一个,呵,这就是我想离开你原因吧?

我沉默,他们认为我过于冷漠,我冷静,他们认为我过于冷血,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的不冷静,不理智,热情,痴心,都只能留给一个人罢了,曾经,我以为,它是留给你的,如今看来却不是的,至少,你不曾理解……

【对啊,我又何必向和你解释,毕竟你妈已经死了,她自杀了,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了,你有没有仔细的看过你妈妈那张死去的脸,多么美妙啊,她死的时候,我就在她面前,她本来是打算自杀的,可是,她刚割了腕,就后悔了,她说她放不下你,她求我救她,可是我没有这样做,我不想,所以我就看着她死在了我的面前,没有半点狰狞,死的那么好看…….你知道吗?】秦光看向秦歌彧,缓缓的问着。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救她?】秦歌彧满脸痛苦,泪水已经争先恐后的从脸上滑落,紧紧的抓住秦光的衣领,一遍一遍的问着。

【因为我爱她……】

【你爱她,呵,我不信,你爱她你以前怎么会打她?你爱她,你又怎么会不愿意救她?】这个答案显然不在秦歌彧的接受范围之内。

【嗨,亲爱的们,我回来了~~】包厢的门突然间被推开了,孙璐微笑着,手还在半空中晃动着,只是,她却突然间发现自己走错包厢了,只是,更巧的是这个包厢里貌似有她的死党---秦歌彧,然后,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孙璐,突然间决定留下来,因为,她有预感,这里一定会有大事发生。

【嗨,小彧彧,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里遇到啊,怎么了?】孙璐跟秦歌彧打着招呼,只是,秦歌彧并没有理她,然后,孙璐后知后觉的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

【孙璐,是你啊,先不说了,你先来这里坐着吧!】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泠水绿,见来人是孙璐,便招呼着孙璐先坐下。

【他们这是怎么了?】孙璐坐了下来,好奇地问道已经处于石化状态已久的两人。

【我们也是搞不清状况啊……唉,先不说了,坐下来先安静的看着吧啊!】央赭水坐在沙发上一脸无奈的说着。

【因为,只有她死了,她才会安静下来,安安静静的听我说话,只有她死了,她才不会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反驳我的话……她总爱跟我争,总爱跟我吵,吵得我心烦,我就只好打她,只有这样她才会流着泪跟我认错,呵,只有这样,她才最听我的话,可是,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打她的,是她逼我的…】秦光显然已经陷入了回忆之中。

【不准说,不准说了,是你的错,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打我,我没有错,你为什么要打我……】秦歌彧不断的喃喃着,脸上写满的尽是慌乱。不停的搓着双手,全身开始不停的发着抖,右脚也开始不停的颤抖。秦歌彧发现自己的情况,想要努力掩盖,便不断的搓着双手并且努力的用手压住自己的不断的发抖的右腿,只是,这样也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会儿,孙璐,秦光等人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该死的…..又来了】秦歌彧用力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不断的低声咒骂着。却发现情况越发的严重了。

【嘶~~~】秦歌彧忍不住用自己的手指甲狠狠地掐自己,那长长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了白皙的皮肤里,力道愈发的大了,那手上已经留下了五个带血的指甲印。

【喂,你到底怎么了】孙璐和泠水绿等人都被秦歌彧突发的状况吓了一大跳,着急的询问着秦歌彧。

【唔~~我错了,痛~~爸,我求你了,真的好痛,你住手啊,我的腿要断了,真的好痛。】秦歌彧此时因为受到外界太大的刺激而陷入了深深的疯狂。她已经不知道站在自己身边的是谁了,她只记得,秦光在打她,他用了一根貌似是从拖把上拆下来的棍子,狠狠地抽打着自己,背上,腿上,血肉模糊,而沈习梦早已被打的陷入了昏迷,打了没几下,棍子便断了,秦光气急败坏的在屋子里找棍棒之类的东西,最后,不知从哪个角落,秦光找到了一个长长的铁片条,很快,铁片传送的疼痛感就如雨点一般,遍布全身。无法逃离,秦歌彧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眼含泪水,不断的向秦光求饶。

【该死的~~】发现自己的状况得不到改善,秦歌彧终于开始想别的办法。趁央赭水几人没来得及拦住,秦歌彧狠狠地砸碎了放在茶几上空了的啤酒瓶。【哐~~】的一声,瓶子立马破碎,秦歌彧用那尖尖的,甚至还留有玻璃渣的一端,狠狠地插入了自己的手掌。

然后,秦歌彧如愿以偿的晕了。

【你到底对她做过什么?她怎么会这个样子,你到底把她害成什么样了?她为什么会自残啊?】孙璐愧疚不已,原本她可以拦住秦歌彧自残的动作的,只是,她没有,忍不住转过身去对秦光怒吼到。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秦光狠狠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你不是他父亲吗?你怎么会不知道!】央赭水放声质问道。

【喂,别说了,先送医院啊~】泠水绿说出了重点。

二十 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