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

湿父你邪恶了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夏夜如梦

  夏夜当空,幸福的人,一定会睡得很安稳,寂寞的人,一定会无法入睡。

如果这句话说的是真的,那么,秦歌彧觉得自己一定是一个孤独了几世纪的人。

将自己知道的睡姿全部换过了一遍之后,秦歌羽发现自己还是睡不着。这并不是因为她在思考问题,相反的是,她脑子里此刻什么都没有想,只是莫名的觉得很烦躁,烦躁到难以入眠。

“臭女人,家里的钱都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卧室外,又传来了一阵咒骂声,听到那熟悉的声线,秦歌彧知道,这又是自己那个滥赌,酗酒,无所事事,被女人包养的,比混混还让他觉得恶心的所谓的父亲----秦光回来问自己的母亲要钱了。

秦歌彧一直觉得沈习梦是一个很懦弱的女人,虽然她是自己的母亲,虽然懦弱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为了保全她,不过,人一旦懦弱久了,就会成无意中的一种无法改变的恶习。

因为这个,所以秦歌彧讨厌沈习梦,不,确切来说,是厌恶沈习梦那副卑微求全的作态。

此刻,门外持续传来的打骂声,就像是冰冷的针一下一下的刺痛她脆弱的神经。

记得很小的时候,每次秦光一打自己的母亲,她总是会用自己很小的身躯迎上来自秦光的棍棒,她哭过,在他的面前跪下过,不过,那又有什么用呢?渐渐长大的她已经不会那么懦弱了,呵,她好像明白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打人而已,谁不会??

而现在,秦歌彧用被子紧紧地蒙住自己的脑袋,想要将自己与这个世界完全隔离。

“咣-------”

一阵巨大的声响,让秦歌彧一下子停住了翻身的动作。

迅速的起身,随意披了几件衣服,着急的扭开了门,却看见沈习梦披散着凌乱的长发,头顶上的一道伤口却不停的流着血,两个手心也有着一些大小不一划伤。

那一地的破碎的玻璃上,沾满了鲜血,那摸鲜红,在那个夜晚,狠狠刺痛了她的眼。

抬起头,麻木的看了秦光一眼。

慢慢地走向厨房,从案板上拿起那把自己常常用来切菜的刀,冷冷看了看锋利的刀面,寒光一闪而过。

秦光对自己的这个女儿刚才的举动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刚刚看他的那一眼。

带有一丝麻木,含有一缕嘲讽,具有些许同情…….

这样的眼神,明明不会属于自己这个向来以优秀,懂事著称的女儿。

应该是自己看花眼了吧?果然,他已经醉到这个地步了吗?

“如果你敢再乱动一下,我想我也不介意,让这把菜刀跟你的脖子变成负距离!”没有想象中的那满是怨气的语气,很平静,毫无波澜,平静的不像自己的腔调。

“你想……你想做什么?”秦光看见自己的女儿就这样步步逼近,酒意也醒了一大半。

“我要你滚,滚出这个家,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让我觉得很恶心!”这是第一次秦歌彧用这样的语气对秦光说话。

“好好好。”迫于来自菜刀的威胁,秦光答应了。

随即,他便打开了家门,逃也似的离开了。

“看起来,你似乎再也不需要我用我的卑微来为你撑起一片天空了?”沈习梦用手轻轻的捂住伤口,嘴角扯出一丝苦笑。

听到沈习梦的问话,秦歌彧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

“你别想多了……..”半晌,秦歌彧犹豫着说了一句似安慰却又似辩解的话。

“我累了……..我已经没有办法照顾你了,我受够了…..”

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卧室,门轻轻一关,便轻轻一关,便再无声响。

秦歌彧看着沈习梦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然而,这丝痛苦是为了谁呢?是为了沈习梦?还是秦光?又或是为了她自己?抑或是为了这个除了自己就再也不会有人去在乎的所谓的家?

连秦歌彧都不知道。

第一章 夏夜如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