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苍渊很贴心地挑了一名曾服侍过桦思的一名血族侍女来照顾她,又给她在人界寻了一处幽深小院。小院树木环绕着,正合重忆月心意。那侍女见了重忆月明显地愣住了,苍渊说这便是你们殿下的原身后,她立马扑了上来抱住重忆月,着实是吓了正在侧耳倾听的重忆月一跳.。

“这也算是故人相识了。”苍渊道,“要是你住得惯,我把小漾小雪他们接来陪你。”

重忆月躺在床上微转了转头,略睁开了眼,无悲无喜。

“一定要打?”

“啊,一定要打。”苍渊俯身替她理好额前碎发,柔声道:“刘海长了,赶哪天你伤好些,我叫人来给你剪剪。你现下腿脚不方便,去哪儿都让小苏照应着些。我给你捎了把轮椅来,出去就让她推着。”

站起身来,苍渊望了望四周,道:“这儿环境不错,就是日光少些,倒似是鬼气森森的,没青丘好。你先凑合着,过些天我们搬回青丘去。”

又转身叮嘱了小苏几句,苍渊才安心离去。

小苏送苍渊离开后折回屋来,也知了重忆月身份,便改了口。

“帝尊,想吃些什么,小苏去做。”

“小苏……是吧,第一次唤你呢。”

“啊,小苏服侍殿下两百多年,殿下是第一次喊小苏的名字。”

“那,来盘板栗糕吧。”

苍渊每日都来探望,虽每次来之前都刻意熏香换衣,重忆月每次也都能闻出龙檀香里掩不住的淡淡血腥味。知他是刚刚从战场上回来,重忆月每次也只淡淡问句胜负,也就作罢。

这一日,重忆月正喂着前几日送来的一直小狸猫吃点心,闻着一阵龙檀香混着淡淡血腥气,便知道苍渊来了。

苍渊走近,伸手在小狸猫颔下轻轻挠了挠,那小猫便向上仰着头眯眼享受着。重忆月抚了抚怀中狸猫的背脊,微抬了头似是看着苍渊。

“这狸猫的皮毛摸着不错,倒是同我小时候有几分相似。”

“它可比不得你半分漂亮,”苍渊笑道,“毛色倒是纯白的,但到底是差远了。”

“这猫是凡猫?”

苍渊笑着说:“你竟摸不出来?”又猛地想起重忆月已是散尽了修为,却不知如何改口。良久,他斟酌着道:“前两日我下凡,收养了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魔族里没什么看孩子的好手,且孩子又不习惯那里的环境,我便想让你来照看照看。”

“六个月大的孩子啊……”重忆月稍稍沉吟,“那明天你带来,我看看行不行。”

第二日,重忆月坐在轮椅上享受着一天中唯一的一刻钟阳光,远远地便听见婴儿的啼哭声。重忆月忙召唤着小苏去迎着,自己扶着椅子缓缓想要站起。怎奈膝盖处一阵酸软,幸好在倒地之前苍渊赶了过来扶着。

她似是有些焦急地伸手向前摸索着:“孩子呢?”

苍渊一边叫小苏将孩子抱来,一边扶着重忆月坐下,叹气道:“早知道你会这么激动,孩子就不抱来了。”

“我只是想起了漾儿小时候。”

重忆月小心地从小苏怀里接过哭闹不止的孩子,不再去理他,只将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晃着,哼唱着在重漾小时学的几首儿歌。待得孩子睡熟了,重忆月微皱的眉头才平下。

苍渊表情悲催地掩面靠在小苏肩上,用极悲催地语气道:“怎么办啊小苏,我失宠了!我竟然败在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手里!”

重忆月循着声音方向狠狠地拍了苍渊一下,对着小苏说:“这人就这样,整个一渣,你别理他。”

苍渊揉着被拍的胳膊渡到床边看着孩子抱着狸猫熟睡的睡脸,拿手巾擦了一下孩子嘴角流下的口水。他真切的感叹:“还是忆月有办法啊。”

重忆月想了想,淡淡道:“人类的婴孩本能地畏惧神佛妖魔,我现下同凡人无异,他自是不怕我。”

感到苍渊的手指抚到了她的眼角,重忆月微侧过头去:“怎么?”

“忆月……”苍渊顿了顿,“你有皱纹了。”

“啊,”她将头别过去,“都是活成老妖精了,不长皱纹才是奇哉怪也。”

“你真的打算就这样下去?”

“这样挺好。到死,也是安安静静的。”

“忆月,”苍渊将她向门口推去,“随我去见一个人。”

“故人?”

“嗯,算是吧。”

许是轮椅路过门槛时的轻微碰撞声惊醒了正熟睡的小狸猫,它跳下床来,一股脑儿钻进了重忆月的怀里。苍渊在后边愤愤:“我都没有这个待遇。”

重忆月淡淡回他:“你试试。”

“我试试?”

“想死你就直说。”

重忆月觉着苍渊应是带着自己走了挺远的路,一会儿腾云,一会儿渡水,到最后变成了步行。没走多少,凭着自己的感觉应是进了一间屋子或是一个殿堂。周围的血腥气越来越浓,重忆月只觉得胸口越来越闷,几乎是喘不过气来。苍渊见她眉头越皱越深便握着她手来减轻她身体的负担,重忆月也很自然地握住他的手,但很疑惑苍渊的脚步一直没停。

走了许久,苍渊终于停住,从重忆月的身后一只手扶住她的肩,另一只手仍与她握着。

“忆月,到了。”

“在哪儿?”重忆月问的是那位“故人”,而苍渊却答非所问地回答她:“幽冥九宫的地牢。”

怀里的狸猫似是被眼前的阴冷景气吓着了,叫了一声轻飘飘颤巍巍的“喵呜”。牢里关着的人似是被这一声猫叫惊醒,睁了眼看见面前的人,心中猛地涌上浓重的悲切。

“忆月……”

听到这声呼唤,重忆月猛地抬起头,触电般的想要松开握着苍渊的手,而苍渊却握地更紧,并是俯身揽过了她的肩。

“忆月,”苍渊冲着寰宇扬了扬下巴,“同他说清了吧。”

重忆月转头面向苍渊,淡淡问:“说什么?”

苍渊也笑了,俯身到她的耳边柔声道:“自然是说清了你已离开他。”

重忆月勾起嘴角微昂着下巴,像是在看着面前的人:“离开?哪里有离开?从未在一起过,何谓离开。”

随着似是不甘心的话语,重忆月扶着轮椅把手吃力站起。她摆脱苍渊想要来扶住她胳膊的手凭着记忆向前走,蹒跚地像个孩子。

“乖猫儿,”重忆月轻拍怀中狸猫的背脊,“告诉我怎么走,行么?”

那猫在重忆月掌心添了两下,重忆月会意,摊开手掌在它面前。小猫伸出爪子,轻拍着重忆月的手掌指路。

迈步走向未知的前方,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乖猫儿,”重忆月轻笑,“现下可就剩下你和我啦。你若是指错了路,可就没有香喷喷的莲花膏吃了。”

第三次碰到墙壁后,重忆月倒坐地上,化回了九尾白狐的原型。将一条束发的袋子系在前脚上,走兽之间也好交流,一猫一狐总算是磕磕绊绊地走出了幽冥九宫。走出高耸的城墙,狸猫就顿住了。

眼前是一片青砖铺就的平原,只远处望得环绕的群山的影子,在黑夜中更显得遥不可及。

重忆月不说话,也不变回人身,只睁开无焦距的紫眸向远处望着,眼上似蒙了一层薄雾般虚无缥缈。

风吹过来到刮起毛发,重忆月觉得有些冷,就往狸猫身上靠了靠。刚动了动身子,便被人双手凌空抱起。重忆月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只听得苍渊沉声道:“怎的不走了?不是走的挺快么?”

随着话语声,一件袍子落下来连她带着狸猫都裹了进去抱进怀里。重忆月的爪子摸摸裹住自己的衣服,觉出上面绣着的应是梅花。她这点动静引起了苍渊的注意,想是以为她还冷,就直接将他们揣进了怀里。重忆月嗅了嗅,颇是疑惑地问:“苍渊,怎的今日身上血腥气这么重,且熏香不是龙檀香?”

头上的人顿了顿才低声回复:“今日不是以往的侍女管着,所以不同些。”

重忆月“哦”了声,好心提醒着:“那以后要叮嘱好了用龙檀香。龙檀香宜于舒缓疲劳,还有醒脑的功用。”

苍渊”嗯“了一声作为回答,之后便沉默着。因怕小狸猫一害怕就会伸出利爪割破苍渊的衣服,重忆月就用九条尾巴将比她小了许多的狸猫包住了。

在重忆月快要睡着时,她迷迷糊糊地听见苍渊问她,今日是否是惹她生气了。重忆月摸摸自己胸口,入手一片冰凉。她模模糊糊地回答他,不是生气了,是根本就生不了气。之后她便睡着了,又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醒来时是同小狸猫抱成一团睡在自己院的竹椅上。

第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