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终章

  -----上-----

氤氲着红色光晕的丹药被呈了上来,装在上好白玉制成的盒子里,用用天蚕金丝垫着。重忆月淡淡瞟了一眼,然后低头轻抚着微隆的小腹,轻笑道:“孩子,他们又逼娘亲了。”却不等众神自震惊中反应过来,伸手拿了丹药,吃了下去。

“帝尊!”太白金星扑了上来,直直跪在了重忆月面前,“这丹药对胎儿不利啊!”

“我知道。”重忆月摆手打断他的话,“六界众生同这一胎一命,该舍谁留谁,我清楚得很。”轻轻一笑,挡住眼中三分凄凉。

只是,对这孩子太不公了。

重忆月站起身来,手仍抚在小腹上,感受那一丝丝刚刚开始的绞痛,却是遥望天边的霞光。

“孩子,等把该了结的事都了结了,娘就去陪你。“

四海翻涌,万山位移,浓重烟云将仙泽福地都遮了个严严实实。破军星大盛,群星变相,六界异象各显。时隔五万余年,六界再次大乱,天命石上文字混乱,众生天命将再重写。重忆月仰面望向异变的星空,寻找许久才寻到自己的命星。见它势弱光微,重忆月眉头一皱,后又释然。

没了天眼,重忆月只能登上云头遥望前线,只见赤水汹涌,血阳斜照,是为不详。妖魔已然渡过赤水畔,黯黯瞑暝之中其数不能分辨。重忆月招至十二神器于身前,捏诀封住自己痛觉,便径直飞向对峙前线。

昆仑扇出,众生共惧;敦煌钟震,六界共鸣。豆大的雨滴滂沱而下,重忆月带着浓重杀意飞身直两军阵前,惊起的一道惊雷映得她淡然的脸更显苍白。

绯华帝尊的出现是谁也不曾想到的,因为六界中早已传开帝尊羽化的消息。一时间天地具静,片刻后便是神兵仙将震天的吼声和数万妖魔的杂乱议论声。

重忆月正正地浮在空中,清楚地看到对面妖魔大军中玄色车辇里端坐的人重重一震,眼睛在十二道珠帘掩映下看不真切。

她说:“苍渊,五万年了,做个了结吧。”

车辇里的人顿了顿,站起身来,由左右服侍的侍女摘去宪冠,脱去繁重的帝王外袍,踏出由九只穷奇拉驾的车辇。苍渊向空中看了看,迎着昆仑扇引来的大雨直直向重忆月飞去,到她面前时已是浑身湿透。

他问:“孩子,你就这样不要了?”

重忆月摇摇头:“又不是你的孩子。”招来半空中旋舞降雨的昆仑扇,她指指天上,“去那吧。”

苍渊一笑,抽出迦赫剑,“好。”

重忆月将镇魂铃祭出,封锁住七十二天,把扇遥指苍渊,正待封闭六识一心迎战,却被猛地锁住了神识,倒进一个人的怀里。

苍渊轻笑道:“你来的倒也是时候。”

寰宇的眼神冷了几冷,放出揣在怀里的白韵和映雪,交代一句“照顾好忆月”便拿起浮在重忆月身边的轩辕剑迎了过去。

轩辕剑自被冰封后便未曾尽兴旋舞过,先下被握在旧主手里,霎时剑气大盛,直与日光争辉。寰宇尊神与苍渊魔尊一战被载入天地史册,自此被众生颂扬。

史册记载,绯华帝尊因故抱恙神体受损,于战中不济;幸得寰宇尊神赶至,手执轩辕,以一己之力大败魔尊,其功其势堪比绯华帝尊。

寰宇与苍渊谁更胜一筹无人知晓,重忆月只看见他们仅战了十个回合后,苍渊便自丢了剑,向寰宇摇摇食指,然后便自毁了肉身。而后,等不及她回神,附中的一阵剧痛顷刻间便夺了她所有的理智。

自此,绯华帝尊神寂。

普天星现,缓缓坠落,是尊神羽化的征兆。凤鸟环绕,紫霞漫天,是神子降世的征兆。一为大悲,一为大喜,兀自现出一派奇特景象。

神胎需聚天地灵气,汲其母灵气,凝万古神识方可圆满降世,最短需时三年。重忆月天劫未过羽化将近,修为尽失,最终只孕育了一年零七个月胎儿便将离身,虽仍有凤鸟齐鸣,紫霞万里,却是神识散乱,魂魄未聚。

寰宇自映雪怀里抱过重忆月,顾不得别人,急急赶回青丘,招来药神殿里的女仙稳产。

盏茶时分后,女药君手沾鲜血地走出来,走到寰宇面前直直跪了下去。

“帝尊产下一子,神体受损严重,神子孕育时日不足,”药君长拜了下去,“请尊神做好后事准备。”

寰宇身子晃了晃,推开守在门口的众人进入殿内。快步走到房屋门前,又似怕吵醒了谁,轻轻推开门的手微微颤抖。

屋内烟气缭绕,燃的是安神香。轻纱帐里,重忆月神态安详地躺着,枕边是包在续命莲里的孩子。

待他轻轻坐在床边,重忆月慢慢睁开眼,无悲无喜的脸上,隐隐约约有了苦笑的韵味。

“寰宇,到最后,我终是逃不出你。”

寰宇俯身抱住重忆月,把脸埋在她颈窝里,声音轻得地似是在哄入睡的孩子。

“忆月,你和孩子要一直陪着我。”

重忆月轻叹一声,似是信,似是不信,而后便慢慢失去意识。

丧失意识之前,她轻轻地说:“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羽化后,不留形体。”

寰宇抱着她的手,猛然收紧。

霎时,万星坠落,天上地下一片漆黑,六界垂泪。

-----下-----

寰宇将整个屋子罩在敦煌钟内,日以继夜地用自身修为维护者重忆月和他们孩子的魂魄不散。十五日之后,一只玄色幼虎突破敦煌钟闯入室内,落地后化为一个六岁的玄衣幼童,见到躺在寰宇怀里的重忆月和孩子后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来晚。”

寰宇闻声抬眼,瞧见这孩子,上下打量许久,后盯着幼童胖嘟嘟的小脸,问道:“苍渊?”而后发现自己的声音已嘶哑地不近人声。见那幼童点点头,寰宇皱眉问道:“你来做什么?‘

苍渊摇摇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忆月不会羽化。”然后指指孩子,“不过要救孩子,要赶快。”

“忆月于创世之初从天眼出来,身上就多了九魂九魄护着,羽化也是多出来的替她去。只是伤到了本源,休养休养就行了。你们的孩子吸收天地灵气不够,护着魂魄到六界各处周有一番,应当也无大碍。”

绯华帝尊羽化十五日后,迟迟不在天命簿上出现的帝尊由寰宇尊神抱在怀里出现在众神面前。迈出房门的尊神虽面色憔悴,眼神却明亮,身后还跟着一个黑衣小童,怀中抱着刚出世十五天的孩子。

“绯华帝尊不会羽化。”

环视众人说出这句话,寰宇抱着重忆月稳步走了出去。一直守在门外的重漾、映雪和白韵愣了许久,后忙忙追了出去。

伯子高第一个回过神来,仰望浓云已散的天空,见原本已寂灭的紫微星光芒渐生,方长叹一口气。

混战大捷,人、神、仙、佛四界伤亡近无。天帝大喜,奖功臣,赊六界,赏九州,四海八荒普天同庆,风调雨顺。

众生欢庆过后,却找不到寰宇尊神,青丘帝姬等人的去处,就连轩辕丘处的兰草也不见了影踪。一时间,六界有些惶惶,直至某日一位九重天上的仙侍下来办事,同别的神仙嚼舌根时,众人才知道,寰宇尊神前几日还到过九重天。

姑遥山的山神好八卦,忙忙挤了过来,问道:“尊上到九重天去干什么?”

仙侍把拂尘在手上抖了抖,咳了两声,“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了。不过听当值的同僚说,尊上是抱着绯华帝尊的。”听见众人的惊呼声,仙侍满意地笑了,“尊上似乎是看了天命石,估计是帝尊的吧,听别人说尊上看了后脸色很不好,待边儿上的人问时,尊上说:‘她等了我五万年,我陪她轮回十世,也还不清。’”

众人听了唏嘘不已,感叹道:“帝尊和尊上真真是情意深深啊。”

“可是,”一个小仙皱着眉头问,“不是说帝尊她老人家已经心化琉璃了吗?尊上对帝尊这么好,帝尊又怎么…”

边上的人捅捅他,示意他闭嘴,“这种大人物岂是你我可随便妄论的?再说,帝尊琉璃心早就恢复了也不一定。”

小仙吐吐舌头,把手拢在袖里,和其他神仙一起目送仙侍远去。

轮回台上,寰宇把怀中的孩子交给一边的白韵,拿过司命神君送上的命簿略略翻看几页就送了回去。边上的重漾走上前,“父君,不再仔细看看么?”寰宇挑起嘴角笑了笑,“没什么可看的,我只要知道她投身何处就够了。她经什么,我陪着她就是。”回头看看抱在白韵怀里的孩子,“好好照顾你弟弟,”然后又看看一边的映雪和黛姝,“你们这里这么多女孩,想是用不到我担心了。”

回过身将腰间佩剑摘下,寰宇微眯着眼睛找准位置,纵身跳了下去。

第一世,她投身为乞丐,他便出身于市井小贩,和她在大雪时相拥取暖;

第二世,她投身为****他便居身于群山,一起私奔到群山峻岭中与草木为伴;

第三世,她投身为刺客,他便与她同行,在被仇家逼上山崖时,双双跳崖陨落;

……

仓皇九年,绣女大选进行到了殿试阶段。年轻帝王斜坐在高高龙榻上,玄服黑发,面容被十二道珠帘遮映,不见悲喜。大殿上,近百名绣女皆着素色纱裙,秀手拈针,于精细的丝帛上以丝线作画。

整个大殿是无声的,静谧中却响起了玉珠相撞的环佩摇曳声。高高在上的帝王缓步走下台阶,穿过排排佳人,最终在一个桌位前站定。

绣女略显惊异地抬头看向年轻帝王,却并无敬畏之色。

缓缓地,帝王握住她仍持着绣针的手,轻轻一笑,似欣喜,又似叹息。

“终于,找到你了。”

话音刚落,年少有为的帝王同出身卑贱的绣女齐齐倒在九龙盘绕的大殿上。

坐在水镜边的重漾看着水镜中的人缓缓倒下后,伸手抚乱镜面,仰面望望天空,闭上眼睛,一滴泪水仍是落了下来。

十世劫数。

还好,最终换得了长久。

终于完结了(虽然只有九万来字),之后还会有后续篇哦,毕竟有些事情还没有了结嘛~啥?番外?问答?唔,看吧……

终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