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红牙板嗒嗒朱唇软调婉婉豆蔻年华

娉娉婷婷转转蹙蹙眉眼侬侬雨烟

万丈冰崖冷寂深渊不知留谁空叹

———————————————————————我是分界线

睡得迷迷糊糊地,重忆月听得有人伏在自己耳边细细呢喃。痒痒的,没有听得真切,倒是对一句“忆月,我回来了”记得格外真切。一是因为有自己名字稍稍注意了一下,二是因为这句话说的似是而非,她着实迷惑。

回来了?谁?重漾?不可能,他会说的是“娘,我回来了”而不会直呼其名。

这一觉她睡得极舒服,自成为桦思后第一次睡得暖和。再睁开眼睛,已是华灯初上,自己这一睡竟是睡了一天一夜。

面前的床和屋子很是熟悉,但她脑子像一团浆糊,捂着头想了半天才悟自己是在昆仑虚里。坐起身后揉了揉眼,空荡荡的屋里只有她一人。

步到房门口,重忆月推开门朝走廊里左右望望,正看见一人端着饭盒走近。

玄衣黑发,淡灰色的眸。

重忆月猛地关上门。

听着那人的脚步声渐进,随后是极轻的敲门声,还有他略显低沉的嗓音。

“忆月,开门。”

重忆月倚在门上,愣着。几万年来一直做着的美梦竟在这一刻成了真,按理说她应该流着泪扑进他怀里,说上几句思念的话给他听,好让他知道自己是有多么欢喜。

但不知怎的,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毫无着落。好半天她才憋出一句话,声音还是颤巍巍的:“寰……寰宇?”她鄙视自己真没用,连叫个名字都颤。

然后她听得门外的人回答:“忆月,是我。”

“你回来了?”

“啊……”

重忆月想开门去抱抱他,顺便捏捏他看看是不是真的,但理智制止住了她的动作。

擦去脸上的泪痕,重忆月转身开门,仰头直直看了他一会儿,后转身向屋外走去。没走几步,便被他拉住了手腕。

他问她:“去哪儿?”

她笑笑,不管他看得见看不见:“回朝阳谷。”

“回去干什么?”

“回去看看苍渊啊。”

身后的人似是忍耐了很久,抓着她手腕的手越来越用力。她甩甩手,背对着他道:“放开,我要回去了。”

毫无预兆的,寰宇拽着她的手狠狠把她转过来,厉声道:“不许!”

重忆月抬头看他,微昂着下巴道:“为什么不许?凭什么?”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是极近,呼吸可闻地对视着。

“寰宇,凭什么?”

许久,寰宇沉声回到:“凭你是我的。”

重忆月想笑,却笑不出。在寰宇低头吻上她的时候,她想挣脱他的怀抱,他却力气大得不容她抗拒,更不要提她那时已然崩溃,脑子里什么也没有。

寰宇辗转反侧,霸道却是耐心周=旋。重忆月被他吻得头昏脑胀,却是在他揽住自己的腰时猛然清醒。

她越是用力挣扎,寰宇就将她箍地越紧,用尽了力气的挣扎就像是羊想要在狼的口中逃生一般。

然后,寰宇将她抱到床上,禁锢住她的手,压了上来。

她一直求他,求他放了她。身上的人似是不知怜悯,一边温柔地缠绵,一边霸道地索取。

模模糊糊地,他说她是他的,完完全全,都是他的。

淡紫色的床帏映出交叠的人影,一直纤长苍白的手无力垂着,另一只长了薄薄剑茧的手将它紧紧握着,十指相扣。

重忆月醒来时天色已大亮,试着动动身子,没有一丝力气。

心头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似地。

偏头看去,枕边落着一颗金色玉珠,淡淡的金色掩映在熟睡的寰宇脸上。

看着他的脸,重忆月神色淡漠。

心血流尽,终是心化琉璃,也怪不得心中激不起一丝波澜。不过这样更好,省的自己再有所留恋。

重忆月拿开环在自己腰上的胳膊,扶着床柱吃力站起,自己穿好衣服。扶着墙壁走到桌前,提笔在宣纸上写了几字,折成纸鹤放飞出去。

重忆月很庆幸,自己虽是法力尽失,还好留有几分灵气。

不久映雪赶来,见着重忆月想要说什么,被重忆月挥手打断。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她淡淡道,“带我会青丘。”

伏在映雪肩上,脚下是飞腾的浮云。此时重忆月才发现自己护身的霞光也已隐没,身体孱弱地同凡人无异。抬头看看身边,才发觉到映雪周身环绕的霞光已大盛。

第一次,重忆月有了苍老的感觉。本想着自己心里多少会有不甘,也许是时过境迁,也许是心化琉璃,现下重忆月的心里激不起一丝波澜。

重忆月问映雪“漾儿在哪?”

“现在是在轩辕丘,说是把嫂嫂和小侄都接到青丘。”

“那你借我道浮云,你去轩辕丘告诉漾儿不用……”

“我不。”

重忆月抬头看了她一眼,毫无预兆地松开扶住她肩膀的手,直直从云端上掉下去。映雪赶忙把她捞上来,声里带了哭腔:“姑姑你又想一个人去,这次说什么也不准!”

映雪不由分说地紧紧抱住她胳膊,重忆月也不再勉强,任由她带着自己飞回到青丘。

自天地初分后就一直环绕在这儿的祥瑞气此刻竟有些逼人,入口处的迷雾也不像以往那样一看便透。低头看了看自己无甚变化的手,重忆月暗暗叹息,道是自己现在的身体较之以前真是不便。

正兀自愣着,入口处的迷雾中就走出了三人,白韵、青华和东华。

白韵上前和映雪一起扶住重忆月,眼圈还红着。东华走上来给了重忆月一道仙障护着,叹气道:“已经瞒不住了。”

绯华帝尊私护魔尊一事传出,六界大哗,人心惶惶。在九重天上未来得及做出裁决之前,各路神仙前来青丘拜谒皆被拒之门外,天帝、寰宇尊神等神族皆闭关潜修,将此事全权交予五方五老处理。南海的观世音秉承佛教理念,将此事交予与重忆月交好的青华,其中意味不明而喻。

坐在殿里等着重漾,见得他拖家带口地赶来,同自己无甚差距的脸上一派稳重,重忆月同他交谈了几句教代好好照顾妻女也就让他出去了。有些事重忆月不点破,谁也就不说,只是一旦静下来就会很尴尬。

重忆月抿口茶润润嗓子,转头看向身边的青华和东华:“你们这样呆在我这里行么,难道不会引发非议?”

东华回道:“现下同你有交情的神仙都隐了,且与你有交情的还都是些有地位的。我原本也想隐,结果天帝在隐之前下旨不让我隐,让我先到青丘好看着你。”

青华拍拍东华的肩:“你比我好些。我原本已经隐了,结果被观世音生生从府里叫出来。她是佛界的第二人,不能搏她的面子。”

重忆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所以说,你们是来看着我不让我逃跑的?”青华和东华等着她的下文,却听她话锋一转,虽仍是面无表情,话语里却带上了几分温柔。

“有件事想拜托你们。映雪和白韵还小,上神的劫还没过,你们给帮衬帮衬,或是给她们找个好人家,最好是位分大一些的,好让她们父君也跟着帮衬。”

青华点头:“这你放心。”

走出位于花海深处的家,重忆月回首望了望,心中虽是无甚感觉,但她觉得自己定是怀念的。

十件神器被一一取走,据说是会被封入玄冰中。随身的栓天链和随波被上交天庭。

想是顾忌了重忆月的身份,也未用缚神锁之类的东西,只请着走出了青丘。到了出口,重忆月回首对着出来送别的青丘子民弯腰行了三礼,青丘子民亦回了三礼。重忆月环视一周,朗声道:“重某有愧于诸位,保重!”

众青丘子民涌上却被天兵挡住,眼看便要动手。白韵飞至众人身前阻拦住,本想端起女帝架子斥责几句,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微微侧脸,泪水便涌出。

“这是姑姑自己做出的决定,我们能做的,就是祝她好走。”

我脸红了……捂脸逃走前说一句:欢迎收藏!欢迎评论!!

第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