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后续篇

  碧海青天处,海风徐徐,波涛汹涌间独一海岛静立。小岛方圆十丈内皆被仙障笼罩,于周围怒海内自成一方天地。

月光泠泠映照下,两个妙龄少女穿着曳地长裙,却是在对着一滩篝火。篝火上支有一根木棍,棍上穿着两条颇肥美的海鱼。

穿着青色裙的少女先是沉不住气,转转木棍,颇沮丧的支住头,道:“这鱼怎的还不行?大哥不是说用六味真火烤会更快么?”

边上的白衣少女手支着下巴,眼睛愣愣地望着棍上仍没有动静的鱼,望眼欲穿。

“映雪啊,你说,大哥没有骗过咱们吧。”半晌,白衣少女转头看向青衣少女。见对方点头,白衣少女皱皱眉头,若有所思,“你说,莫不是咱们这次是捉了条得道的小鱼精?呀,那就真是对不住它……”

小岛之上竹林环绕,端然一派福泽仙地景象,隐隐然有祥瑞气息,肉眼可见。

岛中心有座石山,山脚下也堆有一堆篝火。火光映照的,是一个山洞。见石壁的石质,显然是刚开采不久的。

山洞口,一名紫衣少女怀抱着一个由长生莲包着的孩子,轻声逗笑着。孩子伸出粉嫩的小手,呵呵笑着,要去抓少女伸在他面前的手指。

一个青年和一个十二三岁的玄衣少年自洞内走出,青年弯腰逗弄了一会儿少女孩子,复看向紫衣少女,眼神温柔,“黛姝,我和苍渊,呃…大哥,出去打些猎物,你好好守着这儿,我去去就回。”

名为黛姝的紫衣少女冲他温柔笑笑,边上的玄衣少年打了个哆嗦,喃喃道:“现在的年轻人,拿肉麻当有趣么……”

洞内,夜明珠独有的蓝色光晕缓缓流淌,映在两个人的脸上。这两个人一男一女,一坐一躺,一个黑发如瀑,一个银发胜雪。

那青年便是近年间六界皆不知所踪的寰宇尊神,他怀里的人,是天地始神绯华帝尊重忆月。

重忆月自历劫回来后便一直沉睡。在她沉睡的时候,寰宇带着他们的孩子奔走于四海八荒,以吸收天地灵气,稳固神识。至今,孩子已然无碍。

重忆月枕在寰宇的手臂上,神态安详,仍旧无悲无喜。寰宇低下头,脸贴上她的脸,吻她紧闭的眉眼。

“忆月,咱们的孩子会叫娘亲和父君了,等一会儿让他叫给你听好不好?”手轻轻抚着重忆月的银发,寰宇笑的宠溺,“他长得很漂亮,随你的地方多。眼睛细细长长的,长大了准又是个祸害。不过他的手随我,等他大些,便教他练剑吧。嗯,是你教还是我教呢?”

看着怀里依旧沉默的人良久,寰宇声音低沉,继续说“忆月,孩子还没起名字,我想了几个,等你醒过来咱们一起商量商量。”沉默了一会儿,寰宇握起重忆月的手,十指相扣。

“我想你醒来,又不像你醒来。你若是不肯原谅我,若仍是心化琉璃……”

冰冰凉凉清清冷冷的泪水顺着寰宇脸颊滑下,滑到重忆月紧闭的眼角。似是觉着了凉意,又似不经意,重忆月淡色的睫毛微微抖了抖,扫在寰宇脸上,极轻,却让他重重一震。

寰宇紧紧握住她的手,仔细看着怀里人一丝一毫的微小动静。在那双紫色的瞳映出他面容时,他长舒一口气,然后向她极温柔地一笑,缓缓拥进怀里,紧紧地,似是要揉进骨血才甘心。

“忆月,你终于醒了。”

重忆月茫然了很久,渐渐地,眼神有了焦距。她伸手拍拍寰宇的背,声音冷冷清清:“我回来了。”却不带一丝感情。

寰宇的手臂微微松了松,重忆月伸手抚向自己心口,一片冰凉,冷得手也僵冷。突然间,冰冷的手被一片温暖包围,顶上传来寰宇低沉的声音:“没事的,有我在。”

白韵和映雪抱着孩子走了进来,将孩子轻放在寰宇的怀里。重忆月伸出手指逗弄着,面上虽仍是无甚表情,声音却柔和了许多。

“孩子,长得的确像我。”

寰宇愣了一愣,后轻笑一声,回答道:“男孩儿随母亲,孩子自是随你。”

不理政事离开青丘多年的白韵女帝回归青丘先是在神界仙界激起一阵大浪,而后只见神龙首而不见其尾的重漾上神携妻女回归轩辕丘又是一阵大风。最后,寰宇尊神携绯华帝尊返回昆仑虚一事已不能是狂风大浪可比拟,简直就像是掀起了一阵类似于毁天灭地的狂潮。

众神仙欢喜,神界的几位大佬可算是回来了。众妖魔哭泣,神界的人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他们的魔尊却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但毕竟是都回来团圆了,四界都落了个欢喜。

尊神携着帝尊回了昆仑虚,免不了的有神仙前去拜谒,顺便探望一下两位尊神的情况。陆吾神忙得乐呵,因他的尊上下令只允许上山不允许进寝殿,便每日都用他那八张嘴编着各种各样的理由。累是有点累,但那些不死心的人编的由头听得他也是好笑。

“那日尊上离去时小神见其神色不佳,此次拜访是为探访,若是能见尊上一面知其无恙,小神也好安心。”这种的由头是老实人说的。

一般先是问“尊上回来了?”或是“帝尊回来了?”亦或是“尊上是同帝尊一同回来的”这几句话的,如若不是好友,其身份就需要怀疑。若是遇到可以拿得准的,陆吾神就免不得的要人道主义一下。

譬如这天,一位曾经迷恋重忆月迷恋到每天跑一趟朝阳谷的仙君来这,陆吾神软硬皆施,却是怎么劝也劝不动。譬如,陆吾神说:“仙友还是死心吧,帝尊同尊上已是有了孩子了。”面对这对付所有不管是谁的追求者最有用的一招,那位仙友挥了挥袖子,端的是海枯石烂才敢与君绝的气概:“您言重了,帝尊不管变成什么样,我也是矢志不渝的。”

陆吾神叹口气,正巧苍渊向后殿走去被那位仙友看到。那仙友指责:“怎的那个小孩儿可进,我等就不能进?”

陆吾斟酌了一会儿,最终狠狠心,咬咬牙,想是为了帝尊尊上您就忍这一回。他漫不经心地瞟了已进去的苍渊一眼,叹息道:“唉,你是不知,尊上有那种癖好,游历时见那男童漂亮便带了回来。”面上一副极其惋惜悲哀:“那样帝尊都死心塌地地跟着尊上,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

仙友神色复杂地向苍渊看去,苍渊感到有人在看自己便回头对来人露齿一笑,然后那位仙友便白着一张脸走了。

九重天上的腰身一大早便被寰宇从药神殿里拉了出来,说是“请”他到昆仑虚上给帝尊看病。虽是大清早便被从被窝里拉出来万分的不情愿,却是碍着两位尊神的面子,敢怨不敢言,只呵呵装笑两声便被拉了下来。

轻步走到寝殿外,药神引着天蚕丝穿过窗户轻轻搭在重忆月的手腕上,闭上眼睛细细感觉着。许久,他向在一旁紧眼看着的寰宇摇摇头。寰宇的眼神黯了黯,拉他轻步走到客殿里,坐在椅上沉吟良久,问道:“真的,回不来了?”声音竟是有些颤抖。

药神放下茶盏,拢着手道:“自帝尊神寂清醒后已是过了五百天,若今日再无法将琉璃心复回,便是再无可能了。”

送走药神,寰宇轻步走回屋里,躺在床上将重忆月捞进怀里,看她无悲无喜的眉眼。见得她睡醒睁开了眼,便替她将滑落到额前的头发拢到耳后。

寰宇微笑着问:”醒了?早餐吃什么?“

重忆月淡淡看了他一会儿,似是不习惯两人之间太过亲近,挣开他手臂坐了起来,寰宇便也随她下了床。

用冷水洁了面,接过寰宇递过的布巾擦去水珠,重忆月便坐在桌前包盘里的瓜子。寰宇坐在对面,拿过盘子到自己这边包着,重忆月也不去夺过,只看着他那双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细细剥着瓜子,听着他叙叙说着近些天发生的新奇事。

重忆月不说不动,寰宇便不停。满满的,仁儿积了满盘,瓜子已复去盛了多次,寰宇的手指关节处已被磨得隐隐透了红色。

两个人自清晨便这样坐着,一直坐到华灯初上,殿里的小侍又添了几回油灯,寰宇的手也未停止。

重忆月一直看着寰宇的手,直至它被磨破而流出一滴血水,她猛地一把握住。

她说,够了,然后有晶莹泪水自目中滴下。

寰宇一顿,后起身自背后抱住了她,紧紧地。

“不够。”他说,“要永久。”

这次是真真的完事了~第一次将小说发布,写的不好请原谅!寒假将会有守护第二部《守护·命运之轮》连载,命运的更新量肯定会大的,因为手稿我就写了两本。米娜桑,寒假见!!

后续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