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自打从魔界回来后,重忆月就被亦然下了戒严令。神器被没收,连随波也被收走,并被狠狠告诫从今往后不许再碰刀剑。

重忆月原本很乐观地想,神器没收就没收了,不让碰刀剑也无妨,大不了到时候学学白韵拿把扇子来防身。

但很快,她就再也乐观不起来了,因为亦然又下了一条戒严令,就是不让她出门。

重忆月爱游荡,一天不出去溜达溜达都难受,更别提连寝殿都不让出。朝阳谷里那些地仙们都是胳膊肘外拐的主,一听亦然的令就不认重忆月的话了,每天将门口看得死死地,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亦然每天来亲自照顾,饭药什么的事事亲至,导致重忆月在什么都不做整天吃完睡睡完吃中度过二十天后,肚子上多了两斤赘肉。

这一日用完早饭后,亦然坐在椅上看着文书,重忆月就坐在了窗边看着自己的肚子发愁。见映雪进来给茶添热水,抬头异常认真地问了句:“小雪你看我是不是胖了。”

映雪左看看右看看,最终撑着下巴,迟疑着点了点头:“貌似……是圆润了这么一点点……”

重忆月看向亦然:“你听见了?”

亦然头也不抬地回答:“听见了。”

重忆月道:“有什么感想?”

亦然道:“你希望我有什么感想?”

“你真没感想?”

亦然摇摇头。

“你先别看了!”重忆月走过去拿下亦然手中的文书,放到了桌上,“整整二十一天了,三个轮回都过了,该让我出去了。”

亦然揉揉眼镜后抬眼看着她:“伤好了?”

“好了。用不用我跳几下给你看看?”

“哦,好了啊。那我明天回天山一趟。这么些天没回去,也不知道那些小子们……”

“喂!”重忆月觉得自己头上的青筋肯定爆出来了,“该放我出去了吧!”

亦然抬头看她一副“你少装蒜”的摸样,嘴角带笑。

“求我啊,求我就让你出去。”

重忆月傻了,愣了,呆了。

这…这个人……是不是这些天都和苍渊一块儿带着?

最终,她选择了暴走。

“拜拜,”她平平淡淡地转过身,平平淡淡地摆摆手,“我出去溜溜。”

换好衣服打算出门时见亦然也换了一身衣服跟了上来,重忆月问道:“你干什么去?”

“那你干什么去?”

“我出去跑两圈。”

“哦。”亦然回答,“我也出去跑两圈。”

两人潇潇洒洒一脸平平淡淡的模样离去,独留映雪一人在屋里端着茶壶愣神。

映雪看着他们的背影好久,才缓缓放下了茶壶,揉着自己的头躺到了床上。

“我肯定是没睡醒……”

已是到了午时,重忆月才回到自己的寝殿。来串门的白韵和映雪正嗑着瓜子,见重忆月一副汗淋淋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

“这……这是干什么去啦?”

重忆月瘫坐在椅子上,自顾自地倒上一杯冷茶喝下。在她后面的亦然摇着扇子淡雅地走进屋来,坐在重忆月对面给她打着扇子,回答白韵的话:“跑步去了。”

白韵看看重忆月,又看看亦然。

“两人一起?”

怎么差别这么大?

“啊。”亦然又给重忆月倒上一杯茶,“她跑,我看着。”

白韵:“……”

映雪:“……”

洗过一个热水澡,重忆月觉得身子轻快了许多。伤痕虽是犹在,但已愈合,留不留疤什么的她也不在乎。

出浴池后见亦然不在房内,重忆月向白韵询问这些天来的情况。结果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绯华帝尊于魔界被困一事震惊六界,站在神族这一边的就开始唏嘘不已,感慨的同时又把重忆月当年的神伟事迹又叨叨了一遍,端的是感恩戴德,让重忆月压力山大。不站在神族这一边的就开始欢呼雀跃,造出一些帝尊要羽化的传言,短的也是让重忆月压力山大。

来青丘和朝阳谷拜见的神仙侃侃而谈,道帝尊是多么英姿飒爽地只身大战魔族,又是怎样满身鲜血地走下战场。经过一番唏嘘感叹后,更有动情者留下感动的眼泪。

重忆月听得一愣一愣地,到头来总结出一件事,那就是无论是谁都不让她消停。

但总归是自家闹出的这一档子事儿,又欠下天族一个人情。

自打六界混战后,她这些修为还剩下多少她自己清楚。休养生息了这些年,好容易修来些,现下又被噬魂钉摄去,怕是剩不下多少。

但雪儿的仇……

“姑姑,前些日子女娲来过。”

“她来过?”重忆月看看映雪,见她仅是抬了抬眼,才继续问白韵道,“说了什么?”

“还能说什么?说自己是受小人教唆,一时间动了绯华帝尊身边人什么的。最后听说您不见客,就说自己已去天帝那领了罪,会去冰崖里思过三万年。”

女娲本是蛇身,极惧寒。去冰崖内思过三万年,饶是重忆月护短也觉得过了些。

“洛枝琴呢?苍渊说了什么吗?”

“洛枝琴死了,自杀的。“

“自杀。”重忆月低低喃了一便,“太便宜她了。”

明明白白毫无留恋地死去,真是便宜她了……

这样的结局,是自己一直奢求的。

映雪的三魄受损不大,休养了几天也就无碍。因为怕映雪日后心有杂念根基不稳,重忆月就送她去了西天佛祖那沐浴佛光。至于映雪经历了什么,重忆月不想问,映雪也不愿说,这件事也就代了过去。

行走在朝阳谷的海边,重忆月问身边的亦然:“你还记得当年走在这片海子旁时,咱俩说的话吗?”不等身边人反应,她接着道,“那时候你说要娶我,我就问你‘你不嫌我老’,然后你就问我‘你不嫌我小’;之后我又问你‘你不怕我’,你就问我‘你现下打不过我,你不怕我’;然后我又问‘若有一天我羽化了再给你找个侧妃怎样’,你很久没说话,最后却是说我没有一点狐狸样子。我问你怎么样才叫有狐狸样子,你就拿出一副画着紫衣女子的画,说这样才有狐狸样子。之后,我就去做了平生里的第一件紫衣。”

“你若羽化了,我陪你一起去。”

重忆月听到这句话时思索了一阵才明白,亦然是在介意她说的“羽化”。

“呐,你跟不跟我去到时候再说。不过事先说好,正位我是不会让出的。”

亦然自身后环住她,手覆在她手上。许久,沉声道:“忆月,随我去个地方。”

重忆月不明所以地被他拉上云端,直飞到东方的尽头。

于云端上俯视,可看到两条长河滚滚咆哮,于中途汇聚后涌向尽头。

两条河的颜色是迥异的,一黄一红。黄色的河重忆月认识,是自冥界流出的黄河;而那条红色的河重忆月从未见过。只见其波涛汹涌,明明是平常温度,其上却涌起浓重水雾。

亦然带着重忆月自云端降下,走到红色的河边,俯身去拒河里的水。

亦然将手中的红色河水递到重忆月眼前,让她仔细去看。重忆月看了好久,疑惑道:“这不就是红色的河水吗?”

“你摸摸看。”

重忆月将手指伸进水中,竟没有感受到水应有的温润感。这些水,竟是极细的粉末。

“这是红尘,万众生灵的红尘。”亦然将手中的粉末放回河中,激起了一阵烟雾。

“忆月,我的红尘就溶解其中。自承下天山门派后,便注定与俗世无缘。”

重忆月低头看着脚下滚滚的红尘,声音极低:“那你的打算?”

“归位。”

“你疯了吗?!”重忆月猛地握住亦然的衣领,眼中竟噙了泪滴,“你知道归位意味着什么吗?!”

亦然归位。

这种话别人也说过,但都被重忆月一笑置之。

亦然,你知道这句话有多残忍吗?

归位,就是要眼看着你死一次,要你死一次。

万物都羡慕着神族,因为他们可以不老不死。但是神族是羡慕着万物的,因为万物虽有生死却有轮回,今世未结成的缘可来生再续。而神族,一旦死去,便是羽化作无形回荡在天地间,没有实体,没有意识,真正地死亡。

即使是活得很长,也对死亡不再畏惧,但神族对死亡总存有一种敬重之心。

大概是出于对死亡的敬重,也许是对再次失去同一人的恐惧,重忆月狠狠扑进了亦然的怀里。

“我不管什么有缘无缘,我不要再失去你一次,不要再一次……”

大家好,我又来更文了~想了想,管他签不签约的,小爷我就是更了!!

还有,再次求收藏,求评论,欢迎大家来提出批评和建议~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