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重忆月原本是打算先回天山,但听得亦然的话,还是决定先回朝阳谷。

早已料到这些天自己不在朝阳谷,谷里会积下许多事,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一大堆的礼品摆在谷口,谷里的凤鸟鸾鸟排成一长长一溜,一个接一个地运送着或大或小的礼品盒。

重忆月看呆了,然后亦然伏在她耳边轻声说:“怎么,受宠若惊了?”

重忆月回头白他一眼,然后拉过一只正急急飞过的凤鸟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礼品?”

“姑姑您可算回来了。自从您上一次去过九重天后,来送礼的男神仙就一个挨一个了。幸好谷口有结界,不然……”

“哦,”亦然点点头,“男神仙送的啊……”

被问话的凤鸟哆哆嗦嗦,看着气场陡变的亦然,声音都颤抖了:“尊…尊上……”

亦然不去理它,转过头来问重忆月:“你打算怎么办?”

“送回去呗。”

“哦。”亦然转过头来,笑眯眯地对着凤鸟说,“那麻烦你们了。”们了。”

朝阳谷地如其名,看到的朝阳总是别具风味。此时虽已不算清晨,但朝阳谷里水汽重,太阳朦朦胧胧地映出橘色光芒,很是好看。

走在回住处的路上,重忆月摇摇扇子拨开挡在眼前的雾气,问道:“什么事?”

亦然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忆月,你看过天命石吗?”见重忆月摇头后,亦然接着道:“在凡世中,有一个帝王于女娲神殿中对女娲不敬。女娲震怒,派遣仙者下界惩治。”

重忆月点点头:“女娲算是元始天尊的第三个徒弟,那个帝王也胆子忒大了些。”

亦然接着道:“在她所选定的人中,有小漾的孩子。小漾怕给你惹麻烦,小韵又不宜在这种问题上出面,就拉去了有些位分的小雪。”

“小雪性子烈,没和女娲说几句就代替小漾的孩子下了凡。”

重忆月愣愣道:“然后呢?”

“前些日子已经归位了,但看着是受了不少苦,经历的事都还记得。”

“为什么?不是给喝了忘川水吗?”

“喝过忘川水了。”亦然的眼眸黯了黯,“但有人给她喝了记川水。”

“雪儿说了什么了吗?”

“没有。她不同任何人讲,小韵这几天一直在照顾着她,只等你回来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

到了映雪的寝室门前,亦然拍了拍重忆月的手表示安慰。重忆月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面上又恢复了平平淡淡的表情后,才推开?门。

床帏是半掩的,刚好挡住了从窗口透进的阳光。白韵正坐在床边照看映雪,见重忆月进来,马上上前,眼中犹带着泪光。

“姑姑,你可回来了。小雪她……“

“我知道。”重忆月拍拍白韵的肩膀,“你也好几天没休息了,这里有我看着,你先回去吧。”

白韵点点头,走了出去。走到门边时,白韵回过头来,眼神坚定:“姑姑,青丘子民随时待命。”

“你已做了青丘帝姬这么多年,还没有身为帝王的觉悟么?”重忆月的声音冰冷,带有上位者的威严,“万千子民供奉你,军队的建立是为保家护国,岂是能因为一人而动!”

白韵咬咬牙,终是走了出去。

缓步走到床边,重忆月轻轻坐下,怕惊扰了正在熟睡的缓步走到床边,重忆月轻轻坐下,怕惊扰了正在熟睡的映雪。映雪被收拾地很妥当,看得出白韵下了功夫。

重忆月轻轻抚摸上映雪的脸庞,映雪的睫毛颤了颤,睁开眼时,竟是满满的戒备与无助。

“雪儿,醒了?”

看了身边坐着的人许久,映雪戒备的眼神渐渐被泪水盈满。

“姑……姑。”

重忆月抚了抚映雪的头发,把她揽进怀里轻声哄着:“我这几天不在,你就这么作践自己。傻孩子,都瘦了,这些年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点儿肉都没了。”

“姑……姑,”映雪哭出了声,“终于见到你了。”

重忆月吻了吻映雪的头发:“哭出来吧,哭出来就舒服了。”

哄着映雪睡下,重忆月燃好安神香后走出来,轻轻掩好了门。亦然从走廊另一头走来,手里提着一个饭盒。

“这有些稀粥,给小雪用些吧。”

“不了,小雪已经睡着了。”重忆月倚在了栏杆上,月光在她的脸上映下一片阴影。

“亦然,会是谁……”亦然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带着她向寝室走去。

“这些事你不用操心了,有我在。这里还有些饭菜,吃了再睡吧。”

重忆月仰头看着他,神情有些迷离。

“寰宇……”

“忆月,我是亦然。”

亦然深夜赶到青丘时,白韵已在大殿等候。见到亦然走来,白韵递给了亦然一份文书。

“这是陆吾神打听来的。女娲所交给小雪的任务,是帮助周朝天子讨伐商朝末代君王。小雪被要求附身于一名女子身上,魅惑君王,以此为助。”

“本应是做完这些事就回来的,喝杯忘川水也能忘记。但不知道为什么,小雪又喝了记川水,并且没有按时归位,反而是从魔界被带回来的。还有,小雪的魂魄不完整,三魂六魄里少了四魄,因此一直睡着,很少有醒着的时候。还有……”

“这些事先不要告诉你姑姑。”

白韵闻言抬起头,凝视了面前人许久,最终一字一顿地道:“我不管你是寰宇还是亦然,我只信你这一次……”

“……这一次,不要再让我们失望。”“……这一次,不要再让我们失望。”

大殿外,一片碧海之上,重忆月踏水而立,及腰的银发被风吹舞地像银色的曼陀罗花。

她的神情微微怔悚,却在月光下显出几分冷漠,像极了寺庙**世人供奉的石像。

当重忆月踏上海面时,苍渊就感到了不对劲。

“苍渊,‘哥哥’,是你对吧。拜托你件事……”

“忆月,冷静!”

“呵,冷静?雪儿三魄被困赤水,将被拔除仙根而毫无反抗之力,你叫我冷静?”

“那救出映雪三魄之后呢?你打算怎么给她讨公道?整件事不是还没有查清吗!”

“就算真的是女娲惹的,我也不会留情。”重忆月低头看了看自己在水面上的倒影,嘴角微挑,“呵,真是难看。”

赤红色的瞳,白色的衣,银色的发。完全看不出神的慈爱,反而像是魔族所有的浓重杀戮。

“我的亲人…不能再失去了……”

重忆月很喜欢孩子,小时候喜欢同比自己年龄小的玩,苍渊就是一个;长得大一些了,就爱帮人照顾小孩子;再大些,就化成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的孩子。但由于小的时候法力不够,没办法把满头的银发遮掩住,再加上她本来性子就冷,别的生灵都不喜欢与她亲近,从小就在一起的也就苍渊一个。等她长大了,有能力遮住满头的银发时,天地却又开始了战争。在战争中,她同唯一的好友苍渊分别踏上自己的路,自此对立。

重忆月不喜欢上战场,于是做起了后方的支援。每天在人、神、仙三界里转悠,有时还会去妖魔二界的边境看一看。看到与父母走失的,亦或是孤儿,都会带回青丘好好养着,养好了就放出来,愿意留下的就留下,愿意走的就走,如此这般,青丘的人口总数在天地争战中猛增了不少,也使得青丘子民什么修炼来的都有。

至于见到寰宇后这么容易地就沦陷进去,其重要的一个原因,她自己所不知的,就是珍惜所有带有暖意的感情。

毕竟,失去家人后,孤孤单单地来到一无所有的世界……

赤水隔绝神魔二界,终年夕阳映照,呈现一片赤红之色。

妖魔二界自天地分封后便被天帝罚去了白昼,终日只沦于黑暗。

一边为明,一边为暗,以被血水灌注的河水横亘于中间。

重忆月立于赤水河畔,狂风卷起她的银发白衣,水面反射出的红光映着赤红眼眸。她眯眼望了望对岸的幽冥九宫,毫无迟疑地,伸脚踏上了水面。

衣摆被溅起的水花濡染,似朵朵红莲。

迈过河中心的那一瞬,她似恍惚看到混沌初开时天与地分离的景象——白的天,黑的地,被一道奔涌向前的红线慢慢扩开。

那是一幅多么恐怖的画面。

创始元灵巨人般的身躯巍然倒下,激起阵阵还未消散的混沌之气。草、木、山川、河流、海、湖……一切的一切都从这个名为盘古的巨人身上形成。

然后,红莲业火灼烧天地,在放下掩住双眼的手臂后,世界一片寂静。

简直安静得可怕。

然后,孤零零地过了几千年,她看到了一只玄色条纹的小猫。在一起玩了几千年才知道,那是只虎而不是猫,原因是小老虎终于能够化出人形,然后开都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子是虎不是猫!神兽白虎懂不懂啊!还有啊,我叫苍渊。苍渊!记住了没有!不是什么小白小黑的!!”

那时候,重忆月想,这头小老虎真不可爱,远没有自己家里的那些小白狐狸可爱。若可以,她认为苍渊一定不愿意遇到后来的人,后来的事。

她自己?不知道。

面前的幽冥九宫处在一片寂静中,空无一人。

很久很久以前,这里阳光明媚,没有面前这雄伟的宫殿,却有一座简陋地挡不住雨的小木屋。那时的她同苍渊都是孩子,都把对方当做兄弟。

重忆月忽然觉得,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想念过去。

但是不行,不能输给回忆,因为现在所经历的,所遇到的,所感受的,是现在独有的。在自己之前就已羽化的创世神,他们只能羡慕。

所以,重忆月踏上了魔族土地,在雄伟的幽冥九宫面前站得笔直。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