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坐于客房的茶桌旁,桦思目光散乱,掌中盛有滚热茶水的瓷杯将手已烫地火红也不察觉。

一个人自背后轻轻环住她,微凉的手握住她的,将手指一点点掰开。

“忆月,我担心你。听他们说,你又是谁也不管地冲进天劫。”

缓缓回过头,直视那人的眼睛,桦思久久不能平静。

“苍渊……”

苍渊收紧手臂,将怀中的人紧紧束在怀里。脸埋进她的肩窝中,恨不能将她揉进身体。

“忆月,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自顾自入了天劫,却连一点儿消息也不给我,你知道我有多怕……怕再也见不到你……”

隔着衣料传来的温暖让桦思留恋。回想,自己已多久不曾拥有体温。

然而,由于对时间的淡漠,她记不得。

不适于两人间的暧昧姿势,桦思微皱着眉头去推苍渊的肩膀,然而对方却抱得更紧。

“忆月,这一世,嫁给我。”

桦思微微摇了摇头,语气轻柔却坚定:“不。”

“还在念着寰宇?或是亦然?”苍渊抬起头,看着她的眸:“寰宇我无从知晓,但亦然,他不是你的良人。”

桦思依旧是平平淡淡:“不。”

苍渊沉默了一阵,最终低沉着声音开口,只是桦思觉得他的话语中带有苦笑韵味。

他说,只是为了有个保护你的理由。

他还说,再也不会让你独自去承受一切。

桦思点头应了,苍渊环着她安心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虽是答应了,可苍渊知道。只要有什么事发生,她依旧会默默消失去独自承受。这个承诺,不过是为求心安。

每日傍晚,苍渊都会来桦思房里叙说一阵。或是六界奇事,或是魔界政局。

桦思每日备下茶水候着,听他叙叙说完,心中感到安定,然愧疚更甚。

纵是他用情再多,自己负他太多,终也是不能将那一小块位置给他。

她曾假装不经意地说,九尾狐不易动情,认准伴侣皆为一生一世,至死不渝。而他只是笑笑,漫不经心,又恢复了他往常的调调。

“我懂啊我懂啊,等你历完天劫回去后我保管不和寰宇说。只盼着你们两夫妻在花前月下时别忘了我这个老友……”

“来人!”桦思拍拍手叫来守在门口的侍女,“将魔尊扶回房去,顺便从各族进贡的美女里挑几个心灵手巧的跟着服侍。”

“忆月……”

“魔尊您醉了,快回房休息吧,明天还有政务要处理呢。”

桦思无限柔情地将堂堂魔尊“请”出了屋子。

桦思还没有住惯了幽冥九宫,苍渊就火急火燎地下了成亲的昭示。待得桦思偶尔从服侍的蛇妖口中听说时,已是欢欢喜喜地一句话。

“魔尊三日后便要大婚了,难道注定我要白发丧于这宫阙中……”末了还加上一声幽怨入肠的长叹,全然不知桦思在屋里听得满头大汗。

“天,这是真的?”伯子高侧头看看身边的青华。青华收起微微脱臼的下巴,点点头:“是真的。千万别让寰宇知道,否则的话……”在伯子高另一边儿的陆吾神盯着青华身后咽了口唾沫:“怕是……啊,是一定知道了。”

两个老神仙猛地回头,三人瞪大眼睛看着面色不为所动的亦然,最终目送他离去。

青华转过头来,颇幽怨地看着面前通灵的铜镜:“我早说,这映界镜不是什么好东西……”

伯子高快哭了:“明明是你们让我带来的……”

重漾拍拍自己媳妇的后背,又拍拍映雪和白韵的后背,想了想安慰道:“嗯,没事。苍渊叔他……嗯,是个不错的人……”

映雪和白韵也觉得自己快哭了。

“娘亲也许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有知会父……亦然一声。”重漾顿了顿,“你们先回青丘,封锁朝阳谷,再在暗地里做好备战准备。”

在轩辕丘遇到黛姝之前,重漾一直认为隐瞒六界只是软禁苍渊的行为是错的,更不懂为何知情的伯子高和晤圊等人只是默认。后来虽是认可了娘亲的决定,却也懂得这件事要担负的后果严重性。

重漾匆匆赶回轩辕坟,护送着妻女回到青丘。

谁都料到亦然在知道这件事后会有什么行动,但都没有料到他会直接代表仙界向魔界宣战。

在朝阳谷里主事的伯子高和青华看着来送消息的晤圊很是无奈,晤圊坐下咂了口茶后也无奈回望他们。

“看我干什么,宣战的又不是我。”

伯子高道:“你儿子吧。”说完不确定地看看青华。青华点点头:“俗话说上梁不正……”

晤圊:“……你哪来的俗语……”

幽冥九宫的书房里,苍渊正翻着刚送至的文书。桦思坐在书桌的另一边,伸手翻开一张帖子,看了几眼后递给苍渊,笑道:“看,给我惹的麻烦来了。”

苍渊接过后看了几眼也笑了,道:“寰宇竟会直接就下战帖了,理由挑的也不错。我看,他这么气势汹汹地,我这个小小魔界怕是抵挡不住。”后看向桦思,“帝尊,您打翻的醋坛子。”说罢,一副人畜无害的天真表情。

桦思挑挑眉,只觉自己嘴角抽搐了几下。

“不敢劳烦魔尊大驾,老身自己去解决。“

苍渊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道:“我开玩笑的,你不能去。”

“我不去……”桦思上下打量苍渊一番,“您这轻袍缓带地也去不了。还有,现下你出了东皇钟一事伯子高他们定还在瞒着。你若是去了,便是再瞒不住,我也有麻烦了。”

言罢也不等苍渊开口,站起身子径直向屋外走去。

“兵卒一事也不用烦你费心了,我还有血魔一族。”她在房门处停下脚步,侧过脸,却并未看他,“做魔,真的不错。”

“呐,忆月。明天亦然回来魔界谈判。”苍渊看着桦思,神情认真,带着些许期待,“虽然只是形式上的,但……你来吗?”

桦思别过头,似是思索了了良久,淡淡道:“不了。”

重忆月所做的决定谁也不能改变,苍渊很清楚,所以他,没有阻拦。算了算日子,他不禁苦笑。

连一场作假的婚礼都举办不了,看来注定无缘。

只是这一战怕又是势在必行。纵是亦然不因为这事挑起争斗,六界再次的混乱也不过两三百年间的事。神魔仙妖积怨太深,又是到了该舒缓的时候。只是形式太残忍,必须通过战争。

出了书房,又步出幽冥九宫,桦思一人独行至赤水河畔。

另一边的盛天白日一派的祥瑞气象,现在的自己看着竟格外刺眼。低头注视着红色的奔腾急流,凝视自己微微扭曲的倒影。原本的蓝发蓝眸,映在着赤色河水中生出了一片紫色。

远远便能望见对面百里之外的腾涌仙气和天空中笼罩的七彩霞光。略略估计,仙界怕已是派出了多半仙者前来备战。说实话,她也没能预料到亦然会知道的这么快,更没料到会因此挑起战事。若是可能,她真想冲过去给他好好讲一讲什么是为人领袖之道。

赤水河中央已立起了界碑,直入云霄的魔障阻碍了部分视线。又因魔无天目,已故在银色剑光犀利袭来到身前三尺时桦思才觉出。好在剑光行至近身时去势骤停,才是没伤着。忙纵身后跃并召过一团黑雾遮住身形,却还是看到来人目中闪过的惊讶和不确定。

不慌不忙地戴上面纱,挥手散去黑雾,桦思风姿万千地走过去,一只手撑在下巴上,细长的眼微微眯着看向来人。

“原来是天山派的尊长。这还没开打,界碑还立着,您就到这里来……莫不是……”

亦然低敛了眉眼:“对不起,亦然认错人了。”说完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桦思摘下面纱空自恶心了一阵,又看看对面的天空才转身走向幽冥九宫。

第二日醒来洗漱完毕,便听得幽幽的钟磬声。桦思坐在铜镜前看了镜中的自己许久,最后换上朝服,移步向大殿。

“总是说的好听。到了真事上,还是……算了,就看一眼。”

求收藏啊~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