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做了魔尊的手下后,洛琴之仍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答应的他。

万想不到他会闯上太行山,更想不到他真的只是劫持了自己回了幽冥九宫。

被长辈们避之而不及的妖魔共主就这么散漫地坐在自己面前,着着一件玄色的锦袍,懒散地开口。

“以后,你就去掌管狮族和狼族吧。”

她坐在他的对面,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一时间说不出话。

这就是……魔尊苍渊?

亦然紧紧握着手中不断颤抖的轩辕剑,驾着疾风赶往赤水河畔的幽冥九宫。

刚刚,路过朝阳谷的昊天塔见到他,便直直飞了下来。昊天塔中睡着一只青狐透明的形体,放出后便自行飞回了映雪身上。明白了是映雪的三魄后,亦然立刻飞往幽冥九宫。

昊天塔在放出映雪的三魄后便化回一尊小塔降在亦然手中,而腰畔的轩辕竟一声嗡鸣,又有脱出之象。

飞行在云端之上,随着轩辕的躁动越来越剧烈,亦然的心也越来越沉。

放开天目远眺,所看到的竟是她拟形咒被破的景象。“神族与仙族不同,他们是神子,而我们是自行修炼而得道。”

“所以,神族并不圆满。他们需要经历天劫,地劫,抑或进入轮回尝尽辛酸。”

“尽管如此神族仍时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于锁骨正中。这里有神族的根基,一旦被刺,除非是有金身护体,否则修为一夕便尽。”

当年于太行山从师修行时,师尊说的话仍环绕耳畔。当时的他只是尽一个学生的本职牢牢记下,现下却是心头巨震。

自记事以来,竟从未有过这般心神不宁。

拟形咒被破的后果,他不敢想。

他怕,他担心,他心悸。

本是在等待着天族的指令,但现下该保护的人却又受了伤。

忽然觉得很无力。

自己算什么?只是一个小小仙派的尊者,于仙界是领袖,但在神界呢?在魔界呢?

因为自己的力量不够,所以要依靠。

等谁去救?苍渊吗?说笑!风云狂涌,当他来到赤水畔时群魔已聚集在赤水边。

于一片黑暗中,一束金色光柱破开层层墨云直直射下,于浓重的雾霭中显得格外神圣。

这是创世始神的拟形咒,借助混沌之力,施法者端坐于天地之间,沐圣光,纳天地之气,方为有形无实,不破不灭。

本应端坐于天地之间身浴金光的人,此刻却血迹斑斑地被囚于桦木架上,银发随风无助地飞舞。

六件神器飞舞着维系结界,女娲石悬在重忆月头顶上方维系着她的神识。持剑的女子回过头来向亦然妩媚一笑。

“师兄,别来无恙。”她笑,“你终于,也来了。”

一道闪电横劈过去,洛枝琴侧身躲过。

“真不愧是夫妻啊,连打招呼的方式都一样。”洛枝琴看向倒坐在地上的重忆月,伸出手抚上了她苍白的脸。

“不愧是九尾狐,的确有一副把男人们迷得团团转的好皮相。寰宇尊神,帝尊栽在我手里可不算怨。这桦木可是从极北之地找来的,这剑也是魔尊的,噬魂钉是从太上老君那讨来的。至于这方法,我过了几万年都没有忘,也是不容易的。”

“你找死。”“师兄你难道忘了?师门戒规第二条便是禁同门相残。”

“哦,我都忘了。师兄你连戒规的第一条都忘了,还会记得第二条?”

说话的时候,二人已兵刃相接。洛枝琴并不恋战,躲过几招后松开了剑柄,回到高台上。

洛枝琴冷眼看着亦然为重忆月拔下刺入胸口的剑,冷冷开口:“师兄,师门戒规的第一条你应该没忘吧,‘无情无欲’。”

“你现在所做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情爱,是责任。我还记得,你在继承天山派尊长的位置时,已脱去红尘,同俗世无缘。”

“这些,重忆月她知道吗?”

“我所做的都是我想做的,同你同师门毫无关系。”亦然将重忆月抱在怀里,轻轻拭去她嘴角的血痕,“至于这一剑,这些针,我会一一还回去。”

洛枝琴扬手将迦赫剑招至手上,后坐在了君位上,示意左右。

群魔受命,再次摆阵。亦然将轩辕剑横置于身前,一时间血光四溅。

宝剑有灵,轩辕自是如此。重忆月使剑多在于“轻灵”,给人以平淡静谧之感。而亦然用剑,无论前生今世,都有一种恢弘之气,大开大合之间自带气吞山河之意。

开始时,亦然还能凭借着剑术抵挡,但随着魔气侵入到仙障内,仙魔二气混杂,便渐渐力不从心。

自六界初成,神魔二界便立下誓言,绝不涉足其他四界之事。因神魔皆为天地之气所化,是人、仙、妖所不敌。而今亦然虽有五万年的修为,也是自混沌初开后修为过万年的第二人,却也是敌不过群魔的攻击。

只觉身上仙气逐渐弥散而魔气入侵,亦然便封印住自己的痛感,将重忆月护在身后,攻击更见凌厉。

身上伤口渐渐增多,仙障即将破毁之时,终见赤水另一侧的蓝天中迅速聚集了一片墨云,隐隐传来阵阵擂鼓声。

墨云压天,是为神怒。

精神一振,亦然身上白光大盛,于群魔间扩开了一片空地。踏地飞至空中,亦然将轩辕剑横举,于手腕上割下深深一道伤口。

行在众将士前面的伯子高和青华见到重忆月被刺穿胸口已是大惊,又见亦然本是困兽之斗却又突然发力,便暗道不好。当即也顾不得什么不可飞越赤水的天文条例,径直飞到了幽冥九宫内。青华手执奈何剑,剑光所到之处便退开一片妖魔,露出其中已满脸惊惶的洛枝琴。

伯子高一把抓住半空中念咒的亦然,扣住他手腕止住滔滔流出的鲜血,道:“你疯了?!这分血大法是巫术,便是神也受不得,何况你现在还是一个有人身的仙!”

见亦然满身伤痕,伯子高只得给他度过些仙气平复住侵入体内的魔气。

青华已将结界周围的妖魔退到三尺之外,白韵同映雪也已带着青丘将士赶到,魔族节节败退,洛枝琴混杂于群魔之间不断躲避。

亦然降在重忆月身边,拔下她臂上和肩上的噬魂钉,紧紧抱住了她。

灵台渐渐清醒,重忆月睁开眼睛,见了将自己抱在怀里的人,眼睛亮起了光彩。但仅是一瞬,又渐渐熄灭。

“你来了……”

亦然将她又往怀里带了带。

“累了就别撑着了,睡吧。”

重忆月微微点了点头,偎进了他的怀里。

映雪和白韵降于青华身旁三尺处,在青华和伯子高的掩护下擒住了洛枝琴,战争结束。护下擒住了洛枝琴,战争结束。

映雪举起手中的折扇欲将洛枝琴处死,却被亦然出声制止。

“留着,关进东皇钟。”亦然横抱起重忆月,站起身来,“让她看一看,这么些年所追求的,到底什么。”

回到青丘,将重忆月安放于床上。一切妥当后,亦然欲外出取些伤药,却被重忆月拽住了衣袖。

床上的人神情依旧平淡,眼中却写满了渴求。

“亦然,我有些话想问你。”

同洛枝琴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散在枕边的银发依旧染着血,一身白衣也血迹斑斑。这样的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亦然惶惶然不知如何开口。

不知为什么,亦然总觉得,这个平淡的神情在此时此刻,是盈满了痛苦和绝望,使他难过地想落泪。

他俯身抱住她,抚着她的发。

“忆月,你只用知道我爱你就够了。”

重忆月“嗯”了一声,闭上了眼。

亦然明白,她爱的是另一个自己。无论怎样,她总是希望那一个叫“寰宇”的自己陪在她身边。望那一个叫“寰宇”的自己陪在她身边。

突如其来地,亦然觉得自己有些嫉妒寰宇。

都说嫉妒是女人的把戏,但亦然现在知道了男人也会嫉妒。

他觉得自己开始嫉妒寰宇拥有与她在一起的时光,嫉妒寰宇在她所拥有的回忆里,嫉妒寰宇了解她比自己多。

同时,他也在恨自己,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的能力。

亦然抱着重忆月和衣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寰宇,寰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大家好~重忆又来了~偶是来求收藏的~另外,很抱歉地说一声,在签约之前重忆就先不更了,因为本来这本书就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重忆每天更但是编编们不是一天给审核一章的QAQ。

最后,求收藏啊~~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