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重忆月在红尘河边大哭一场后,是红着脸回去的。白韵一见这架势就想歪了,全不知重忆月心里的浪翻天涌。

“什么什么啊……老大不小的人了,说的什么什么啊……”

白韵磨磨蹭蹭地走上去,瞟了亦然一眼,又磨磨蹭蹭地开口:“那个啥,姑姑,小雪已经送去西天佛界了,同十八珈蓝里的梵响住在一处,不用那个,那个担心……”

重忆月“嗯”了一声作为回答,而后白韵又磨磨蹭蹭地凑上去:“姑……姑,您今天……去哪了?”

“哦,对了!”重忆月一拍手,站起身来,“这些天都没去看看苍渊。那家伙,别闷死了就好。”

说完快步离开寝殿。

映雪观望了一会儿她姑姑飘逸的背影,然后转过头来问亦然:“姑姑她怎么了?”

“谁知道呢,大概是太热了。”亦然起身向外走去,“你现在这自己玩,我去看看她。”

“喂,你不放心姑姑和苍渊单独在一起就直说!”

当然,这句话是在看不到亦然身影时才喊出来的。

石室内一片阴暗,阳光透过海水映在地面上,现出波动的光辉。

“忆月,你的拟形咒被破了,是吗?”

重忆月不回答。

“是如何破的?梦魔?”

重忆月依旧不回答,却是不再看他。

苍渊叹了一口气倚在椅上:“果然。”

一段沉默后,苍渊开口道:“洛枝琴不是自杀,是我命令她死的。”

“为什么?”

“忆月,她伤了你。”

又是一段沉默。

“苍渊,梦魔只对我说了一句话,拟形咒就破了。”

苍渊点点头,示意她接着说。

“她仅是闯入我的意识里,然后对我说我不会明明白白地死,我就乱了。”

“那,忆月,你当我是什么?”苍渊笑笑,伸手止住重忆月的话,“你不用说。朋友,对不对。”

你一定这样回答。

亦然自阴影中走出,拍了拍重忆月的后背:“这里比较阴冷,你伤刚好,小心落下病根。”转头对苍渊点了一下头,“告辞。”

自海底回到寝殿后,亦然将重忆月安排妥当后因为处理派中事务而回了天山,白韵也回了青丘,留得重忆月一人很是无聊。闲来无事到书房中翻看,找到一份颇有趣的术数就试着练了起来。

重忆月一人坐在屋里,一手捧书,一手捏诀向前掷着来练习。于是乎,找帝尊找的满头大汗的司命神君刚迈进书房的门就被变成了一只粉粉嫩嫩水水灵灵的圆胖小猪。

趴在地上的小猪对着毫无察觉的帝尊“哼哼”了两声以表示自己的存在,而帝尊她老人家也的确注意到了这么个存在。

“呦,哪里来的小猪崽?”

这是帝尊他老人家的第一反应,而后不知从哪里来的小猪崽就彻底瘫在了地上。

重忆月放下手中的书,走到小猪面前蹲下来看,左看看右看看,而后长长地“噢”了一声:“原来是长生大帝座下的司命神君啊,许久不见竟是认不出了。”

说完,有云淡风轻地做回椅子上。

“不好意思,刚刚想拟形出个东西来,没想到就拟形到了星君身上。不过,挺可爱的说。”

司命神君在心里大喊:“可爱个头!帝尊你快把我变回来!!”

他没说话,是重忆月看着小猪的表情猜出来的。

又皱眉看书看了半天,重忆月才试着解形。在将司命神君变作各种各样的生物后,终是将其还原回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司命神君。

又过了半天,重忆月在书中抬起头看向司命。

“星君,你有什么事吗?”

司命愣了愣:“变回来了?”

重忆月点点头。

司命腹诽:“帝尊您老人家年纪是大了一些,为什么学个小法术都这么慢啊。”

当然,这也是重忆月想的。

司命清清嗓子掩饰尴尬,而后一抖手中拂尘,又恢复了一副神仙通用的淡漠模样。

“近日小神查看命格时,发现帝尊有一个命格空了大半,想必是某此轮回时未得圆满。命格不圆满不利于神仙的修行,小神怕日后会因此遭来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来建议帝尊再次下凡历劫,将这一格补全了最好。”

重忆月点点头,和着自己还要再入轮回一次。

“劫数不圆满会有什么事发生也说不定,所以还请帝尊早早了事较好。”

“本尊知道了,劳烦星君。”

“职责之事。若无其他事,小神告辞。”

“哦。”重忆月抬头看着司命,表情疑惑,“本尊今日刚刚得到消息,神界的最勤勉神仙奖竟不是星君的,本尊着实疑惑。”

“啊……是小神还不够努力。啊……劳烦帝尊关心。”

重忆月温柔笑笑:“那星君慢走,本尊不送啦。”

看着司命掩饰着一脸的痛苦表情离开,重忆月哼哼笑了两声。

所以说,司命君你不是不够努力勤奋,是你不太会看事……

离卦神算好的入轮回的日子之前,重忆月的日子过得蛮顺心。每日只抱着好容易要回来的伏羲琴盘坐在海面上,对着朝阳谷上只现出一弯的广寒宫长奏。有时会有亦然在旁吹笛合奏,有时会有百鸟和鸣,很是惬意。

这日,司命拿着写好的命格出现在朝阳谷谷口结界处,重忆月见到他很是疑惑,因每次命格都是她自己去取的,司命从未亲自送到青丘或朝阳谷过。

将其请进偏殿后才知道,原来是这两日实属良辰吉日,事事皆顺,以至于九重天上实在是忙得很,时时刻刻接应着来或历劫或升迁的人。轮回台上已是没了地方,所以来请重忆月去往冥府一趟,在那里也有一个轮回台同九重天上的那个遥相呼应,此次就借助冥府的来再入轮回。

送走司命后,重忆月陪苍渊说了一会儿话喝了几杯茶,出来后见亦然仍旧没回来,只能自己去了天山。

问过天山弟子,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尊长去了哪里。重忆月百无聊赖间绕着天山逛了一圈,最终行到了浊清池旁。

想着数日未见的另一个“自己”重影,重忆月走近浊清池,微笑道:“数日未见,君别来无恙否?”

幻影化出的池子荡出层层水波,紫衣银发的女子缓缓浮出水面。

“你真真是不饶人,知道我最烦这些文绉绉的,还跟我说这个。”

重忆月也学她偏头微笑:“可是焙好了新茶?我可是来了。”

因为自己了解自己,所以二人聊得很是熟络。重忆月为重影讲了这些天来发生的事,重影同重忆月经事时的反应差不多,时而惊叹,时而落泪。当然,有些事重忆月没有说。

到了最后,重忆月谈到自己还需入轮回补满劫数时,重影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才抬头道:“忆月,你的天劫将至,这次历劫又是补上的,小心为上。”

重忆月安慰地笑笑:“没关系,有亦然照看着。”

重影愣了愣,缓而微笑道:“是啦,还有他……”

“不过忆月,还是小心的好。”

重忆月拍拍衣袖站起:“那我先告辞,焙好雨前龙井等我。”

重影举起茶杯:“那以茶代酒,此约定,贵抵千金。”

在重忆月于冥界步上轮回台时,仍记着这句话。但她那时,已做好了弃约的准备。因为她知道,自己能否回来都是问题。

求收藏,欢迎评论~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