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自己又投到了哪里,投的是谁,重忆月不知道。只觉意识模糊间喉头干渴,嘴边又似有甘泉,便张口饮了下去。

重忆月知道天劫中的事自己不可避免,所以也就顺其自然。

恍惚间记起于朝阳谷时与伯子高的谈话。那时自己嘱托这位老友好好照拂两只小狐狸,帮她们在历劫数时偷偷帮一下。后又交代了些许事,有青丘的,有朝阳谷的,还有重漾的。

伯子高难得的安安静静听她讲完,后执起桌上冷茶浅饮一口,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交代后事?”

重忆月低着头,淡淡一笑:“子高啊,这一次我能回来就是侥幸。”

伯子高哼了一声后到:“怎的,你能知天命?”

重忆月看他一脸不信的模样苦笑:“我哪能知天命。”她撩起袖口将右手腕放在伯子高的面前:“开始时我也不信,阴差阳错下从天劫里逃了出来。”指着手腕正中的血色彼岸花印记:“知道看到这个,才知道自己躲过的是天劫。”

伯子高问“寰宇知道吗?”

重忆月摇摇头:“我怎敢告诉他。若是他知道了,便定要想方设法地代我去。他现在自己尚处于天劫里,又怎能再入天劫……”

待神识渐渐聚集,重忆月缓缓睁开眼。

没有同之前一样的刺目日光,入眼的反而是一片黑暗。重忆月正暗想自己是不是降生在夜间,一张苍白到极致的脸便凑了过来。

见到那张美丽而又苍白的脸,重忆月的心顿时凉了一半。再侧眼看向自己身旁的母亲,她的心彻底凉透。

果然,也可是,自己竟投胎作了血魔。

面前的俊美青年颤抖着双手将重忆月抱起,脸颊不停地在她的脸上轻蹭着,嘴中却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流珠……”

记得海中鲛人近代正是“流”字辈,重忆月转头看向榻上的人。果然是一头湛蓝的长发,却脱落于一幅白骨旁边。白色头骨向床外的方向微偏着,枕上散落着些许珍珠。

重忆月看着,想是这位母亲为生自己吃了不少苦头,而最后也被自己的孩子反噬。

血魔就是这样的一个种族。若是非本族的女子怀上血族的孩子,壬辰过程痛苦异常,在孩子降世之前也会被吸得一干二净。

看着那具已干枯的躯体,重忆月感到一阵恶心。

真不愧是天劫,自己一降世就背上了血债。无论是什么原因,作为自己这一世的母亲的流珠,是自己杀的。

只是重忆月想不明白,为何身为神界尊神的自己历天劫时会投胎到魔界,更不明白为何自己还留有全部记忆。

但既是天劫,也就躲不过。既躲不过,便就顺其自然。

重忆月被看像是自己父亲的人抱起,便听得周围一片欢呼声:“恭贺吾王喜获公主!”

重忆月这才知道,自己的这个父亲竟是血族之王桦轩。

之后,在母亲的葬礼结束后,她的父亲怀抱着她半跪在墓碑旁,缓抚着其上的“吾妻流珠”四个字,笑得温柔。

“阿珠,待女儿长大后,我就去找你,记得等我。”

重忆月从他的怀里伸出小手拍拍他的脸,他便低下头来用食指刮了刮她的鼻子,微笑道:“阿珠,咱们的女儿还没起名字,叫什么好呢?”他拄着额头思索了一阵,后轻柔地捏了捏怀里重忆月的脸:“就叫‘思’吧,桦思。”他抱着重忆月转了几圈,笑容却渐渐坚持不住。

“阿珠,你说要我陪你回海上故乡,带着我们的孩子去看海上月落,然后在海上将他抚养长大……你都忘了吗……”

重忆月被他紧紧抱在怀里,一直很安静。她看着面前的这个一族之王倒在爱妻墓碑旁痛苦,竟也有几分想要落泪的冲动。

自桦思出生后,桦轩对她万分疼爱,不顾其年幼便立为继承者,细心教养,事事亲至,传尽毕生所学。

桦思在父亲的照料下平安长大,至二百岁成人礼上接承王位。

宴会上,众人畅饮之时,桦轩同桦思坐在城墙上,仰望当空的圆月。

“思儿,你长大了。”

“嗯,是长大了。”

桦轩抚着她的头发:“你没让我失望,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思儿啊,父亲想你娘了,想去陪她。”

桦思握住他冰凉的手,握了很久,抬头对着桦轩微笑:“父亲,去吧,不用担心。记得,替我向母亲问声好。”

该说是太重感情还是太过认真,桦思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看着桦轩转身走向城外的背影,一滴鲜红血珠自眼角流下。

血魔无泪,独泣血。故血魔血泪同鲛人滴泪成珠共称为六届奇观。

桦思送走宾客后,走回自己的寝室,坐在铜镜前看镜中的自己。

苍白的皮肤,没有血色的唇,微露的尖牙,冰蓝色的眸和发。只是越来越接近从前的容貌,还有眉心处不变的印记。

拉开衣领,甚至锁骨正中被当胸刺过的伤痕犹在。

“做魔也不错。”她伸手拭去脸颊上犹带有的血痕,留下一片不正常的红晕,“至少他们更真性情。”

她似是懂了当初选入六界时,为何苍渊不同自己一同进入神界而选入魔界,只因魔之所以为魔,是因为他们又比神更重的执念。只要认准,神界的淡漠和佛界的舍得便全部抛到九霄云外。

桦思想起句话,是当年临别时苍渊说的。

“神魔本同修。”

当初苍渊对她说出这句话时,直视着她的双眼中写满了认真。之后,便毅然走向魔界阵营。

苍渊,苍渊。

这个男人自己亏欠了太多,却不知如何补偿。

活了这么些年,得到过也失去过,她累了。若说是有什么遗憾,那也算了。

至少最后的这些日子,自己一人活着,最后孤零零地离去,总比消失在他的面前好。

“他”是谁?寰宇?苍渊?亦或是身边的人们?

她不知道。

为什么一定会死?不知道,都是自己以为的。

也是第一次,她有了这种消极想法。

仰面倒在床上,她伸手挡住了微微刺眼的银白月光。

重忆月啊,你是将他们当成了什么……

雪白被褥上,霎时绽出朵朵红梅。

神魔仙妖四界对立,大小战争始终未断。这一点重忆月懂,只因各为其利。

妖魔所做之事皆为生存,而落在神仙眼中便是作恶。既不同道,桦思也就心安理得地做着当下自己应做的事。

例如率领族人同神仙作战,到人间觅食,与妖魔宴饮。

有时做完事后,她会坐在冰床上苦笑。

若是那几位看见自己这副德行,是不是会惊讶地把眼都瞪出来。

不过,那几位受邀到魔界做客的仙君见着自己时那一副目瞪口呆地样子,想想也是好笑。

桦思成为血族之王后,处政手段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却也是简单有效。魔族所认可的只有实力,刚刚成年的桦思接任王位后自有许多族人不满。然而在多次暴动皆被压制,见识到桦思的实力和手段后,群魔诚意归服。

血魔本是介于人魔二界的半人半魔,混迹于群魔中不争求地位。然而自桦思带领血族后,血族迅速崛起,由一个普通族群直跃升至魔界十大主群之一。

接任王位第二十四年,桦思带领本族长老去往幽冥九宫赴宴。

不变声色地赶赴至赤水河畔,桦思望着面前依旧恢弘雄伟的宫殿,惊讶于为何自己心中无一丝波澜。

是看淡了,亦或是再激不起波澜?

莫不是,自己已心化琉璃?

她笑。

最后一滴心血还未流尽,怎会心化琉璃。不过是心冷了,罢了。

淡淡的笑容自脸上一瞬即逝,又恢复了冰冷,毫无表情。

抬步走入这充满温暖回忆和残酷痛苦的地方,桦思保持着上位者的姿态,缓步走入主殿。

弯腰施礼后,桦思抬头直视尊位上的人。

那人着玄色华衣,五条玄龙自肩部盘旋而下。额前珠帘挡住了墨色眼眸,衣领掩盖处隐约有妖娆红莲绽放。

那双黑色的眸直直射向位下摇摇欲坠的人,面上似是一片淡漠。

求收藏,欢迎评论~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