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第十章

于城郊区寻到一处普通农家后,重忆月与亦然就回了天山。虽然重忆月曾提过搬回昆仑虚去住,但在于亦然天山派尊长的事务太多,也就作罢。

曾有几次,重忆月不经意间叫了“寰宇”,亦然面上没表示什么,却是叮嘱她要她不要再叫这个名字。重忆月虽是不解,却也听了。

在天山又住了一段日子,重忆月在离下凡历劫还有八天的时候回到青丘,开始斋戒熏香。期间没什么人来拜访,除了亦然每日来一次外,也就数长生大帝身边儿的司命神君来的最勤,为的是让帝尊投胎不出差错。

重忆月已闭关七天,明日就要去往九重天上。她所居住的木屋外,南斗六星君都到了。此次来的还有东极青华大帝和掌管三岛十洲的东华大帝。至于为什么青华请的是东华而不是他那三个同僚中的一个,这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因为两人名字相近,但也可能纯属个人爱好。

因重忆月天劫将至,天帝不多不说是下了大工夫。若说两位大帝来这是纯属重忆月的人缘好,那已经退休的上届天帝晤圊在重忆月出关那一日赶来就足以看出天帝下的苦心是有多大了。

“呦,天帝都把他老爹给请来了。”

老天帝晤圊刚下云头,便听见青华和东华调笑的语气。老天帝晤圊刚下云头,便听见青华和东华调笑的语气。

晤圊笑笑:“是啊,哪里比得上两位大帝,任重事忙啊。”

话说晤圊年纪也不是很大,同青华和东华也大不了多少。只是这人爱游历,等他的儿子将将成年,就把帝位让了出去,自己拉着老婆做了闲云野鹤。

命格的事依旧是由司命神君管着,只是这次多了几个保驾的。亦然先回了天山,准备三日后,也就是重忆月所投的胎满三岁后前去迎接。剩下的人都跟随重忆月到了九重天的轮回台上。

又看了一遍命格,重忆月站在了轮回台边缘。五位星君已先行一步到了她所投胎的凡世,青华,东华和晤圊也已坐到映天石边候着。左右看过不见亦然身影,重忆月心下有些失望。又想起离别六万年的缘由,也就了然。

喝下忘川水,跃下轮回台,重忆月不知道自己这一世会记得多少,但她的心很安,因为寰宇会来接她,陪她这一世,直到老去。

她曾很迷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但神仙不老,身为神族的她就没有机会。这次虽是下凡历劫,但能遭一番“偕老”,也是美的。

怀胎十月,降魂而生。重忆月也是个奇葩,别的婴孩儿在母亲腹中时都是老老实实长身体的,就偏偏重忆月所投的这一胎,于这九个半月里每天胡思乱想。不过,想的都是前世的事。

蟠桃宴上,混鲲祖师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同陆吾神没什么两样。

“你怎么来了?你真不该来。”

“为什么?”

“因为亦然来了。”

亦然是谁?哦,是了,是那个弃了她,让她空等六万年的男人。呵,寰宇尊神。

混鲲祖师亘古无波的眼中浮起几分悲哀。

“帝尊,执念太深,终不是好事啊……”

执念?是了。等了六万年,不能白等的。混鲲,不要用悲哀怜悯的眼神看我。重忆月宁可粉身碎骨,也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你太善良,所以教出了释迦摩尼这般慈悲为怀的弟子。不过,不好意思。重忆月不是什么善神,觉悟并不高。

十个月里,重忆月就想起了这些。所以,她就带着这些重新降临世间。

亦然立于农家边的小河旁,隐去身形,心中默数。

“亦然啊,若是想开了,就归位吧。”“亦然啊,若是想开了,就归位吧。”

来接重忆月之前,晤圊同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亦然向他微施一礼,承云下到凡间。

一处茅草屋,矮矮三间房,密密竹竿围成了栅栏,两个小男孩追逐着,竞相去追赶咯咯乱跑的老母鸡。

“喂,快下蛋啊!下了蛋我们好拿去卖钱买糖吃!”

较小的男孩拉住气喘吁吁的哥哥,问道:“哥哥,小红它什么时候才下蛋啊?”

被叫做哥哥的男孩擦擦头上的汗:“小月别急,哥哥多追着他,它下蛋就快。等它一下蛋,咱们就拿去集市上卖,给你买你最喜欢的糖人。”

“哥哥最好了!”

叫做小月的男孩儿笑着跳了起来,但年纪太小,“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哥哥立马把他扶了起来,小月抹了把脸上的泥土,嘻嘻笑道:“哥哥,我没事。”

追着母鸡绕着院子跑了五六圈后,母鸡终于不堪重负地下了一窝蛋。较大的孩子拿起其中的两枚鸡蛋,惊喜地对弟弟说:“小月你看,还是热的呢!”

小月歪歪扭扭地走上去,小手小心翼翼地轻轻摸着鸡蛋,惊奇地说:“真的诶!哥哥你好厉害!”

“哥哥的确是很厉害呢。”不知名的白衣男子缓缓走来,“哥哥的确是很厉害呢。”不知名的白衣男子缓缓走来,俯身在他身前,伸出了手,“小月,跟我去天山,好吗?”

小月愣愣看着亦然,他的哥哥把握在手里的鸡蛋放了回去,转身向亦然微微一笑,脸上神情完全没有了孩子的天真。

“你来了。”

“嗯。”亦然点头,“这些年,忆月多谢你照顾。”

“说什么谢谢,”苍渊摆摆手,“这样做她的哥哥,感觉很不错,就像回到了小时候。诺,小月也满了三岁了,带他回去吧。”

原本一直在一边看着的小月突然躲到苍渊身后,把整个身子都藏了起来。

“小月……”

“哥哥,我不要跟他走!”

“可是,他是你的……”

“我不管!小月就是讨厌他!讨厌他!”

身着粗布衣裙的妇人听到孩子的哭喊声后从房里急急走出,俯身抱住仍在哭闹的孩子,轻声哄着:“小月乖,不哭了啊。”待得孩子停止了哭闹,站起身来向亦然屈身一礼。

“小仙系南极仙翁座下三青鸟,帝尊曾对座上有恩,特令小仙下凡照看。”小仙下凡照看。”

亦然点点头:“辛苦你了。”

“尊上,帝尊此次转世所记前世之事不多,与您不亲近也是自然。”

三青鸟蹲下身抱起小儿子,让他看着面前的仙人,轻声哄道:“小月,今后,你就跟着亦然仙长了。”

“娘,我不要。”

“不用怕,娘跟着你一起去。”

“那哥哥呢?”

小小的孩子眼中含着泪水,转头望向在一边站着的哥哥,神情无限期许。妇人无奈地看了怀中的孩子一眼,然后转眼看向苍渊,轻声道:“星君……”

苍渊摆摆手:“好啦好啦,我去就是了。”走到弟弟面前轻拍了一下他的脸,“你啊!”

呆在母亲怀里的孩子立刻笑了,带着满脸的泪水和鼻涕扑到了哥哥身上。

天山过寒,凡人体质受不住这种寒冷,亦然就在山脚下给他们安置了一处竹院。竹院周围竹林环绕,门前有一条浅溪淙淙而过。浅溪连着一处池塘,池塘中放有十余尾从青丘带来的锦鲤。带来的锦鲤。

面露淳朴笑容的大汉自竹屋中走出,肩上扛着两个锄头。大汉刚走出屋门不远,两个孩子匆匆跑了出来,一人递给他水,一人递上了一个简单饭盒。

“爹,这是娘叫你带上的。”

“爹,早点回来,别太累了。”

大汉摸摸两个孩子的头,在他们额头上一人亲了一口。

“乖儿子,在家要听娘的话。”

两个孩子一直站在院门边向父亲离去的方向招着手,直到大汉宽厚的背影消失在竹叶掩映中才停下。

亦然这些天一直在看着,他不敢去靠近,因为怕破坏了这一副浓情画面。

“刚刚下凡的时候,是本着替座上报恩的心境来的。包括嫁给凡人,给他生了两个孩子。本想的是将帝尊交给您后就回去的,但是……当我给他生下儿子时,看到他脸上的笑,我就知道自己回不去了。之前只是在尽着为人妇的本分,从那以后才发现,凡人的日子才叫有滋有味。也是自那时起,我明白了族人们宁可成妖成精也不愿修仙的原因。”

穿着粗布衣裙的妇人说出这句话时,双颊微红,眼中涌动的是满足。她把挡在眼前的碎发拢到耳后,抬头坚定地看着对面安坐的仙长,语气倔强。着对面安坐的仙长,语气倔强。

“尊长,劳烦您日后见到座上时转告一声,三青决定不再回去了,教养之恩来日再报。”

亦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神情。至少,在这一世里,到现在,他没有见过。

又是无风无雨的一天,亦然在给派中子弟上完早课后外出散步,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山下。

在溪水的另一边,炊烟渺渺。紧挨着院落的小湖在日光照耀下磷光闪闪,几尾锦鲤在水中游得欢快。一个穿着蓝色短袄的孩子蹲在池边,看着水面发呆。

亦然站在水边远远看着,没发觉到背后一个玄衣少年的靠近。

“诶呦,”少年把手搭在亦然肩上,“偷窥啊……”

亦然向后白了他一眼:“这是我老婆。”

“呦,长进不小!”苍渊转到他身边,一手跨在他肩上,“我还以为你转世了就只知道‘之乎者也’了。”

亦然把苍渊的手从肩上打下去:“那日三青怎么叫你星君?还有,你不是应该在东皇钟里呆着么,怎么出来的?”

“我是在东皇钟里呆着了,有一个词叫‘灵魂出窍’你没听说过?至于她叫我星君什么的……你管得着吗?”

亦然把头别到一边去,不再理他。亦然把头别到一边去,不再理他。

“等哪天,小韵长大了,我把帝位传给她,就同你一起去云游四海八荒怎样?漾儿在轩辕丘,我们再要个孩子,带着他去人界住一阵子,也不急着让他修什么位分,只安安乐乐地长大就行……”

现在的生活,岂不就是记忆中的她所盼的。

看了许久,终是走了过去。走近了,才发现她只是盯着那池里看。轻步走到他的身后,亦然蹲在他后面,柔声问道:“看什么呢?”

“鱼。”他伸出手指向一条最大的鲤鱼,“馋了。”

不见对方回应,小月转过头冲他笑了。

“怎么,这样竟不习惯了?”他笑道,“莫忘了我还是个刚总角的孩子。”

亦然转头也望向那池鱼,道:“既然馋了,那就捉来吃。”

“不。”小月缓缓摇头,将小小的下巴枕在膝盖上,“养了五年了,舍不得。”

两人之间长久的沉默后,亦然道:“修仙吧。”

小月转头看他,笑得天真。

“怎么,想让我修仙后像你一样地忘了前尘俗世,你就解脱了?寰宇,重忆月等你的六万年,要你一点点偿还。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