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三日后,我将离开天山。”

“做一个成功的男人,总要自己出去闯荡一番不是吗……”

过完十一周岁的生日,小月告别父母,离开了天山,苍渊在送别之后也就此归位。

亦然没有下山送他,只在山顶寡欲殿顶上一直观望着,目送着他的远去。白色的稚嫩身影缓缓移动,自风灵云动的仙界毅然决然地走向被万丈红尘翻涌在内的人界。

“寰宇,你一直只是在观望,就不想亲身做什么?”

亦然依旧眼望着小月离去的地方,不去看身边的人。

“忆月要怎么做,有她自己的道理,我无权插手。”

“还有啊,提醒你一下。我不管你是真的想起来也好,没想起来也罢,都不要因为想要担负责任而同她在一起。忆月是个骄傲的人。总之,你现在给人的感觉很奇怪,同寰宇完全不同。我不知道忆月怎么想的,但她以前表示过,就在那次见你之后,她说想要自生自灭。”苍渊瞟他一眼,转身离去。

已知自己拦不住她,她迟早会离开。心中隐约觉得,小月能同自己相处十年,已是妄想。

这样,也许更好。

五年后,亦然听得一弟子谈及一商贾,生意做便九州六国,已然是富可敌国,势力已影响到所在国家的安全。才子风流,每日都有家奴把挑选出的眉美貌男女送入府内,中意的留下,不中意的立刻扫府出门。许是为了洒脱,那名商贾至今仍未娶亲。

叫来弟子询问,知那商贾姓肖,名段,字月。

亦然听后微微一笑,将手中事务交予掌教弟子管理,招来一朵祥云,踏着便入了冥界,走入轮回。

十五年后,安国的新花魁宁波被送往肖府,只因买下六国花魁第一晚的一定是肖段。

被仔细梳妆打扮一番后,宁波与其余五名花魁一起被送到肖段的寝室中。

红色桦木做成的贵妃榻上,肖段一身白衣,领口微敞,细长的眸子自左向右打量着面前站着的少女。在看到宁波时,眉眼弯了起来,拍拍身旁手下肩膀赞赏了几句,便懒懒起身,走向内厅。走过宁波身边时,肖段停了下来,黑色眼瞳正正对上她的,微笑道:“这个不错。”说完,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去。

当晚发生了什么宁波不知道,只是在给自己安排的厢房中,躺在床上望星星望了一整晚。

第二天,肖府传出肖段将成亲的消息,天下大哗。

六国使者、各色官员富贾皆送来礼品珍玩道贺,肖段站在喜堂内一一道贺。酒宴后,肖段由人扶进新房。在揭开宁波喜帕后,肖段把她压到了身下。侍女见状羞红了脸,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并给两位新人关上了门。

肖段伏在宁波身上许久,才慢慢支起身子看她,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

“寰宇,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肖段’就是我?”

被压制的女子并没有惊慌失措的模样,她淡淡一笑:“直觉。”

“那我就想问一问,你……”肖段挑起宁波散在枕上的一缕黑发,“变成这个样子,为的是什么。”

“来陪你。”

“嗯,好理由,至少我喜欢。”肖段坐了起来,居高临上地看着她,“听听就好。”

言罢,肖段扶着床栏站起,走出了艳色的新房。言罢,肖段扶着床栏站起,走出了艳色的新房。

隐约记得,自己也承诺过要为她在人间办一场这样的婚礼:着着大红喜服,请些老朋友,好好热闹一次。

如今,竟是自己作为新娘坐在这新房中发呆,而新郎却不知所踪。

自此,宁波成为肖府夫人,却是每天仍有美貌男女送入府内。

人们纷纷议论,但任何事都经不住时间的冲刷。宁波嫁入肖府两年后,也就无人再说。

蒸汽朦胧,似仙气般环绕,温润如春,自带一分暧昧味道。

水汽自水面涌出,厅堂大小的浴池中,一身形修长的人偏卧于池边,眉心印记朦胧中显得格外妩媚。另一名身形窈窕的女子着着蓝色衣裙,手中拿着一块棉巾,半跪在池边给池里的人细细擦拭着。

“寰宇,做男人真的很好……”

不等对方反应,肖段自水中抬起手臂揽住对方脖子,直接拉入了水中。

肖段抱着浑身湿透的宁波,在她唇上狠狠吻了一下,后将她压在池边,额头相抵。

“看,”他轻笑,“这边是做男人的好处。”“看,”他轻笑,“这边是做男人的好处。”

看上哪个人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丢了,不用顾忌也不用负责,多快活。

男人可以始乱终弃,但女人不行。女人再强大,终是需要男人的庇护。

只是,这些话,无论是肖段还是重忆月,都不会说出。

肖段每说一字便靠近一分,直至最后,二人又吻在了一起。

意乱情迷之时,宁波本能地翻身将肖段压到了下面。肖段惊醒,猛地推开宁波,眼中一片清明,面上似笑非笑。

“我还道你转世做女人就真成了女人。不过,夫人,你好像搞错位置了。”

拍手叫来守在门口的侍从,交代了几句。那侍从点头退出浴堂,不一会儿便带来了一男一女。

“做什么?”

“呵,夫人竟不知这双飞之趣?”

走出屋门,有守在门口的家奴立刻关好木门。宁波倚在走廊的柱子上等着,仰头看着天空。

不久,屋里传出了呻吟声。

宁波微微一笑,道出一句让家奴们摸不着头脑的话:“果宁波微微一笑,道出一句让家奴们摸不着头脑的话:“果然……真真是孩子秉性。哪里有她的声音……”

收回望向天空的目光,宁波想自己的房间走去。

察觉到门外人的离去,肖段极不耐烦地自浴池中走出。自行穿好衣物后,厌恶地看了眼屏风后正欢爱的男女,脸上微烫地快步走出房屋。

肖段觉得自己真是个极品,塑造一个风流浪子的形象不算,还是一个男女通吃的……

五日后,肖夫人病逝。

在淡淡下达“厚葬”的命令后,肖段竟感到了一丝空虚。

算算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并不长,甚至可以说是很短。

这两年对自己来说很珍贵。

一年后,肖段去世,享年三十六岁。

魂魄由阎王亲自接驾至冥界,重忆月见到了早已等候在冥界的众人。

晤圊冲着重忆月挑起了大拇指,道:“忆月,你做的真狠。”

重忆月笑问:“哪里狠了?我看你是心疼……”

故意停顿了一下,重忆月看向晤圊身后的人,俯身行了故意停顿了一下,重忆月看向晤圊身后的人,俯身行了一礼。

“如此劳烦各位,重忆月在此谢过。”

晤圊摇摇手指:“忆月,你这样就不好玩了。”

亦然走上前来,轻轻揽住了她的肩:“先回去吧。”

“你不怪我?”

“怪什么。”亦然伏在重忆月耳边轻声说,“还有事,回去说。”

“什么事?”

“和小漾的孩子还有小雪有关。”

小忆:说实话,我脸红了……

这是小忆第一次在网站上发布小说,也是第一次写言情类小说。每日更新很少,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执念不是小忆的第一部作品,会在暑期完结。守护系列第二部会在寒假期间发布,到时候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小忆的cosplay社团迷忆会于八月中旬发布执念的正片欢迎大家来新浪关注小忆@千寻重忆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