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第九章

自幻境中脱出使得重忆月有些脱力,在破结界时险些冲不出,亦然冲下来才得以脱出。

“若下次再做这种糊涂事,我就把你关在清心殿里一辈子。”

重忆月待呼吸均匀后抬眼看他,看对方面容觉出他是真动怒了。觉得歉然的同时又不由得有些许欣喜,她伸手抚上他微蹙的眉头,轻笑:“我这不是没事嘛。”看对方没有什么反应,重忆月想了想,又拍拍他的手,“再也不敢了,行不?”

虽然挺鄙视自己的,但亦然终究是神情舒展了一些。他俯身抱紧怀里的重忆月,微叹:“忆月,以后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

重忆月拍拍他的背:“嗯,做个乖宝宝。”

“宝宝?”

“说你呐。”

“……”

四方大帝在亦然来之前都隐遁身形各自回宫了,毕竟神界的帝君未作邀约而在仙界逗留,尤其是禁地这么敏感的地方,终究会落人闲话。是以现下的浊清池很是清静,连映雪都不见了踪影。

亦然抱着重忆月站起身,在重忆月闭眼伏进他怀里时轻笑:“映雪这孩子还是挺懂事的。”

重忆月疑惑:“什么懂事?”

亦然低头看着她,笑容带有几分挪掖:“你说呢?”

重忆月百思不得其解,而在她思索的过程中,亦然抱着她向寡欲殿走去。把重忆月放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亦然向外面望了望,道:“已经是晌午了,我去弄些吃的,你好好休息。”见没有回应,他转过头来,见重忆月仍是一副凝神思考的模样,不禁失笑:“怎么,还在想?”

重忆月摆摆手:“你去干你的事,我再想想。”

亦然笑道:“那你好好想。”

约是过了盏茶时分,亦然提着一个饭盒走进寡欲殿,一进殿门便看见重忆月中气十足地坐在殿中,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快走几步,上前放下饭盒,亦然不禁有几分无奈:“叫你好好休息,你怎么出来了?”

重忆月抬眼看他:“你那句话。”

“哪句话?”

重忆月“哼哼”冷笑:“你那是在调戏我?”

亦然想了想,明白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也笑了,但笑得人畜无害:“哦,发现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有句话说得好,叫‘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所以?”

“所以,等我调戏你满一百遍此事才算罢休。”

亦然还能说什么呢?你问我?我不知道。所以,他什么也不说,直接用饭堵住了她的嘴。

吃饭时,重忆月提起自己一个月后要历劫的事,亦然表示要陪她下凡侦察一番,寻个好去处,到时方便他将投胎转世的她带回天山照顾。重忆月想是不会出什么差错,但挨不住亦然的坚持,就应了。又想起前些日子应了苍渊要让他出东皇钟走走,便计划在去凡世之前回趟朝阳谷,把苍渊带出来。至于他出来后要去哪鬼混,重忆月不管,但是他若是敢在仙界或神界逛荡,就施用暴力。

重忆月先是回朝阳谷放出苍渊,然后再回天山同亦然会和。自朝阳谷回来后,远远地亦然就瞧着重忆月脸色不对。问过缘由,重忆月磨磨牙,原来是苍渊几句话把过路的一只狸猫精迷得如痴如醉,就差两人结成连理然后双宿双飞。所以,看谷的风鸾鸟就得一同侍候着。待得重忆月回去后,满谷子的风鸾鸟直接扑了上来,一个个泪眼汪汪地,哭诉着自己这些天来是怎么“生不如死”。还没等他们哭诉完,肇事者便迎了出来,直接就给她来了一个“下马威“,言道原来渊哥哥就是被你这个狐狸精关起来的,接着就开始说二人相遇又缘分几何。说到情深处,还恰到好处地落两滴辛酸泪,害的重忆月几乎就以为自己就是那无情无义见色忘义的女登徒浪子。

亦然听后深以为是地点点头,重忆月气绝:“你点个什么头?!”

“她说的没错啊。”

然后重忆月表示很疑惑,然后亦然就耐心地给她解释:“你看,那只狸猫精说你是狐狸精,说得也没错。你看,你是狐狸,又确实精明。”

重忆月表示依然很疑惑。

“狐狸,精明,连起来念。”

“……”

重忆月一直觉得自己养的崽子除了重漾外都属于长不大的那一种,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在重忆月表示下凡不带着映雪去时,那丫头使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折腾。在点头答应后,那小狐狸又满脸笑容,蹦蹦跳跳地跑回屋去拿荷包。亦然看着映雪远去的背影,问重忆月:“你这个孩子是不是投胎投到宫里去过?”

重忆月想了想:“应该…有过吧。”

随便找了一个处在太平盛世的凡世降下,先是找了个客栈安妥下,三人才上街市上溜达。映雪下凡次数少,唯有的几次投胎历劫也都不记得什么,因此对街上的形形色色都很感兴趣,完全没有一个五万岁的神仙应有的老练。

见映雪一会儿跑到一个烧饼摊旁问这问那,一会儿又跑到一处卖甜团子的摊旁同一群五六岁的孩子们抢着买丸子,重忆月“唰”地一声打开折扇,眼神有些崩溃:“我不认识她。”

亦然抱着胳膊在一边旁观着,淡淡道:“现在人们不是看不见我们么。”

“…也是哈。”

跟着映雪的脚步走啊走地,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街市边缘。

“有点奇怪。”

“什么?”

亦然侧过身将重忆月护在身后:“还有别的仙家在。”

十亿凡世如此繁多,若是神仙下凡能碰见神仙就不能说是有缘,而是忒有缘。所以一般来讲,神仙下凡若是能遇见不是投胎转世而下凡的神仙,多半就不是来找你喝酒的,而是来找你复仇的。毕竟人间有人间的规矩,神仙若是在这里滥用法术就会遭到反噬,所以一般寻仇的又害怕打不过的都会挑选对方下凡的时候来。这是重忆月总结出的经验,只是没想到亦然也有这种想法。

亦然叫回还不知所以的映雪,三人一起隐退身形,以静待动。

向来对气泽什么的不够敏感的重忆月渐渐地也感到些许他人的气息,开始时并未注意,待得双方距离很近时才突然醒悟。

“是漾儿。”

话音未落,她那本已离开朝阳谷回到轩辕丘已十几天未见的儿子重漾,就本应风尘仆仆却连大气也不喘一口地跑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拉起映雪的手钻进人群里,独留一串飘渺声音:“小雪借我一会儿……”由呆愣在原地的二人回想。

重忆月把握在手里的扇子一收,说了声“这孩子”便现形为一个公子哥儿也钻了进去。人声沸腾间,只见人头,哪里得见那两只狐狸的身影?回过神来,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重忆月傻了眼。

原本还疑惑怎的这处这么繁华,这会儿才知道这是有一座绣楼,又正值阳春四月桃花正开,城里的未出阁的姑娘们便都聚在这里,准备吧精心织绣的绣球投向自己心仪的人,端的是一段段才子佳人的美妙奇缘。

重忆月游历的不算少,看到这架势自然是明白了怎么回事。看着姑娘们手里的绣球,一惊,还未来得及护住头,便被砸了个满堂彩。楼上佳人的绣球源源不断地向下抛着,更有心急的姑娘直接跑了下来。别的姑娘一看这还得了,便都一股脑儿地跑下楼来,抱腰的抱腰,拽袖子的拽袖子,把边儿上期待自己佳人的公子们气得咬牙。一时间,重忆月听得的便都是软软糯糯的“公子”声儿,入眼的都是艳鲜的轻纱细锻,感到的是周围男性羡慕嫉妒恨足以杀死人的眼光。岩峰向外一瞟,见得人群外仍隐了形站着的亦然,额上青筋“突突突”狠狠跳了三下。

然后重忆月就开始感慨狐狸的眼睛怎么这么尖。

然后她看见亦然冲她微微一笑。

然后她就感到自己头上的青筋开始跳了。

得见一女子着素雅纱裙,曳地七尺,罩浅紫色披纱,莲步轻移走了过来,边儿上的人自觉让出了一条路。然后,冷冷淡淡的眼神一瞟犹抱着重忆月胳膊的姑娘们,那姑娘们马上就松了手站到一边儿。女子走上前来,婷婷婉婉地挽住重忆月胳膊。

“你在这儿沾花惹草,倒叫我好找。不成,回家后你得好好补偿我。”

这柔柔软软的一句话,叫姑娘们酥骨,叫公子们失魂,叫重忆月的胳膊在她怀里抖了几抖。

被拉到边儿上的树林里,瞧见周围没人了,二人才现出原形来。重忆月揉揉快僵了的脸,抬头见着亦然正抱着胳膊倚在一棵槐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重忆月撇撇嘴:“都是女的,醋什么。”

亦然“噢”了一声,目光飘向人来人往的街区,淡淡道:“听他们说这城里有个男?馆,那天我也去看看。”

重忆月抽抽嘴角,微抬起下巴冷冷看他:“你敢。”

为什么她之前没有发现这人这么讨厌,并且还毒舌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