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浩的老婆??(三)

  一句话,瞬间将我的千疮百孔的心再次撕开来……

浩他想起来了?我不知该惊喜还是惊惧,却忽然发现浩依然双目紧闭,冷汗淋漓……

“浩……”我试探地叫了声。

“嘶……”脱臼的手传来一阵剧痛,浩修长的手指倏然收紧,眉眼微睁,竟闪过一抹妖异的紫色。

猛然想起,玉林秀大师曾说过,我和浩身上有他解不了的结界,于是,我与浩命运成迷,无人能破……莫不是,我俩身上的封印存在某种关系?

想到此,我闭了闭眼,再睁眼说,他半闭的星眸已不见那抹妖异,只是紧闭的眼角,却不期然滑下一抹晶莹来……人,却已然陷入昏迷……

颤抖的指尖轻轻抹下那滴泪水,喉间像是上紧了发条一般,酸痛得无以复加,我努力眨去眼底不断氤氲上来的雾气,却怎么也抵挡不了疯了一样扑上来的心疼和痛苦……

浩的泪,这是第一次见,不用开口,已经明了,我给的致命伤,已伤入骨血,痛彻心扉,否则,不会失去一切记忆,失去意识后,依然因为我多年前的背叛落泪。

这几个月,这般相处,我自私地想留在他身边,理智的时候,保持距离,迷茫的时候,又不自觉接近他,其实心底很清楚,我是他的劫,也许今生都会是他难解的劫……

“浩……是否想起我会让你痛不欲生?是否你根本不愿再想起什么……原谅我的自私,我只想看着你,就这样看着,哪怕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都好……”

“如果,大师的预言成真,如果,你我真如彼岸花一般见花不见叶……那么……你回复记忆康复之日,便是我了此残生之时……我不会再让你痛苦……绝不会……”

温热的泪一滴滴落在他瓷白的脸颊上,我伸出没有受伤的一只手,轻柔地为他拭去,看着他安静的睡颜,我无声地笑了,手指抚上他梦中依然纠结的眉峰,轻轻揉着……

“浩,不要皱眉,痛苦都过去了,再不会有痛苦了……蓝洛熙就是个混蛋,还是个不解风情的笨蛋,不值得你伤心,更不值得你为他乱了平静生活……忘了吧,即便日后不得不想起痛苦的过往,也忘了熙儿吧……”

胸口好痛,如同潜水多时,缺了氧,肺都要炸开了一般,多年前的那一幕,不断不断撕扯我早已支离破碎的心,那里,哪儿还有半片完肤?早就已经鲜血淋漓,惨不忍睹了……

苦笑……无奈的是,这伤,是自己给的,怨不得别人……怨不得……

抬手,扣上另一只手,猛然一拧,“唔……”我不自觉拧起眉,转了转手腕,脱臼之处已然接好,只是还有些隐隐作痛。

缓缓起身,理了理略有些凌乱的衣裳,这衣裳……紫色?穿在身上略短了些,但大小合适,心底莫名滑过一阵怪异的感觉,却无心追究。

走到窗前,静静凝望窗外,乌云拢了天空,细雨飘摇变成了倾盆大雨,屋子里时不时灌进一阵阵冷风,卷起我自然披散的白发,漫天飞扬……

沿海地区,冬天这样的天气很是常见,潮湿的空气总是阴阴冷冷地叫人烦闷,不过,难得的清净,我大口呼出闷气,空气虽然潮湿,还是给我闷痛的胸口带来了一丝沁人的凉意。

许久,我动了动身子,发觉有些冷了,转身为浩将被子盖严实,不敢再看他,害怕自己继续沉沦,不能自拔。

眼角撇到那一抹翠绿,起身取过,再次来到窗边……

“玉笛,主人就在身边,你还想他吗?”我摸着玉笛冰凉的笛身,抬眼,目光落入苍茫的大雨中,没有焦距,“呵呵,你说是不是很奇怪,他明明就在我身边,我却依然那么想他,想得心都隐隐作痛起来……”

轻叹一声,玉笛不会回答我,而我,亦挥不去心底那份深沉的思念……

抬手,冰凉的玉笛贴上唇瓣,一串清零悠扬的笛声倾泻而出……

闭上眼睛,我沉浸在悠扬的笛声中,每当这个时候,心痛才能有所减轻,这么好听的乐声,是浩赋予的……是浩,那个深爱我的男子……

忽然,一阵轻微地敲门声,我停下,听了听,但闻门外一个熟悉的嗓音道:“少爷?香菊可以进来吗?”

我瞄了一眼床,略一沉思,迅速过去,放下帷帐,自己则也脱了鞋,进了帷帐之中……

第一百九十三章 浩的老婆??(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