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复仇(二)

  宽恕?这个词用在什么事上都可以,但用在人命上……可以吗?我无法认同,我连自己都无法宽恕,又如何去宽恕他人?

“哎……痴儿啊痴儿,难道宿命就该如此?”大师缓缓摇摇头,脸上浮现无限惋惜,呼了声佛号,便端坐不动了。

我等了半响,叫了几声,这才发现大师已圆寂,闭了闭眼,缓缓退出禅房,对守在屋外的行森交代了几句,他一愣,“师傅!”慌忙推门而入……

才步出海会寺,便看到一身鹅黄裙裳的晚儿牵着马,站在坡上,“晚儿,你也来啦?”

五年前,玄烨即位,福临因为放心不下年幼的玄烨,与晚儿在京城郊外住了下来,帮玄烨解决了不少麻烦事和棘手案件。

晚儿冷着脸:“我若不来,你是不是又不打算来见我了?”

“我……”我拧了拧眉,不知该说什么。

“别我我我了,今天说什么你也得跟我走,就算不想见我,好歹也看看裴莫离再走吧?”

晚儿,我不是不想见你,我是怕见到离儿,他现在才五岁,却越来越像他的父亲,每次看到他,我的心就好痛,却又那么舍不得他,这些年来,这种痛苦在每次相见时便撕扯着我,我怕我会越来越舍不得离儿,到时候,我该如何去见浩?

我面无表情,缓缓戴上面具:“晚儿,离儿有你,我很放心,我的事,就快办完了,到时候,我一定好好陪他,就麻烦你继续替我照顾好他吧。”

我转身要走,晚儿一闪身,挡在我面前,哀怨地看着我:“蓝,你什么时候才能听我一句?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难道我们不再是姐妹了?过去那个藏不住心事的蓝洛熙跑哪儿去了?”

我轻叹一身,心软了下来,晚儿,如果让你知道我做这些事只是为了能够早日了此残生,只怕,你说什么也不答应的……

“晚儿,我只是要复仇……你不会希望我痛苦地过一辈子吧?听话,回去吧,还剩四个,只要取了这四人性命,我就回来。”

晚儿认真地看着我,咬牙点点头,侧身给我让出道来,“好,我依你,但你得保证给我活着回来,身上一个零件都不许少!”

我扑哧一笑:“当我是机器人啊,还零件嘞……”

晚儿没有笑,只是看着我,我有些受不了了,扭头牵了马离开……

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晚儿这样用悲伤地目光送我出城,我只知道,一切已经回不到从前,我们……也一样!

出了城,没多久,迎面跑来一人一骑,过了我才发现是上官秋痕,一勒缰绳,马儿停了下来,不一会儿,他就追到了身边。

“熙儿,你这是去哪里?不是说玉林秀大师病危吗?你怎么反倒出城了?”

“哎,你也别去了,大师已经……圆寂了……”

“啊?怎么会这么快?”

“是啊,我也只赶上跟他说几句话,”正说这,一阵雷声劈下,我抬头看了看天:“还是先到前面客栈住下吧,怕是要变天了。”

拿了两间房,要了些酒菜,我并没有揭开斗篷,与上官秋痕一同坐了下来,店里有三三两两的人,不少都侧目偷看我,我并不介意,这一头白发若是让他们看到,只怕就没人敢再看了,而是落荒而逃。

不过对于我灵敏的耳朵,他们的窃窃私语我想不听见都不行。

“这人好奇怪,干嘛遮得这么严实?该不会是官府的通缉犯吧?”

“我看悬……不过……怎么总觉得他这样子……有点熟悉……”

“什么意思?”

“黑斗篷,银面具,腰藏玉笛……哎,你看,他像不像江湖传闻中的铁面魔君?”

“……你说的,是那个杀人不眨眼,雌雄莫辩,行事作风亦正亦邪的……铁面魔君?”那人的声音出现一丝颤抖。

我忍不住蹙眉,杀人不眨眼?是我么?

“恩,像……太像了,传闻他的腰上缠着玲珑鞭,就是这玲珑鞭不知杀了多少人……你看……那不是么?”

“别看了……李兄……我看……我看我们还是走吧,万一他魔性大发……我家可是上有老下有小……”

“哎!你怕什么,听说他只杀反清复明党徒,你又不是……”

旁边一阵奇怪的抽气声传来,我淡淡撇了一眼上官秋痕:“要笑就笑出来,不然就给我憋回去!”

 他神色一整道:“你看你,现在名气都这么响了,听说官府想抓你,又碍于你杀的人都对朝廷有利,不知如何做才对,算起来,你现在也是个让官府头疼的人物了。”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来喝酒!”

上官秋痕一杯酒下肚,问道:“听蝶儿说,你回过美人庄?怎么?找到你要找的人了?”

“嗯,有些线索了。”

“差不多了吧?月明教已经让你弄得人仰马翻,快销声匿迹了,你……有何打算?”

“打算?”我挑挑眉,“说实话,以汤嵘的个性,我不相信他会放弃,我怀疑……他们为了躲开我,另辟蹊径了!”

“你的意思是……他们放弃的只是月明教这个名字而已?”

我点点头:“阿痕,你和蝶儿帮我查查,最近是不是有新的帮派或是不寻常的人物出来活动,还有他们背景我要知道。”

“好。”

“汤嵘那缩头乌龟,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希望会有线索!杀了他,天下就该太平了!”我勾唇冷笑,仰天饮下一杯酒。

他愣了愣,摇头叹道:“熙儿,你……变了好多……”

我挑挑眉,不置可否,反正也不在乎。

“对了,你与蝶儿打算怎么办?”

“这……哎……”

“怎么?都这么多年了,还不定下来,你还要让蝶儿等你多久?”

当初我下山,去给浩上坟时,曾拜托上官秋痕为云蝶治脸上的烙痕,谁知一来二去的,云蝶爱上了他,看得出他已经放下晚儿,并且对云蝶动了情,却始终不肯夸雷池一步。

上官秋痕将脸撇向一边,黯然道:“当初,我已经在大哥的坟前发过誓,将终身为他守灵……”

千篇一律的回答!

我拧眉想了想,道“你的人生已经被家仇占了太长时间,不应该继续被耽误下去,再给我五个月,五个月后,我陪着浩,你去做你该做的事!”

晚儿的回归,救活了福临,天机算是被破了,但汤嵘仍然是大清浩劫最大的变数,只要杀了汤嵘,大清即便会经历一些波折,也不会到动摇根基的地步,那么,大师交给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

我翻开贴身带着的小册子,上面的人名添上了,又被用红笔划去,最后只剩下四个人名:左契,司马南,鬼医,汤嵘。

司马南与左契总是形影不离,如今已经找到左契的下落,正好,可以一次解决两个!

深夜,我站在街头一户人家的房顶上,一头银发已经藏进斗笠中,银面具虽然挡住了风,却让我的脸觉得更冷。

近午夜,等待许久的身影终于走进视线,我冷冷看着他们从面前走过,走入前方暗巷之中,随即施展轻功追了上去,不消片刻,稳稳落在他们面前。

“什么人!”男子低喝一声,声音沙哑如同被砂纸磨过一般粗粝。

“左契?!”我冷冷哼了声,身材短小,声音粗粝,左手多出一指,外号左六指,这人的特征果然特别。

男人一惊,迅速转向另一个男人,那男人拧眉冷冽道:“铁面魔君?”

这人的声音我认得,原来他就是司马南……当年那个绑架我,害我失明,还将我送到月明教在云南总部的那个被称为“少庄主”的人。

我忽然笑了,终于觉得这个枯燥的杀人游戏总算有点意思了,“少庄主,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司马南愣了愣,“你……”

“少庄主好大的忘性……”我缓缓将面具摘了下来……

他又是一愣,旋即想起什么,瞪着我道:“你是……蓝……”

我哈哈一笑,语调轻松道:“对,是我,当年你那么对我,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我曾经在心里发过誓,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将这笔账翻倍算回来……真是巧啊,在这都能碰到你。”

我说得轻松,司马南的眉却近乎拧成了麻花,“哦?姑娘还真是记仇,不过是绑架了你一次,你却将月明教逼得不得不解散,难怪人人都说最毒妇人心。”

“没错,得罪我,你们可就要小心了,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算算时间,貌似差不多咯。”

“废话少说,正要找你算这笔血账呢,你倒送上门来了,今日我我就杀了你,替弟兄们报仇!”说完,他勾爪就攻了上来。

哎,这些人太没创意了,怎么见着我都说这句话呢,我摇摇头,轻轻一闪,躲过他的攻击,瞬间与二人缠斗在一起。

当玲珑剑穿透左契的胸膛,看到他不可思议地目光,我只觉得痛快!拔出玲珑剑,返身挡住司马南的攻击,就听到一声低喝:“司马南!出什么事了!”

熟悉的嗓音让我愣了愣,却让司马南挥掉了斗笠,一头银丝瞬间飞扬在风中,直到手臂传来疼痛,我才惊醒地翻身退出几步……

鲜血浸湿了手臂的衣料,我却无暇顾及,只知道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不……不可能……为什么会听到浩的声音……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复仇(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