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呢?是否也觉得幸福

  我看向云蝶,她依然维持着那份淡然,可是眼里的悲伤却浓得再也化不开了……

我想,我大概找到问题的结症所在了,“都起来!”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先站起来,我蹙眉又说了一遍,大概是我冷着脸的样子有些吓人,她们这才纷纷站了起来。

我缓了缓脸色道:“你们谁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丫鬟们还是都低着头,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我心底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指着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瘦弱的女孩道:“你,说,怎么回事?”

“姑……姑娘……”女孩脚一软,又要跪下去,被我一瞪,这次勉强撑住双腿。

“蓝,别问了,我没事。”云蝶连忙拉住我的手

我安抚地拍拍她的手背,目光犀利地射向那女孩。

女孩瑟缩了一下,这才颤巍巍地道:“昨……昨日,小姐房里一个新来的丫鬟在小姐取……下面纱时,被吓到……不不不,不是小姐……是她自己胆小,自己吓自己,惊叫了一声……这才惊扰了小姐,少主知道了,便将那丫鬟……”

女孩低着头,浑身都在颤抖,偶尔微微抬头小心翼翼地看眼云蝶,说话也是小心翼翼地,说到这里,便不敢再往下说了,显然被吓得不轻,夏侯澈究竟干了什么?

我拧起眉毛:“夏侯澈怎么她了?”

“少主他……他……”女孩忽然扑到在地连连磕头,泣不成声地求饶:“姑娘请不要再问了,奴婢真的不敢说,姑娘饶了奴婢吧!”

“好了好了,你快起来,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都出去吧”我心里堵得慌,也怪我,竟然疏忽了这么大的问题。

其实,不用那女孩说下去,我也能想的出来,那丫鬟一定为了那一声惊叫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以至于将这些人吓成这样。

夏侯澈!亏我还以为他是智慧一族的,竟然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他这不是在帮云蝶,他这样只会让云蝶更加自卑更加伤心!

不管我们如何心疼云蝶,也只能用时间来平复被毁的容颜对她造成的伤害,只有她自己接受了这样的容貌,她才有可能倘然地面对世人的目光,而世人异样的目光就是她尽快接受和习惯这个伤害的催化剂,结果只会有两个极端,要嘛久了便不在乎了,要嘛生出怨恨情绪,厌世厌己……

这是个时间问题,不能用效率决定,夏侯澈想用惩罚下人的方式来杜绝异样的目光对云蝶造成的二次伤害,却不知,凡事皆有两面,对于他来说是在保护云蝶,然而对于云蝶,对于一个正处于绝望边缘的女子来说,无形中,他却传递给了她这样一个概念:世人对她丑陋容貌的唾弃和惊惧是不可能消除的,强权之下她才有抬头做人的可能……

这不是在把她往绝望里推吗?

看看云蝶萎靡不振的模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心底暗骂,虽然我也明白,他这是爱妹心切……可是,我就是觉得不能原谅,因为这一次,他很可能将我这些天努力的成果给毁了!

“丫头?”我拍拍她的手背,“丫头,你听我说,你大哥这么做的方式也许不对,但他那也是太心疼你,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子,你应该能明白他的苦心对不对?”

她轻轻点了点头,神情却依然悲伤。

我长出一口气,继续轻声说:“丫头,我记得你很喜欢珍珠,你说珍珠华贵洁白,纤尘不染,是世间最高贵最干净的东西……你可知,它却是蚌贝一生的疼痛。”

云蝶终于抬头看我,悲伤散去些许,眼里多了些许疑问。

“蚌贝在张开贝壳之时,难免会有些沙粒掉入其中,那么柔软的肉怎能承受与沙砾的摩斯?母贝为了减轻痛苦,便不断分泌出一种物质,将沙砾一层层包裹住,渐渐地,便温润出了高贵美丽的珍珠,这就是它面对伤害的回报。”

她依然看着我,眼里开始出现泪光,一闪而逝,我知道,她也为这个故事所感动了。

我又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都是我们还有你大哥眼中最美的那颗珍珠,因为,珍珠的诞生不是为了忍受疼痛,疼痛的珍珠是为了获得新生……丫头,我们都在等待你重获新生的那一天,因为不是你需要我们,而是我们大家都需要你,你明白吗?”

她轻轻地抽泣了声,缓缓道:“蓝,谢谢你,虽然,我还无法立刻明白你的话,但我明白你在为我担心……有人关心……真好……”她带着泪,虚弱地笑了:“别担心我,我会好起来的。”

我也笑了,虽然她哭了,但能哭出来,说明她的情绪总算好了些,只要不影响到认祖仪式的举行,其他的,日后慢慢来,总有一天她会好起来的。

待云蝶情绪平复了些,夏侯澈也来了,他说:“蝶儿,来,随大哥到外面来,仪式该开始了。”

我扶起她,对她肯定地点点头道:“去吧,这不是你一直梦想的一天吗?快回到属于你的家吧。”

她笑了笑,缓缓转身,将纤手放入夏侯澈宽大的掌中,任他将她牵往回家的路……

这一刻,我忽然有些感动,眼圈也忍不住有些发热。

裴毓浩环住我的腰身,让我靠在他的胸膛,轻轻在我耳边问:“熙儿,怎么了?”

我看着远去的背影,轻轻答道:“蝶儿寻家的路那么艰险,也许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遍体鳞伤的情况下找到亲人,但至少有一点我是肯定的,当她将她的手放入亲人温暖的掌中的那一刻,她漂泊的心,终于有了停靠的港湾,那种幸福,那种安心,是再狰狞的伤口也夺不走的,不是么?”

耳边传来裴毓浩的轻笑,他抬手刮了刮我的鼻子,戏谑道:“原来我的熙儿也是如此善感之人,那么你呢?是否也觉得幸福和安心?”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呢?是否也觉得幸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