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养伤的日子(三)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怎么还是觉得怪怪的呢?“都什么配方我看看……”

“给你看你也看不懂。”

“谁说我不懂了,一般的解毒草药我也认识。”

“都说了是一般的你认识,你现在喝的是不一般的……”

“我不管,你不让我看,一定是做贼心虚!”哼,一定是,看看她每天看着我喝下药的眼神就知道了,欺负我现在弱,没办法查……等我好些了,一定把你陷害我的小辫子揪出来!

“你才贼呢,好了好了,不许跟我闹!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再调养个一个星期我就允许你下床锻炼,现在你的体力可不允许你胡来,听到没有!”

说完不顾我虚弱的抗议,硬是把我按在床上,然后,盖好被子。

我这身体,现在还真是沾不了床,床上好像被施了什么魔咒一样,身子一躺上去,就开始犯迷糊……

这不,还没和晚儿说几句话,眼皮就开始耷拉下来了……

哎……真的好讨厌睡觉啊……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蛮感谢可以睡觉的……因为,听晚儿说,那个大冰块济度和花心大萝卜常阿岱常常来看我,不过很不巧,基本上我都在昏睡当中……嘻嘻……

大雪,一场接着一场,越下越大,空气也越来越冷,我的体质,原本还是比较抗寒的,现下,却像个体弱多病的病人,屋里少一个炭盆都不行,晚儿知道之后,时常会来陪我睡。

我知道小皇帝和晚儿他们正在调查扶桑的事,我几番想要询问,却终是不知如何开口……其实事后想想,我这根本也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直接问了,也没人会怀疑什么,毕竟我也是因此事而受伤中毒的。

转眼,来清朝的第一个年,在我的伤痛中,枯燥无味地过了,我总嚷嚷着无聊,总觉得这个年过得,就跟没放糖的咖啡一样,又苦又难喝……

晚儿有时候会带我出去走走,但我总是体力不支地被扶回来……说实话,有生以来,我还从未如此虚弱过……都是拜扶桑所赐!

想到这,我忍不住还是问了晚儿:“那天行刺的人是谁呀?查出来了吗?”

晚儿扭头看了看我,那眼神,带着探究:“你不知道是什么人?”

“我知道还问你做什么?”

“呃,那你怎么会走神,还中毒?我知道你几乎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的,总得有什么理由吧?”

我说美人呐,你这洞察力不要这么强拉,我会怕怕的……

我不正经地笑道:“你没看到那人长得很美吗?比女人都美,嘻嘻……我这也是一时不备,让他给电到了嘛,谁知道他动作那么快啊。”

晚儿对着我的脑袋又是一个大爆栗,低声叫道:“哇靠,别跟我说你喜欢那种类型的!你已经够像个男人了,再找个像女人的男朋友,还让不让人活了?!”

哇……好痛……&gt_<……

“不要这样暴力嘛,我是病人耶……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谁跟谁是男女朋友了,脑袋瓜里都想什么呢!”

“哼,看在你还没恢复,就不跟你计较了!”

呜呜呜……到底是谁应该跟谁计较啊……这个暴力的冒牌淑女!!

“好啦……”我一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窝囊表情,可怜兮兮道:“美人,你就告诉我吧,我好奇啊好奇……”

“嗯,好吧,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想知道什么说吧。”

“废话,当然是都想知道啊……”

晚儿懒懒地斜着我:“白眼狼,态度!”

靠啊,什么态度,我看你的态度才像狼呢,典型的母狼!

不过还是不好得罪她啊,我只好软着语气道:“好啦,晚儿,我道歉……我总得知道到底是什么……兔崽子,”我将这三个字狠狠咬在牙间,“害我这么惨吧?!”

晚儿听完,咯咯咯笑个不停,说实话,晚儿要是笑起来,是个男人都会神魂颠倒,就像个可爱的精灵,淘气而可爱;其实,就是她微笑着或不笑的时候,也很美,像落凡的仙子,恬静优雅……

可惜啊,她那隐藏在身体里面,特别是面对我的时候,爆发得特别厉害的火爆性子,就让人有点不敢恭维了……

“蓝,就算你知道了又咋样?就你现在……”她戳了戳我绵软无力地胳膊,戏虐道:“别说他们那帮乱党了,就是青绒那丫头一只手都能把你撂倒!”

“喂!”我跳起来,立刻又跌回床上,“就算我现在不行,迟早会恢复的啊,不许小看我!”我冲她挥了挥拳头,当然,也不像过去那样虎虎生风了……

晚儿转过身,侧躺在旁边,伸手为我盖上厚厚的软被,笑道:“好了,逗你玩儿呢,还那么要强!跟你说吧,那帮人是反清复明组织的。”

“嗯?反清复明,这个我知道,好像在清朝初期一直存在的组织,对了,南方到现在好像还有很多反抗的汉族民众吧?”

“是啊,不过清初的抗清组织很多,组织者各不相同,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力量,只能做些小动作,较危险的组织,号称朱三太子领导的抗清组织还没这么早出现,不过不能排除红花会是他们的萌芽时期。”

呃……什么红花会?怎么感觉在哪里听过……

第二十八章 养伤的日子(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