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四十二

  在三天后男人才准备带我回去,这时候我的心中一阵激动。

可是当我们真正走在了街道上的时候我的心情却异常的低落,因为在我们两人出来走到这条街道上后,男人就一直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这让原本想要假装被人群冲散实而为了逃脱的我情何以堪。但是很快我就恢复了过来,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过能在第一关就通全关,之所以情绪低落只是对于男人谨慎的行为感到不爽罢了。

我带着男人打车到了高级公寓区,昌南住在二十三号楼,男人让我走在后面给他指路,我不明白他这么小心翼翼是为了什么。在不算狭窄的楼道中男人按下了我家的门铃,然后房间里面变传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时候会有谁啊?”这是昌南的抱怨声。

洛河的声音:“会不会是任务?”

昌南的声音:“应该不是吧,我告诉过吴老头不要再送任务来了的。”

洛河说:“去开门。”

昌南说:“你去。”

然后气氛僵持住了,我的眉头跳了跳,又跳了跳,心说完了完了,我之前还给男人说我家只有一个姐姐来的,现在TM出现了两个男人的声音,caoTM的更郁闷的是这两个人居然不开门。他娘的这下栽了,想不到我英明一世居然栽在这两个二货的手里。

我转头结结巴巴的相对男人解释些什么,却见到男人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我,满脸杀气。我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男人猛地一挥手卡住了我的脖子,冲了下去。我的嗓子被他卡的一阵生疼,也不管这人会不会杀人灭口什么的,抄起嗓子就喊:“cao你妈的**你俩白痴救我啊——”

然后我的头猛地一痛,整个世界顿时在我的眼前翻来覆去的倒,我晕晕乎乎的站起来,恍惚中我看见一个男人半跪在地上手中托着一个女人的身体说:“放心,你不会死的。”然后我的整个视野“轰——”的一声仿佛燃烧了起来一般灼热,我看着这个男人手中的女人,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暖意,我下意识的朝这个女人走去,哪知脚下一脚踏空猛地栽了下去。栽下去的瞬间,我想,这下是真的栽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昌南那张乐呵呵的脸,我眨了眨眼睛,心想我没死啊,我真的没死啊。我捏了捏自己的脸,有掐了一下大腿上的肉。

“嗷呜~~~”妈的,痛。

昌南在旁边很乐呵的看着我,我说:“cao你妈,看我这么狼狈你很开心?”

昌南摆手说:“没有没有,就是略微的有点欣喜。”我的脸颊抽搐了一下,心说这有区别吗,但还是果断的将这个话题打住,因为我不能摆正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子。

昌南问我:“你这两天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同学和小允他们都没有见到你。”我说:“靠,见我这样就知道了吧,再说了难道那个男的没被你们抓住吗?不会拷问拷问他啊?!”

此时昌南的脸色微微的有点古怪,我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怎么这样一副表情,对了那天你找我好像挺急的,看样子现在没事了?”

昌南呵呵一笑说:“真难得,那天我着急都听的出来,居然记到现在,我好感动啊。”我听到他的前一句话撇了撇嘴想,就你那焦急的语气,恐怕只有傻子才听不出来,但听到他后面的话顿时深深的觉得我还是闭嘴比较好。

昌南这时候又说道:“你刚才说的男的,是不是他?”我测了侧身体,露出了在大厅中五花大绑的一个晕迷不醒的男人。我偏过头瞧了瞧,忽然觉得这个角度好象不对,为什么我会看到大厅中的人。

我动了动身体,然后做起来,挠挠头,然后被痛的龇牙咧嘴:“我cao你妈的昌南,咋把我房餐桌上。”

昌南朝我尴尬的笑笑:“别介意别介意,房间里面出了点小问题。”

我骂他:“小问题,那我房间呢?”

昌南灿灿:“小问题小问题。”

我叹了口气:“好吧小问题,那这段时间我睡哪?”

昌南猛然抬起头看我:“你打算回来住了?”

我点头:“嗯。”点头的动作让我的脑袋一阵晕眩,我皱眉,那感觉就像脑浆也要被甩出来了一样。

昌南看到我点头,就笑,他说:“没事没事,我把我房间腾出来给你。”

我皱眉:“那你住哪?”

昌南说:“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小亍终于长大了,终于知道心疼师兄了,哈哈哈哈。”

我白了一眼笑的跟白痴一样的昌南,眼角督过站在一旁不语的洛河,心想,为什么他不把房间让出来。没办法,他不算是我的家人,就算他是昌南的弟子也没用,我实在很难对他生出好感。

昌南看到了我的眼神,于是就说道:“小河啊,现在我也要住客厅了,我们两个现在可是同病相怜了啊。”我眨了一下眼睛,自知这是昌南特地说给我听的,但也不由一阵无语。

高级公寓的房子可是很大的,怎么可能却房间到这种地步,房间里面到底住了些什么人啊,还得让洛河把房间让出来。

洛河站在旁边安静的不想话,但此时好像也实在忍不住了,他说:“你们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个,他怎么办?”他朝地上的这个男人抬了抬下巴,地上被五花大绑着的男人仿佛有所感悟一般的畏缩了一下。

昌南说:“怎么办,你说吧,反正把他带回来的也不是我。”他看着我,洛河也立刻看想了我,这让我油然生出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我喜欢这种决断一切的感觉。

我说:“他么——”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审判他,昌南这时候插了一句话进来:“要不杀死他,我刚才看见他可是对你下死手了的。”我一听立刻摇了摇头,杀死他没必要,更何况之前在他们那群人的地盘的时候要不是因为他,估计此时我的不是缺了胳膊就是少了腿的。

“啊啊啊啊——好爽啊——”

这时候原本属于我的房间的那间房间门被人打开了,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传来:“那边的那个人,别装睡了。”

我诧异的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顿时我就更加惊讶了,是正在伸着懒腰的潘将军。我疑惑的看相昌南,不大明白为什么他会在这里。昌南对我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我叹了口气,我忽然不想住在这里了,但是想到昌南如果听到我这样告诉他后的失望表情于是决定,不管怎么样至少先住两天再说。

不过我对于潘将军刚才说的话比较疑惑,什么叫那边的那个人别装睡了,这里有谁在装睡吗?但是只是一瞬我就反映了过来,潘将军说道是那个男人,那个被我带来又差点杀了我最后被昌南他们抓住的男人。

男人显然也发觉了自己被发现没有昏迷的事实,缩着身体睁开了眼睛,我看着这个在地上躺着的男子心中莫名的一阵好心情,就连这段时间在那群人的地盘受到的憋屈也一散而尽,只是偶尔想到在那里几个死去的人的视乎心中还是不由一阵不舒服。

---

在废弃了的学校的操场上,野草疯狂的长长,足足长到了一个成年人小腿处。一个小男孩在草丛间走着,嘴角勾着迷离的笑,高高的野草在男孩的腰间婆娑:“我只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罢了,为什么他们一个一个都不愿意放过我?”他轻声说着,像是对声旁的那个男人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身边的那个男人的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伤疤,整整从右眼眉骨处整齐的切到了左边的嘴角,狰狞异常。

刀疤男没有说话,只是昭烈守在男孩的身边,听着他的牢骚。男孩蹲下了身体,然后在野草之间笼起了双手,一直墨绿色的巨大跳虫在男孩的手中怎么也跳不出去:“刀疤,你说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了呢?我本来还以为他会来接我的,为什么他没有来呢?”

刀疤男依旧安静的陪在男孩的身边,一步一步的跟随。

男孩说:“刀疤,如果你是我爸爸就好了,所有人里,就你对我最好了。”

刀疤的喉结动了动,一声含着泪的声音被哽咽在嗓子里,可是男孩没有听到。

---

“爸,妈。”

餐桌上一对食不知味的父母抬起了头,看相自己杰出的儿子,父亲抖了抖唇,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他怕听到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答案。到时母亲迫不及待的开了口:“光军,雪儿呢?找到雪儿没?”她焦急的表情让她略显苍老的脸微微的扭曲。

刘光军强忍着心中如针扎般的心痛感对母亲说道:“妈,对不起,雪儿她,我好没有找到。”他忍不住低下了头,因为欺骗自己父母的羞愧加上妹妹的死亡让他真个人都几乎快要崩溃了。

二百四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