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百三十四

  周围的众人惊愕地看着女子,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无耻,还有一些人则看着少年想,这下你得怎么办。

少年一步一步的靠近女子,强大的威压压得女子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可在反应过来后她不由涨红了脸,张口就准备骂。可是少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少年走到了女子的身边,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太阳,阴影打在了女子的身上,他突然伸出手掐住了女子的脖子,一用力竟然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女子惊恐的看着少年,眼里还有一些愤怒,她想要骂少年,可是声音都被卡在了喉咙里,发出来的只是一声声听不懂的“咯咯”声。

很快女子近乎气截了,她挣扎着扭动着身体,眼中透着一股子哀求。

“呜——呜——”

警车的鸣笛,看起来是有那个好事者报了警。

少年皱了皱眉,心想太麻烦了,于是便松手放开了女子。女子已落地便快速的远离少年,在一个比较远的地方蹲着咳嗽了起来。少年冷冷的看着女子说:“你知道该怎么办的,如果热了麻烦,我会杀了你。”他眼中的倨傲毫不掩饰,一抹深红在他的眼中流转,透发着杀意。

女子惊恐的看着少年,还有怨毒。

不远处警车上下来了四个警察,他们皱着眉头,仿佛有点不耐烦:“怎么回事?谁打电话报警的?这不是没事吗?”

女子看到有四个警车下来了眼中猛地露出一股欣喜,连忙跑到警察旁边,抱住了其中一个年轻小警察的脖子,很委屈的说道:“警察哥哥,就是那个男的打我。”她指了指少年,她狠狠瞪了少年一眼,眼中有着得意和恨意。

少年猛地一眯眼,杀气弥漫而出。

年轻警察毕竟是年轻,更何况还有美人在怀,此时已经是心猿意马,摸了一把女子的臀部后大声的道:“是谁?是谁欺负的你,让我来教训教训他。”但其他的警察可没有在这个年轻警察这样莽撞,在这浓郁的杀气弥漫而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这个少年绝对不是好热的货色。

再听到年轻警察的话后他们都忍不住摇了一下头,像年轻警察这样莽撞,可真不行。

女子听到年轻警察要替自己报复少年心中顿时一阵得意,看着少年的眼神犹如在看一条死狗。她说:“我要他死。”

四个字,整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惊愕的望着她,女子却很享受这样被人瞩目的时刻。

“你疯了吗?”年轻警察毕竟不是白痴,他听到女子的要求后也是一愣,然后猛地推开怀中的美人骂道。女子却不以为意到:“是他先违法的,我要他死也没什么不对,反正可以说是自卫杀人的对不,你们也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警察们脸色古怪的看着女子,眼中的厌恶毫不掩饰,就连年轻警察也是厌恶的拍着自己的身体,好像在害怕自己的身上会沾上这个白痴的味道。

---

女子被所有人讨厌了还不自知,仍旧在做着这个她讨厌的人会被杀死的春秋大梦。

年纪稍长的警察厌恶的看了女子一眼便领着另外三个警察走到少年的面前说道:“小兄弟贵姓啊,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少年淡淡的看了警察一眼说:“这个女人惹事,我想这里应该是有录像的吧,你们自己调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女子一听少年怂恿警察要调出录像来看,心中不由一阵愤怒,此时她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了,张嘴酒店大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算是什么东西,录像带这种私密的东西也是你这种下贱的东西可以看的吗,我呸。”

少年冷冷转过头不去看她,警察听到女子的叫骂声心中越发的厌恶起这个女子起来,但是这件事毕竟没有这么容易完,一个警察强忍着心中的厌恶走向女子问道:“你好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见少年不答理自己心中愈发不爽,刚想在骂两句过过瘾便听见警察和自己说话。女子这可谓是愚蠢至极了,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没有听出警察对她的不喜,居然还反过来耻高气昂的看了少年一眼,这才对这个警察轻声细语的说道:“我叫徐露露。”我娇羞的看了年轻警察一眼,还给她抛了个媚眼。此时她是这么想的,就算是调出了录像带又怎么样,反正她是没有错的。

年轻警察见女子朝自己抛了个媚眼,又想到之前她的一系列彪悍作风不由胃里一阵翻滚,皱着眉赶紧躲到了老警察的后面。老警察哭笑不得的看着年轻警察,心说你怕她做什么,一个女人而已,又不会吃了你。

---

昌南打了个电话出去,没有耽搁,我们立刻出门。

在车子上的人不只我们几个,除了我、昌南和洛河还有五个武装警察。我问昌南为什么潘将军不再,昌南说,你就这么看得起潘将军,人家嫌麻烦溜了。我说:“哦。”

昌南问我:“你平时不急不躁的怎么这次这么急,难不成是想报复那伙人?也不对啊,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报复心里这么强啊。”

我说:“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就是看他们不顺眼想弄死他们罢了。”

洛河说:“罢了?”

昌南说:“少骗我了,你能骗得了那个白痴可骗不了我,我可不相信你会拖着半死的身体就因为看人不爽。”

我说:“我是该说你是老狐狸呢,还是什么。”

昌南做势要打我,我躲了一下,说:“应该没什么吧,就是我看那个小男孩很不平凡,对他……我很不安。”

昌南疑惑:“不安。”

我点头:“嗯,而且他的气息很奇怪,我觉得很熟悉,但又不熟悉。”

昌南说:“你说清楚点。”

我瞄了一眼坐在车子外面的几个武装警察压低声音道:“应该不是气息,是气场才对吧,就像师傅的一样。”

昌南的脸色猛地变了:“真的一样?”

我说:“不是一样,师傅的是天蓝色的,是包容,可是那个男孩的是明黄色的,就像”我比比划划了半天,最后才干巴巴的道:“就像皇帝穿的龙袍上的哪种颜色。”我看见昌南和洛河两个人皱起了的眉又补充了一句:“不是电视里面的那样,就是很尊贵的那种颜色。”

昌南和洛河两个人被我说的二仗摸不着头脑,但是很快便调整好了,没有在这上面继续纠缠。昌南又问我道:“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和师傅的一样的吗?”

我挠挠头,摸到了缠在头上的绷带心中不由一阵痛苦。我说:“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很多地方都很想,可是当我想要仔细去想那了像的时候,突然又觉得不想了。”

昌南用手揉了揉下巴喃喃自语:“这样啊。”然后他又打了个电话给什么人,接着载着我们的车子渐渐慢了下来,不久又有一辆车快速朝我们驶来。

昌南命令武装警察把车子停下来,同时后面的车子也渐渐停了下来。昌南领着我们朝那辆车子走去,果然是昌南叫来的。

车子上面的又是五个武装警察,但是从表面上看就知道这五个要比之前那五个要强上十倍不止。我心中暗叹一声,昌南你究竟有多大的能量,仅仅一个电话就能叫来这样程度的警察,而且还是五个。

可是很快我这样的感慨就被苦逼给淹没了。我看着昌南笑呵呵给我递过来的东西说:“不用了吧,没不要吧,反正这么多人。”

昌南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说:“你看我受伤了。”我指了指脑袋。

昌南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说:“很痛的,而且很重的。”

昌南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无奈:“好吧。”

知道昌南给我的是什么吗?是防弹衣,他娘的防弹衣,厚实的不得了的防弹衣,还有那个重的不行的防弹帽。我说:“至于吗?”

昌南说:“至于!”

洛河说:“至于!!”

我们在男人的带领下很快就找到了根据点,这样拐来拐去的地方可是真的很不好找啊,我忽然想起自己就因为一点事故就碰巧闯了进去心中顿时感到万分无语。

昌南拍拍男人的肩膀笑呵呵的说:“就是这里,我们从那里突袭最容易抓住龙头?”

龙头就是鱼钩子的老大。

男人小心翼翼地说:“从那件大点的房子里,里面就三间房间,里面又一间是那小子的。”我撇撇嘴,心说前些天你还叫他大哥来着,这会儿就成那小子了?

昌南拍了拍他的肩说:“放轻松,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说完对他露齿一笑。我无语。

我们小心翼翼地藏在门口,昌南怕我太外行弄出声响会出意外,于是就把我感到了车上。我骂他他就说:“你懂个啥,这要是出了岔子有你受的,再说我这也是为你好,你看你这一身的伤,等我们抓住了这伙人你要是一个激动那还不得把他们往死里整,要是这样也就算了,万一人真给你整死了那咋办。”

二百三十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