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两百一十

  黑暗中隐藏着一个阴笑的女子,本是绝美的身段此时却觉得不堪入目,耳边残留着那人失望的声音以及警告,她觉得嫉妒,疯狂,杀了那个臭女人,她的心中咆哮着,不管怎么样都要杀死她,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摇曳的灯火找不到她决然疯狂的面庞,阴狠毒辣的目光却能穿透一切,她要毁了关于她的一切,就算是同一个宿舍又怎么样,谁让自己不能写出她的名字,谁让那些人不巧和她一个宿舍,要怪就怪那个女人吧。

眼角掠过的幽光,她仿佛看见了飞溅的鲜血和那个女人凄厉的哀嚎,张狂的笑了。

王老师果然是喜欢郑东的,这不止是从她对郑东的言行举止中看出来,实际上她简直就差在脸上贴一张老娘中意郑东的纸条来,尽管这件事是显得如此的不可思。

在场的人向来是全部都看出了吴老师这无法理解的心思,瞧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无比奇怪,当然是凡从来不包括在普通人一列。

人各有志恐怕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否则别看王老师长得这么成熟,但其实还是个未婚女子。真难以想象,我心里还想着这姑娘不会是闺中待嫁而未嫁,寂寞了才看上郑东的吧,那这小子还真TM幸运,毕竟王老师的美貌是没话说的。

徐泥也是看出了王老师他们二人之间的嫌隙,虽然这嫌隙可能只存在于王老师一边。她用一种和难以置信,还有点震惊的目光看着王老师。王老师却是毫不在意,仍是笑得风中和煦,兀自对郑东说着什么,完全无视一屋子人包括郑东自己满脸黑线的表情。

我悠然的看着他们二位,虽然有点对不起郑东,但是为了我下半辈子的美好生活稍微委屈他一下也不算什么。更何况王老师长得这么漂亮,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委屈了谁。

郑东倒是愤愤不平,但也是无可奈何,一边为我小心翼翼的向王老师套着关于林语的有用信息一边不着痕迹的朝我使眼色。我微微挪动了下位置,心说对不起了郑东,不是我不帮你,是我没有看到你给我的打的手势。郑东心中绝望的哀嚎,做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过河拆桥说的就是这种人,还TM是最无耻的一边过河一边拆桥。倒不是郑东觉得王老师不漂亮,而是之前就提到过了,郑东不太喜欢姐弟恋。

王老师听到郑东总是向自己有意无意的大厅林语心中不禁闪过一丝黯然,涩然一笑,这样的小孩可不就喜欢容貌娟丽点的吗。像是有丝丝凉意爬过心底,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凉风卷起,包厢内的帘子募得摆动了一下,却没有吸引人们的注意,除了我。我看到窗外一个影子停顿了一下,然后如燕一般的掠走。我站起来走过去,无视其他人诧异的目光。撩开帘子,下面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有大声吆喝的小贩,也有呼朋唤友的学生,他们在那一条街上满拥挤的走着,脸上清一色的是不耐烦和焦急的神色,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异样。

“怎么了?”郑东突然叫了一声。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却看到他一边问着一边朝我这里走来,然后在别人看不到的地发给悄悄递了个感谢的眼神给我。我正迷惑间,想了想却也是明白了,想来是这小子被王老师逼得实在不行了,看到我的举动还以为我是故意给他制造机会结束这段停不下来的谈话。

想到这里我算是清明了一下,张张嘴本来是想要给他解释一下,但出了口却变成了:“没什么?好像看到了个熟人。”熟人?!真TM放屁,这可是四楼,因为看到熟人特地走出去看,这话说出来了鬼才相信,又不是喝多了。

郑东说:“熟人?你喝多了吧。”

我说:“服务员小姐,在上两瓶啤酒上来!!”

他们几个人开始吃饭喝酒,你敬我我敬你的,还必须全部喝完。我也开始吃饭,郑东的那个中学同学和哥哥过来给我敬酒,我微微抿了一口也就拒绝了,他们也就作罢,然后继续灯红酒绿。

看到这样的一幕我却融不进去这让我着实有点无奈,我忽然有些感慨,或许如果没有昌南,在这个世界上兜兜转转的我也始终只有一人,一股浓浓的惆怅感就从心底升了起来。但是转过头又看到一旁同样无法融入的,一直以来表情都淡淡的是凡我刚刚油然而生的惆怅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恐怕他比我还不如吧,对于他来讲的“昌南”恐怕也是没有的吧,真真正正的是一个人,我思考了一会儿,结果发现我果然无法体会那种感觉。

我三两步蹭到了是凡那里,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不知道想什么去了,但我却自动把他刚才头来的一眼翻译成了:“你怎么了?”

我像是在回答他又像是在回答自己,我说:“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是凡没有再看我,只是瞳孔扩散的好象没有焦距,在想着什么。但我仍是自动把这样的举动翻译成了:“不好的感觉?什么感觉。”

我说:“我也不知道,总之感觉非常糟糕,糟透了,刚才还出现了幻觉了,我总感觉有人要死,这种感觉可不多,最严重的一次我最重要的人离开了我。”

是凡转过头又看了我一眼,这次我没有翻译出他的意思,因为他眼中的瞳孔没有扩散了,而是凝聚成了一个点,在那点的中心,是我。

他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依旧是那种低沉的音线,缓缓而又舒适,说完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上。看到他这样的举动我不由楞了一下,顺着他的实现看过去,那是一部手机,是凡的手机。

---

事实上辜亍并没有看错什么,他也的确看到了熟人,不是出现了幻觉。而且辜亍的预言也的确很准,有人要死了。

寒冷的日子,白天总是短暂的,天空枯叶一样的黄,晃花了人们的眼。洛河在饭店最不起眼的地方吃饭,并且快速的恢复者体力。他半眯着眼,像是在假寐,然而事实上他的耳朵眼睛从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他知道就在自己的正上方许多远有自己的小师叔,因为看到他的缘故自己的速度居然停顿了一下。

回想了一下在整理装备是查看的有关信息,虽然还不知道这次的猎物究竟是谁,但是所处的方位也是知道了的,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的取走这六个少女的性命。

枯黄的天空闪过一丝阴霾,一道白亮的光隐隐的跳动了一下,但却仍旧不动神色,在未知出有未知的生物,可能是其他的猎物,也可能是盯上了同一个猎物的猎人。洛河咧了咧嘴叫,眼中划过一道冷冽的光。

---

新闻里面报道称,已经三天连续杀人魔王没有动手杀人,这可能是一个好的开端,或许这件事件会就此结束。还说请广大市民放心,即使他没有再作案警方也是不会停止捉拿要犯的。

潘将军好笑的关了电视,对昌南说:“我知道了,名单我都已经列给你了,用不着你用这种无聊的手段来提醒我。”顿了一顿他又道“这个时代活着的人类可真是奇怪,都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也能叫好的开端,那他们要怎么样才算是不好,再说了很多人的尸体他们都没有找到就这么放话出来未免也太自大了,捉拿要犯?哼哼。”他的语调奇怪,像是嘲讽,又像是不屑,又或许两者都有。

昌南说:“他们这么做也是无奈,要不是不知道哪里出了篓子让这些事都泄露了出去也没有必要想外界解释这么多吗,倒是这群人这么唯物主义也真是,想来那既具尸体也正在让人研究了吧。”他嘴里发出了“啧”的一声,然后对潘将军下了最后通牒“限你三天之内把小亍的房间弄干净。”

潘将军说:“不然呢?”

昌南说:“小河怎么还没有回来。”看表。

杀人任务啊,昌南有些感慨,原来洛河也已经成长到了可以接杀人任务的时候了啊,想起自己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人任务吧,可是满是罪恶和阴谋。那个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才能有这么大的变化,早就不知到了当初的样子,或许十年前的事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

想着,他想,他恐怕还没有放弃寻找那两样东西吧,拥有了就能掌控人类生死的东西。

---

在枯黄的暮光中,男子沐浴在天地间,柔和的光洒满了他全身,带着逆光让人看不清样子。此时的流光军身陷在挣扎之中,究竟是死去的人重要,还是活着的人重要。

可爱的妹妹生前活泼的脸和死去是安逸的脸在他的眼前跳动,然后又转变为已有些年迈的父母,轻唤一声:“光军。”祈求的面庞让人揪心。流光军的眼中划过一道异彩,决然的眼神让他看上去更加的硬朗,就像是战场上屹立不倒的一名老兵。

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查探着杀死妹妹的凶手的信息,为此他连工作都不要了,还聘请了一位私人侦探。今天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这位私人侦探频繁出入和自己同一栋公寓的一家人家,和他们交谈的内容让人摸不清头脑,偷偷跟上的时候从这位私人侦探和别人通电话时得知,恐怕住在这公寓内的某个人,就是杀死他妹妹的凶手。

不能让别人在卷入这件事了,妹妹的仇应该有我来报,只要杀死那个公寓里的人就行了,那样妹妹就能安息了,只要在杀死那凶手的同时将妹妹火化,天上的妹妹一定会高兴的。

刘光军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嘴角拉出一道诡异的笑。

两百一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