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两百零八

  我回到宿舍,里面此时人也显得很齐,当然一般都是见不到人的是凡不算。我一进宿舍,郑东就拉过我,经过潘允那里的时候我显得很是疑惑,潘允的状态不太对,脸色黑青黑青的,眼眶也有点黑,看上去像是跟谁打了一架。

潘允居然跟人打架,大新闻啊,不可思议啊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人。再者他居然打输了,不可思议,难道辜水委托人这种称呼只是说说的吗,再再者,想潘允这样一个杀人不动手的人居然用拳头跟人解决真是不可思议,在我看来他还是手拿一瓶毒药微笑的对别人说:“来,喝下去,没毒的。”这比较合理。

郑东也奇怪的看了潘允一眼,但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拉着我走到阳台那里很斟酌的看着我,犹豫。我抬抬眉毛,不明白现在人都是怎么了,怎么个个都不对劲了,郑东居然也会犹豫。但是看到他小心斟酌着话语,并且是不是回头看一眼里面坐的很平稳的周杰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感情周杰是忍不住想要问我我那个可以告诉他的线索。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之后我便显得无所谓了起来,老神在在的看着窗外的风景,郑东显得十分纠结,加在我们两个中间他也确实听凄凉的。我有些好笑的想,我本来还以为周杰至少还能在坚持个一两个星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耸了。

原本的打算也是过段时间在告诉他的,再加上突然在昌南加看见了鬼魂,虽然我并不知道那鬼魂是否具有攻击性。我想了想,其实告诉他也没什么,顶多就是去恶心昌南他们一下。毕竟周杰也没有昌南他们那么强大,尽管我至今还不明白他们的强大究竟是在哪里。

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潘将军他,究竟会不会害昌南,我还是对他看不到鬼魂的表现感到在意。不过现在这些我都暂时不想管,毕竟相信潘将军这是昌南自己做出的选择不是吗?!只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总是无法克制的往脑子里钻。

我甩了甩脑袋,然后低下头尽量什么都不去想。眼中的焦躁,有点暴戾,有点无奈,还有点烦躁。郑东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跳:“辜亍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然后示意他有话就说,因为现在我已经没有在这里悠闲看风景,戏谑等他纠结的心情了。郑东斟酌了一下措词,然后小心翼翼地说:“辜亍你看,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嘛,想这样隔阂太大也不太好对不对。”

我后退两步看着郑东说:“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是周杰让你来的吧,你让他自己来说就行了,这里面的事和你没有关系。”本来我是想说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也不要参与进来的好,但是又想到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就直接省略掉了这句话。我忽然想起这句话昌南也跟我讲过,而且是不止一次的讲过,我忽然觉得,其实昌南也是为了我好,我们之间,其实是一样的不是吗?!

郑东很纠结的看着我:“我知道应该让他自己来讲,我就是怕你们两个脾气不好,万一吵起来了怎么办。”

我挑眉看着他:“你觉得我脾气不好。”

郑东立马耸了:“没,辜哥,你俩慢谈。”然后对我坐了个请的手势,飞快的溜了。我心下好笑,却也什么都没说。

我抽了把伞出了宿舍楼,打算出去买点午餐,并没有主动找周杰谈话,周杰很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居然也抽了把伞和我一起出去。

此时的雨还没有完全的下下来,天只是阴得可以。我想了一会儿,去了一家叫做不是地沟油的饭馆,不理会身后跟进来的周杰,兀自点了菜。看到对面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坐下来的周杰我也只是挑了挑眉。

慢条斯理地吃完这一顿不算丰富但也不差的午饭后第一道雷也降了一下,伴随着隐隐的女人的尖叫,我想窗外张望了一下,然后将之抛在脑后,那一定是我幻听了。

---

林语不知何时买了只波斯猫,纯白色略卷的猫发很是漂亮,还有碧绿色漂亮的像是宝石的眼睛。波斯猫柔顺的趴在另林语的怀里,在林语的身边一个女子有一下没一下的都弄着波斯猫,引得波斯猫哈欠不断。

“语儿姐,我现在觉得那小子好可怜啊,喜欢的人不喜欢他也就罢了,好没给他好脸色这究竟是有多凄惨,而且喜欢的人以前和自己明明还好好的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我猜他现在肯定窝在什么地方哭了。”

林语抚摸着波斯猫的小脑袋道:“你这是在为他打抱不平吗?”

菲菲狡诈一笑:“怎么会呢,也怪那小子自己太蠢了,喜欢的人不勾搭,还扮一副纯情的样子想什么样子,现在可不是当年那罗曼蒂克的时代了。”她哼哼的道。

林语被她的话逗得笑了:“你可真是……没大没小。”

菲菲说:“谁打谁小……谁知道呢。”

林语说:“谁知道呢?”

---

肮脏的地牢里面,地面上湿漉漉的,黑色还散发着令人讨厌的恶臭。刀疤男盘腿坐在地上,推上市他的小少爷,他不能让少爷受到一点委屈即使是坐在肮脏的地上也是不允许的。只是自己手上和小少爷手上的铁链他也无可奈何,这是耻辱,他这样想着,脸上隐隐带着一股煞气。

吴上崖脸上带着一股很浓重的厌恶,他靠在刀疤男的胸前阴沉沉的不知道第几遍的问道:“刀疤,我一定要把它们全都杀掉,全部杀掉。”刀疤男轻声嗯了一声,因为他除了嗯不知道这时候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这些年他们什么样的经理都经历过,但是像这样被关在潮湿腥臭的水牢里确是没有过的。

老鼠唧唧的叫声甚是恼人,吴上崖眼中闪烁着仇恨狠毒的光芒,整个人却又往刀疤男的怀里缩进去了一点:“一定要杀死他们,全都杀死。”刀疤男又恩了一声。

吴上崖说:“居然把我关在这种恶心的地方,还把我想够一样的套上链子,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全部都去死吧,远恒,还有抓我的人,究竟是谁,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们了,就算得罪了又怎么样,你们有什么资格抓我,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一群卑微的蝼蚁,一群卑微的爬虫,我早晚要杀光你们,一脚一个的碾死你们!!”他的面部狰狞。

“轰隆——”雷声大作,潮湿的地牢里顿时就更加肮脏和湿了。

---

和周杰的谈话十分简单,我也没有为难他,他也显示十分厚脸皮。我告诉周杰,你可以去调查调查高级公寓区**幢***楼的两个人,一个叫做潘将军,一个叫做昌南。

周杰问我:“潘将军?你确定这是人的名字。”我很肯定的对他点点头,但又觉得这样还不够,于是很郑重的告诉他:“我肯定。”

周杰又问我:“你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名字,而且还是这么古怪的名字。”我摇头晃脑的告诉他:“这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说的没有假话就对了,只是如果这个线索不幸其实没什么用那也只能怪你运渠不好。”谁让是你自己走投无路才来找我的,这不能怪我。

周杰又问我:“这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还是那句话:“这你不需要知道。”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某部电视剧的主角了,手拿一把枪,然后很霸气的指着受害者的脑袋说:“你知道的太多了”或者“邪恶永远是战胜不了正义的”这样的话。

周杰说:“你上次还说是你看到的。”我淡定眨了下眼睛:“骗你的。”

我看到周杰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起身走人。

我微笑的付了帐,微笑的走了出去,然后微微的有点感慨:“还好老子TMD英明带了伞。”感慨完又觉得:“还好老子TMD英明,要不是周杰看到我带了伞他也不会带伞,于是他就会被雨淋。”说到底还是老子英明啊,我感慨道……

---

雨水打在枝叶上,铃铃的发出的声响就像是在揍这一支歌,叶聊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杀死女人,毕竟她还没有想要完全撕破脸皮。能拖一会儿就是一会儿吧,真是麻烦啊~她这么想着。这些讨厌的人总是喜欢来麻烦自己,真是讨厌到了极点。

女人躺倒在雨水之中,这个被古老的人们称之为无根之水的圣水冲刷着她的身体,身下缓缓渗出的鲜血却又仿佛污染了它一般,真是神圣无私的水啊~~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感谢那个叫叶聊的女人把这层被打的湿漉漉的面巾留在了自己的脸上。细小的呜咽声从她的嗓中哽咽颤抖,随着越来越大的雨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变成嚎啕大哭。

居然输了,真是丢人啊——

两百零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