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七十三 往枪口上撞

  凭什么,为什么。

我发现了一个世界,一个与我一直深处的那个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他们所说的话的全部意义,但就是那样一点,就已经感觉得到那个世界的不同。

原本就感觉奇怪,这些人三天两头的不见人影,明明都是学生,就算不是什么好学生,但总是不出现在学校或者教师也是不是太过了。还有关于女生宿舍的事情和高级公寓区失踪的女孩子。我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不简单。

或许在这里,平凡的人只有我一个吧。突然感到不甘心,凭什么只有自己是最平凡的一个,凭什么那些人仿佛知道的那么多,了解的那么多像是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在我们这些他们眼中的普通人面前像是隐瞒又像是无所谓一样的态度。这样的暧昧,吞吞吐吐,真是不负责任,难道就不能下定决心决定某种态度吗?!

我感到愤怒,我感到嫉妒。

我一定会更加深入的了解那个世界,我一定会变得比现在更加的了不起,我要你们将来都用崇拜和尊敬的眼神来看我!!

我有这个信心,将来肯定会站的比现在高。

即使是调查到这个奇怪而诡异的世界,我也完全没有借助那个世界的什么人的力量。不对,其实这样说也不完全对,说起来,能够追查到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因为那个愚蠢的辜亍的口无遮拦。当初我对于高级公寓区的那个女孩子的失踪十分关心,而且当时委托的那家人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自己的亲情,于情于理都应该好好的调查,正当我毫无头绪头疼不已的时候辜亍居然说要给我一些信息。

莫名其妙的信息,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相信,但是本来就已经穷途末路了,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去看了看,没想到还真的给我查处了了不得的东西。不过怎么看,那家伙貌似好心一样的告诉我这莫名其妙的信息的原因恐怕也不过是临时的心血来潮罢了,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在鬼鬼祟祟的打着什么坏主意。

手里的是自己整理出来的,好不容易才调查出来的,关于那个世界的信息。虽然模糊不清,还搞不懂里面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有总比没有好不是吗?!

他们的对话至今仿佛还在耳边一样,黑猫市黑猫市什么的,究竟在谋划着什么呢,在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所不知道的地方,悄悄谋划着什么呢?

---

“咦?是凡?你怎么来了?”周杰一连问了三个问题,他一脸惊愕的看着门外的人。

自从女生宿舍事件之后,学校里的人一个个的都退学或者转学了,虽然最后并不至于一个学生都没有的地步,但学校最终还是完了。而现在是凡突然出现在学校这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虽然在学校关门之后经常会有自认为胆大的家伙们前来“探险”一番,但就算不了解是凡的人也看的出是凡绝对不会因为这样可笑的原因出现在这里的。

而且,现在也算得上是非常时期了吧。

“非常时期”这四个字是他从那几个没有见到脸的家伙那里偷偷听来的,得知那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也是在那一次。说起来应该算是一个巧合,但又好象是必然。周杰并不知道非常时期的真正意义,但是他却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或许和他们不知一次提到的“黑猫市”、“活着”这样的字眼有关的吧。

总之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而就在这样的“非常时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空无一人的学校里的,但是他却出现了。那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这不能怪周杰多想了,实在是这样的场景无法让他联想到什么同学聚会之类乱七八糟的,而且就算是真的有同学聚会,是凡这样的人,会不会去也是个问题。

而且,时间如此的凑巧,那几个没有见到脸的人说:“就要到关键时刻了”、“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其实早就暴露了”、“不需要再等太多的时间,很快就好了”这样的话至今在回响在周杰的耳边,这才是不久之前听到的消息,时间这样的凑巧也由不得周杰多想。

其实周杰还控制不住的自恋了一回,会不会,会不会因为自己在这里,随意是凡才会出现在这里的?

是凡不是普通人,但是周杰是,那个世界不被这个世界知道的原因是什么?不可能两个世界平行着这么多年始终不为人知,我昨天偷听到这样玄幻的消息,今天就在这已废的学校里遇见了是凡。这,当真是巧合吗?!

“是有什么事情吗?”没有听到是凡的回答,周杰只好再问了一遍,依着平常他的性子可是不会重复已经问过一遍的问题,更何况是这样已经连续问了三遍差不多的问题。

是凡晃晃头,看着空荡荡的宿舍,相比其他的学校宿舍,这里已经算是相当大的了,再加上现在学校里也没有人,就他们两个人,空荡荡的感觉,竟然让他感觉坐在床上的那个男子显得这样孤寂:“没有。”

是凡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犹豫,周杰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突然进来,然后突然离开。

“看起来像是找人。”他这样喃喃自语:“找谁呢?”

能找谁呢,周杰有点自嘲的笑了一声,原来住在这里的,和我们同一个宿舍的也不久那么几个人了么。哎呀真是一群麻烦的人啊,明明看上去联系的那么紧了,这时候偏偏要别人来找你,真是一群相当麻烦的小少爷们啊。

说起来,这所学校身后的人好像不简单啊,也不知道说的是不是校长。不管怎么说,既然如此,因为女生宿舍的事情就关门大吉好像突然显得有点不太对。周杰不知道怎么突然想到了这点,虽然就是自己也有点跟不上自己的反映,但是记下来这一点总是没有错的,他摸摸索索的从身边空空如也的床板上摸出一只笔在手中这叠质地不是很好的纸张上面刷刷的写着。

---

黑猫市突然冒出数不尽的“阎王书”,所有人也都发现了,一定是有什么人从中作梗,这些阎王书的外表那幕后之人现在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了,明明显显的就是在告诉别人,这是个复制品。

幕后之人这是怎么了?突然显得这么急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那么很快他就会急着离开黑猫市了吧,既然这样只要我们再熬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知道那幕后之人的真实身份了。许多人都这样想着。

起先这些所谓的“阎王书”一份接着一份的冒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在意,不,其实是相当的在意的吧。独占“阎王书”,独占这间堪称神才能拥有的宝物这样的想法。然后不止一个人得到了“阎王书”这样的事情显然很快就会被发现了吧。

的的确确是这样,但却出乎上官风云的意料坚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到了现在却突发异变,而且对他个人来说是已经到了必须赶快回去的地步了。但是如今深处黑猫市,而且咦现在黑猫市的现状就算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和这件事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想要就这么当作自己真的毫无关系一样的回去当然是不可能的,而且自己的计划也已经实施了一小半了,就这么离开就等于放弃,他不甘心啊。

虽然上官风云一向表现的与世无争,总是像一个对什么事情都不甚在意的样子。

当然,对于这样的认知只限于上官风云自己,红翡却从来不这么看他。自以为是、胆小懦弱的人,太过于懂得自我保护,如今变成了这样让她快要认不出来了的样子。倒不是说外表有什么变化,只是这个人给自己的感觉和从前不同了,为什么这个人现在这样的不顾自己呢?平尽全力究竟是想做什么呢?这还是那个胆小鬼吗?!

上官风云自己给自己泣了一杯茶,然后喝了一口,对着身边的红翡和林语调侃了一句:“这样看上去是不是优雅了一点呢?”

林语想要离开这里了,因为既然阎王书并不具有那样神奇的能力的话,那么她继续留在这里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当然,即使是这样留在这里对她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损失。

但是林语并不想要呆在这两个人的身边,尽管他们对自己毫无恶意,但是自己依然不愿意。因为这两个人怎么都算是自己的晚辈了,而他们连个人居然说要保护自己,真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为什么能够那样光明正大,好不别扭的说出“我们会一直保护好你的”,这样令人害羞的话的。

而且这两个人的状态最近还相当的不稳定,自己呆在这里,恐怕他们永远都没有办法有进展了,明明两个人都是有意的,偏偏拖沓到了现在。

上官风云说:“我答应过他的,我会一直保护你的。”他看着林语的眼神就像看着另外一个人,林语知道他在看谁。

红翡说:“我会和上官风云一起保护你的,所以,请你不要再说要单独离开这样的话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红翡对上官风云开始直呼其名了,不过这样也好,总比之前怎么也没有进展的好。

前段时间林语再次想上官风云提出要离开的话,然后,就像前几次一样,被拒绝了。

真是的,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了,明明自己才是长辈,为什么会被想小孩子一样的关起来呢?!林语有些无奈,然后看着他们忙的焦头烂额自己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好一个人坐在那里胡思乱想这,想着从前的事情,从前的事情,是些什么事情呢?她曲腿坐在床上侧头看相窗外,就好像曾经那个人还在的时候自己坐在项目小屋看外面的月亮湖泊。

那是什么时候呢?

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安静的做在湖边的小男孩,若有所思的样子,看上去十分迷茫,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吵架了吗?

林语走下楼去:“怎么了?不开心吗?”应该不是吵架了吧,这个孩子自从来到这里就好像一直这样安静得样子。还是,他其实是太寂寞了?这里没有和他年纪相当的小孩子,只有一些这个世界,完全与他无关的成年人在他的周围说着一些与他无关的话。他这是寂寞了吗?

“我陪你玩吧。”小男孩的嘴张了两下,像是说了些什么,自己却没有听见。小男孩皱着眉跑开了,好像不太喜欢自己呢。

有点沮丧,但是没有关系,这几天自己还是开心点的好,这样的情绪可不太适合出现在婚礼呢。

是的,婚礼,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婚礼就在明天,略微有些紧张。

结婚的对象是那个正对自己微笑的男人。

林语伸出手,然而手却穿了过去,林语低下头,不再看窗外,因为再怎么看,那也不是什么好景象。

界内那些大大小小的组织这下算是如了上官风云的愿吧,他们发现把名字写在“阎王书”上面就能将人复活这样的蠢事是有多可笑之后也就真的将重点放在了“阎王书”上面那些奇形怪状的字上面了,这对于上官风云他们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不过这样并不代表上官风云他们没有危险了,相反应该说是更危险了才对吧。因为复制品并没有具备写下名就能是死去之人复活的能力,于是更多的人居然一口断定如果是真品就的确能够做到这只有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真是不理智的一群人啊,他们究竟是有多想得到这样的能力,难道他们都是有想要复活的人吗?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反而这样想到是很合理。可是人的贪婪是无穷尽的,他们的眼睛满是邪恶,那样贪婪。属于自己的,夺走,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相信呢,因为看到了复制品于是就肯定了真的有这个东西的存在,所以人们才狂乱了起来了吗?虽然和自己的计划有点不一样,但是结局还是听相像的,我说过了,我要这个世界,天下大乱,尽管真正的结局还没有到来。

---

对啊,为什么呢,为什么这样的相信,为什么想要得到特殊的能力。

违背了世界的规律,与现实相反,完全的不合理。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继续向前呢?

周杰并不知道他们眼前看着的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自己应该去一趟黑猫市。虽然不知道觉果会怎么样,虽然已经感觉到了无穷的危险,但是还是要去。

这将是自己变得不平凡的第一条路。

这个世界开始絮乱,两个平行的世界开始相交,不过其实原本就不平行吧,总是有所交集的,只是自己不知道。

这段时间自己经常听到属于自己这个世界的人,那个世界眼中的普通人们谈论着,“阎王书”、“怪物”、“长生不死”、“复活”这样的字眼,这样算不算已经有所交集了呢?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就必须加紧步伐了啊,必须走在所有的前面才行啊。

---

在哪里呢?感觉不到。自己的任务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吗?是凡游荡在大街上,像是一缕孤魂,街灯打在他的身上,投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这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人。

是凡在找一个人,从不知道几天前起就开始寻找了,从几天前起发现这个人不见了的时候就开始寻找了,因为这个人是他的任务的重点。

那个女房东说是被一个戴眼镜的漂亮男孩子带走的,他也大概踩到是他了,但是他会带辜亍去哪里呢,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是凡并不着急,他在心里慢条斯理的想着女房东对他说的话,结结巴巴的,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他看上去慌慌张张的,好像很生气,他和谁在打电话。”

路边的店面已经几乎全部关掉了,但是还是有三三两两的摊贩在那里,各种临时摆出来的塑料桌椅上零零散散的有人在叫嚣着,左边的两个人因为什么大了起来,虽然还没有到头破血流的地步,但这样拉拉扯扯也真是令人不快。是凡面无表情的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一个人不怀好意的伸出脚想要绊倒是凡,一群惹是生非的讨厌家伙。虽然不怎么喜欢京城,但是比起这里总会出现这样讨厌的市井家伙的地方,京城的确算是一个清静的地方呢。

是凡淡淡的督了一眼横在自己面前的那条腿,有毫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那个小混混可笑的脸。

没有惹事的必要,是凡的大脑中没有惹事这样的设定。

绕开他们就可以了,拥有狭长双眼的男子在脑子里与自己对话:“这次任务没有完成的惩罚我保证你不会喜欢的。”他翘着嘴角露出狐狸一样的笑。

是凡说:“嗯。”

身后传来叽叽咕咕的谈论的声音,因为声音太杂乱所以是凡也没有听明白他们说的是些什么。那个把脚伸出来的小混混眯着眼睛伸长脖子看着无视他径自往前走的是凡超地上狠狠吐了一口痰:“呸,什么东西,无视我吗,兄弟们,明天咱们就靠他吃饭了。”

当是凡被这群人围堵在小胡同里的时候还不知道这群人到底为什么要堵住他,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认出来这是之前伸出脚想要绊倒自己的家伙。

长相还算精致,明明是十六、七岁少年模样却偏偏在脸上纹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男孩子故意扭曲着一张脸凑上来,想要看到是凡惊慌失措的模样,可惜他失望了:“你这家伙,哥儿几个这两天有点拮据啊,借点钱花花吧。”他故意用社会上那些不学无术的小混混的腔调说着,可惜可能是不经常说的缘故,紧张的最后几个音都走调了,惹得和他一起的几个,真正地小混混哈哈大笑。

看见是凡依旧毫无反应,男孩子把无法对小混混撒的气全出在了他的身上:“混蛋,没听见我说的话吗,瞧不起我嘛!!”是凡皱了皱眉,测了侧身子让了开来男孩子毫无经验扑上来的动作,走了。

男孩子见到是凡居然如此反应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么多人过来堵他一个居然还会被无视,旁边同他一起来说让他自己一个人来一单试试的那个青年狠狠吸了一口烟。分明还很凉的天气偏偏穿的那么少,使劲把烟吐在了男孩子的脸上:“什么吗,小诸葛你也就这点程度嘛,就会说大话的家伙。”然后其他人跟着这个青年大笑了起来。

小诸葛是因为自己有一个比较酷的姓氏所以才能在这些人面前短暂的混的风生水起,当然这是短暂的。小诸葛涨红了脸,转过头将自己被羞辱的气洒在了是凡的身上,都是这个人无视自己,否则自己至于被这样羞辱吗。他被烟呛得狠狠咳嗽了两声:“咳咳,你这家伙,这可是你自找的啊!!”他转身对着比自己“等级”稍微低一点的家伙们挥了挥手:“兄弟们,好好教育教育这个新人吧。”

青年们见到小诸葛这样生疏的方式大大的嘲笑了一番他:“哈哈哈,小诸葛,正好我们手痒得很,今天先陪这家伙玩玩吧——”他们围成了一个圈包围住了是凡,原本已经快要走出小巷子的是凡又被围堵在了角落当中。

“正好啊,这两天气闷得很,平时的饭票也都回老家了,现在那你这家伙来出出气正好。”

“谁叫你这家伙不识相,偏偏要在老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往老子枪口上撞。”

是凡抬起头,眼神清冷:“枪口?”

---

是凡平静的走出小巷子,一整风卷过,他正在找一个人,但是他不知道他在哪里。

小巷子另一边一个男人看着他渐渐走远:“哎呀,没有想到保镖居然找回来了呢。”他低头看向小巷子里面死活不知的家伙们:“也不知道是谁没眼色,偏偏在别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往他枪口上撞。”

一百七十三 往枪口上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