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五十六 尽我之余力保佑他们

  来到京城后,是凡和我都开始变得无所事事,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家里,也就是那间我们租下来的公寓。房租的钱是是凡交的,想着反正这房子他也主于是我也觉得毫无压力。

关于黑猫市剑拔弩张的情形是凡也对我说了,但至于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并不做考虑。因为就在这样安然生活了两天之后大脑总是会不经思考的开始思索之前所有的一切,突然之间发觉自己真是没事找事,明明都决定了什么都不要去想了的,却总是去思考,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我一定是太闲了,我觉得应该是这个原因吧。所以我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去做,但是鉴于昌南一向对我的阔绰,所以对于财产这一方面也没有什么需要我努力的,最后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的我决定出去逛一逛。

京城好地方非常多,距离我住的最近的地方就一处,据说是古时候什么有名的人居住过的地方,我决定去那里走走,顺便去去我身上的霉味。是凡令我感到惊讶的空闲,我出门的时候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他想了一下点点头。

这两天京城虽然没有下雨,但也总是阴的可以,让人心情十分压抑,今天好不容易太阳出来了所以出门的人也都多了起来,更何况京城人本来就不少,走在街上也是人挤人。而原本的打算就是去什么地方逛一逛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也不是非得那个地方不去,所以当我看到那个什么什么园买门票的地方人满为患的时候也就二话不说拉了是凡走人。

在我还在a市的时候就经常听人说,京城最大的特点就是人多,原本我对于新闻中报道的那些所谓的踩踏事件抱有怀疑,不就是被踩了几脚吗,怎么就死了呢,但是到了现在我是彻底明白了,原来人踩人是真的会死人的。

我和是凡坐在路边的凉茶摊,看着对面拥挤的人群啧啧称奇,这不能怪我没见识,a市的人口本来就不多,而且我又是从小在山上长大的,每天也就是山上山下的跑,在师傅走之前我一次能见到的最多的人数也不过二十来个。

是凡看上去还是想往常一样,事实上我从来都看不透他,于是我也就不再继续看着他了,我起身结了帐,走出凉茶摊钻进了一条小巷子,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然后又钻进了另一条小巷子。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去哪里,事实上我根本就哪里都不想去,漫无目的的到处走来走去,像是一直无头苍蝇。

是凡一直都跟在我的后头,大有一种是我的保镖的架势。突然,是凡的身体一顿,面无表情的朝一个方向看去,我有些奇怪,还有什么能让是凡有这样的反映,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然后我也愣了一下。

那是一个正在买快餐的一个女子,长相在中等偏上,只是眉眼之间总有一种忧郁的气质,这样她整个人显得更加柔弱了。但是这个女人一点都不柔弱,我知道的,因为我认识这个人。

这个女人不是死了吗?这是我看到她时的第一个反映。

难道她是鬼?这是我的第二个反映。但随机我就发觉自己这反映像什么样子,或许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死呢?毕竟当时也根本没有看到的确是这张脸死去了不是吗,而我之所以肯定当时死掉的是这个人也不过是因为感觉罢了,或许是我错了呢?!

这个人是高圆圆。

高圆圆还活着。

这样的想法在我的脑子里转来转去,大概三分钟左右的时间我踩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我这是在干什么啊,管她是活的死的,现在都跟我没有关系踩对啊。伴随这这样的想法我扯了是凡一下就离开了。

我没有继续瞎逛下去,毕竟已经遇见了这个人,不论我心中多么坚定的认为我和这一切都没有关系,但是我认识这个人,这个人也知道我这是毋庸置疑的,我可不意味在当时这样诡异的事件的时候她会记不住我?

看到高圆圆我的脑子还是忍不住开始动了起来,虽然她可能只是从菲林森林中套了出来,和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菲林森林是什么地方,凭什么就凭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就可以独自离开?这样的话我可是不相信的。但即使如此我也依然不可以排除这个可能性不大的猜测。

不过我想到这里我又突然想了起来,当时我和昌南是凡他们是走散了的对吧,于是关于死亡通知的事件也就只有我和黑白老头还有那个叫做广角的孩子知道,或许还要加上一个伊人,但是她已经死了不是?!于是问题就出来了,是凡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我很肯定,当时是凡所看着的人就是高圆圆,我甚至能清晰的看见他纯黑的眼眸中倒影着高圆圆的身影。

高圆圆这个人不简单,几乎是立刻我的脑子中就冒出了这句话。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回到租下的小公寓前,我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手机被带的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弯下腰捡起来,起身的时候不着痕迹的看了是凡一眼。在这么一段时见内是凡表现的和平常并无两样,就好像他根本就没见到高圆圆一般,就好像他根本就不认识高圆圆一样。

我忽然间觉得,或许是凡和我是一样的,知道些什么,又不知道什么,我们都在这里等着什么,脑子里总是想着又什么都不想,看到关于哪方面的人或事,总是告诉自己这和自己无关,催眠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是凡真的是我认为的这样一个人嘛?谁知道呢。

我走到房间里打开电脑,对客厅里的是凡吼了一声让他帮我放好热水,我要洗澡,虽然这还是大大的冷天,但是这一番走路,进屋后我尽然发现我的背上已经有了一层湿湿的汗,让我十分不舒服。一定是走的太久了,累了,我这样想。

---

上官风云此刻的心情很严肃,非常严肃。红翡虽然知道阎王书,也知道阎王书在黑猫市,但她知道的也仅限于此,她帮不了他太多,一点也不如叶聊帮他的多,每当想到这些红翡总是不由一阵泄气。但她并无多说什么,任性的赶走叶聊这不可能是她会做的事情,因为叶聊对上官风云有帮助,这样做只会是给上官风云添乱罢了。于是红翡坐在上官风云的旁边,看着上官风云对着电脑中的文件心烦的样子轻轻的笑了。

上官风云依旧穿着那样光鲜亮丽,精致漂亮的衣服,头上的发型又换了一个更加凌乱的的发型,再加上他鼻梁上永远不变的小圆眼睛使他的造型要多浮夸有多浮夸。他唉声叹气的看着电脑中的文件,时不时的扯一下下巴上的山羊胡子。

电脑中的文件是早上的时候叶聊发给他的,叶聊不算界内的人,所以对于黑猫市的纠纷她可以提供帮助,但是不能正面插手。红翡对于这种说法表示疑惑,提供帮助不就是正面插手了吗?上官风云就一边摇着脑袋一边冲红翡表达不屑:“界内的人可高傲着呢,提供资料对于他们不算是什么,他们所在意的也不过时有什么人跟他们争那宝贝,只要叶聊不想要那东西这一切对她也就没什么大麻烦。”

红翡听完沉吟片刻:“那么……阎王书,你想要吗?”她郑重的对上官风云说。

上官风云一听,楞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料到红翡会突然这么问,他说:“不,我也是不想要的。”

红翡就更加疑惑了:“那你也叶聊不都是一样的吗?”

上官风云苦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无奈,这样这个胆小怕事的男人显得有些猥琐:“不一样的,因为我的界内人。”

其实他们应该是一样的,但只是因为当初的他为了那个人介入了界内,如今想要抽身而出也已经晚了。事实上从根本上来说叶聊和上官风云是比较像的,一个无所关心,躲避麻烦;一个胆小怕事,同样厌烦麻烦。但是如今他们都有一个相似的目的,但又因为对于麻烦事的厌恶于是对于这件传说中的东西也并不是十分热心。

上官风云脸上的无奈表情也就只是持续了那么一小会便收了起来,毕竟他不是一个悲观的人。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应该组织你介入界内,如果那样你现在的境地也不会这样尴尬了。”

至于什么样的尴尬境地,红翡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她知道,上官风云让她做什么她听话就是了,她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

也不知道这场纷争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这场纷争会不会影响到现世;也不知道这场纷争会不会让好似天真平静活着的现世的人继续天真平静下去。

让我们这个世界影响到那一个世界,真是不该。

我感到十分抱歉,我会尽我之余力保佑他们,阿门。

一百五十六 尽我之余力保佑他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