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五十二 张医生

  在那之后我们立刻离开了邹文沟,在走出村长家大门的那一刻郑东和那个被我们一同救了出来的少年不约而同的吐了起来,就是是凡和潘允也变了脸色。尸体,到处都是尸体,还有鲜血,和在女生宿舍那次不同,尽管那些女生死去是那样的痛苦,但是也就是那样一段的时间,就那么两个人,好歹她们死去的比较快。

而此次在我眼前的确实一片痛苦的神情,不难想象临死之前他们经历了多大的痛苦,那群可恶的小混混究竟怎样折磨了他们,站在这番天地之间我竟然生生生出了一种身处于地狱之中的感觉。但很快我就从这样的恐惧出抽身而出,毕竟如今的我也不算是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胆小鬼了。

我们回到了a市,但是却没有回高级公寓区,因为我到现在还记得在那间原本属于我的房间里面的那东西。郑东问我去哪里,是凡和潘允也看我,我恍然不知觉自己什么时候就在这群人之中处于了主导地位,但想想却又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也不过是昌南和我的关系比较近一些,问我这样的问题也不过是相当于询问病人家属那样的感觉。

我问郑东:“你家里人多吗?”

郑东挠挠头说不多。

我又问:“那你家远吗?”

郑东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说不远。

我们几个上了出租车,是凡带着那个病怏怏的少年坐了另一辆出租车,我带着昌南洛河坐一辆,郑东和潘允自己又拦了一辆。原本在邹文沟那里我还是很不放心的,毕竟昌南他们此时的情况如此差。

我到了此时也不能忘记走进小屋子里的情形,我不想再想到那一屋子到处飞的鲜血血肉。最让我不能入目的是,在洛河身边被剁成了一摊烂泥的红色,我当然知道那是洛河的手。洛河像只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身上滚烫。

还有昌南,我进去的时候,他们三个人也只有昌南看起来比较好。他没有昏迷,但也是浑浑噩噩的,什么都说不出,我走近几步却才看到他的另一面,他的右眼,烂了,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差点都哭了出来。原本我就一直忐忑,吴上崖说昌南瞎了一只眼睛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一直抱有侥幸的心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说不定,还能治得好。

见鬼的治得好。

我问潘允是不是要立刻送去医院?潘允犹豫了一下,还是让我们先去了医院坐了简单的处理,好歹命是都保住了,他又说让我们先回a市,虽然现在已经保住命了,但是后面的治疗也是很重要的,而这里的医院也大都不怎么样,a市的医院虽然也不太好,但是潘允是什么人,他有自己专门的医生,也比这些医院里的医生要好得多。我听他这么说也半点不犹豫便准备和他回a市。

只是……

“为什么不让那个医生过来?”

潘允犹豫了一下便给出了解释:“张医生不是普通人,他的脾气有点……古怪,”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想些什么,然后又道“虽然他是我专门的医生,但其实我是没有那个资格的,只是因为以前的一些事情有了些交情他才会同意当我的医生,但是他……他从来不离开a市,而且我看昌南他们的状况,我们完全可以提前回去了。”

我虽然对他这样的解释不太满意,但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我现在也算是有求于他,从他的话来看,看起来这个“张医生”是个了不得的人,说不得就是一个高人。高人嘛,总得有些怪癖的不是。

不管怎么说,我的心中却还是抱有一点小小的念头,昌南的眼睛,或许还有希望。如今这样一个念叨,连心脏都可以移植了,眼睛又算什么。我是这样想的。

我知道我的想法非常可笑,但那又能如何呢?我已经对于洛河的手臂不抱有任何希望了,毕竟现在医术在怎么发达也不能让一个人凭空长出一条胳膊不是。我能这么乐观已经不错了。

看着开在我眼前的那辆出租车,我心中难免还是会生出些不忿来的。

凭什么,凭什么昌南和洛河都这样惨,又是缺了胳膊又是缺了眼的,凭什么这个脏兮兮的少年就一点事情都没有,看起来他也最多是营养不良而已。

但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瞬,只是从我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下便被我抛弃了。说起来,听医生的说法是,昌南和洛河他们至少得有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身体干巴巴的也应该好几天没有喝水了,也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活下来的。

---

十二川大能够继续下去真是个奇迹,如今里面的学生还有多少?怕是连一千都没有了吧,老师们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在那次女生宿舍的事情之后又出了那么多事情,还能继续下去才奇怪了。你说说,这学校还要多久才关门?一个月?真是高估了他们!~~

听说十二川大里面这段时间在闹鬼!!

听说女生宿舍里面总是莫名其妙的死人。

听说除了那个嫌疑犯女生宿舍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听说不是出了事情的那几栋女生宿舍里也经常发出女子的哭声。

听说……

我不知道这一路上听说了多少的东西,死机大叔也不知道哪来的好兴致,一遍一遍的给我讲着这些听来的事情,或许又不只是听来的事情,或者是事实呢?

只是叶聊居然还在这个学校继续念下去,算了这也不算太意外,她仍旧住宿我也是不意外的。

到了地方的时候我恍恍惚惚还不知觉,司机大叔喊了我几遍我也没有听见,到时郑东在外面不耐烦的敲着玻璃窗我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冲司机大叔说了声抱歉,司机大叔理解的笑笑,没事,都是我,说这些干什么,也怪吓人的。我不好意思的笑,是啊,怪吓人的,一路上我脊背都凉了,冷汗也都出来了,这大冷天的。

郑东问我他说了什么,我就把刚才司机大叔给我讲的说了一遍,郑东却眼神诡异的打量了我一遍,然后摇摇头不知道在嘀咕什么。我也不在意,所以也就没有问他。

我问潘允:“就是这里?那位……张医生有什么忌讳你先告诉我们,也免得我们冲撞了他。”

潘允讶异的看了我一眼,我无奈苦笑,昌南都这样了,我要是还是那样不知死活那也太……不懂事了吧。

潘允说:“忌讳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这话才落下自己却先苦笑了一下“不过我之前也跟你们说过了,这张医生脾性古怪,所以,我还是先说清楚吧,不管我们怎么样,对于他来说也就是三个字,看心情,所以今天我们此番会受到的态度也是不一定的,万一……你们可千万得忍着点。”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郑东却有些不以为然,但是我们却都没有表露出来,都点头称是。是凡抱着那个脏兮兮的少年,我扶着昌南,郑东扶着洛河,我们几个就上去了。

此时他们三个人虽然状况不太好,但也都已经醒了过来。在车子上的时候,昌南一睁眼的第一句话问我,问的居然是“潘将军呢?”

我闭眼苦笑了一下,潘将军呢?你可真相信那个潘将军啊,于是我把那天我们来到家里,以及后来遇见潘将军,还有我房间里面的东西,以及后面的情况都跟昌南说清楚了,可谁知道他只是低头一沉思,哦了一声也就没了下文。

张医生的家是在一间小公寓里的,这和我想象的有所出入,毕竟传世高人这样形象一般来说最先想到的就应该是深山老林看、这样的才算正常。我对于潘允刚才说的话还是记忆犹新,于是连带着又想起来他说的脾性古怪,再想到昌南的眼睛,于是心情难以抑制的紧张了起来。

昌南似有所觉,安慰似得拍了拍我的头。我苦笑,如今瞎了眼的是你,可你却又来安慰我这算是什么?!

潘允按门铃的那一刻我仿佛听见昌南在我耳边喃喃自语:“难道是他?”

我不知道昌南说的是谁。门很快就被打开了,那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他睿智的目光冷静的扫了我们一眼,然后便落在了潘允的身上,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测过了身。潘允是我们之中唯一对张医生有了解的人,他看到张医生这样的反映猛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冲我们点点头:“进去吧。”

看上去潘允和这个张医生的关系着实不错,而这里也应该就是潘允在除了学校之外可以住的地方了。因为我看见潘允熟门熟路的走进了一个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然是换了一间外套。

我和郑东诧异不已,但也只能乖乖站在那里不懂。潘允说了,这个张医生脾性古怪,万一他怕我们弄脏了他家沙发怎么办?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潘允换号衣服长舒了一口气,这段时间的不舒心也算是有些缓和,出门看到六个人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还有一个带着眼睛,满是睿智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喝茶。潘允好生奇怪:“你们站在那里干什么?坐下啊~”

一百五十二 张医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