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四十四

  我们跟着刘光军上了他的车,还真没看出来,颓废像他这样一个人居然能开这样好的一辆车,听说要一百来万的样子。我问他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昌南到底在什么地方。这时候刘光军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的不耐烦了,也没有再用那种怨毒仇恨的眼光来看我们了。

刘光军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吵我抬了抬头,我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刘光军说:“我有些看不清路,你来开。”我顿了一下,说:“我不会开车。”

刘光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机说道:“那算了,做出租车吧。”这时候许久没有动静的潘允说话了:“我来吧,你说去哪里?”

刘光军看了潘允一眼:“邹文沟。”

邹文沟?我记得那里好像挺远的,就在黑猫市边上的样子。我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也就是潘允的边上,刘光军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后座。我们没有再看他一眼,可是他此时却自言自语的开口了:“我很恨你哥哥。”

我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这我看的出来。刘光军继续道:“不对,我很恨那个洛河。”

这我到是有些诧异了,恨洛河?为什么?在我的印象里洛河不像是一个会惹事的人啊,那个人冷冷淡淡的,怎么也想象不出他究竟做了什么就这么招人恨。我转过身去看他,想听听他到底为什么要恨洛河,可刘光军此时却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我有点无语,想到我从来没有去过邹文沟也就不知道那里的地形怎么样,所以也就不知道昌南他们具体在什么地方。我可不会白痴到以为邹文沟就是一个凹进去的钩子而已。

我问潘允:“你去过邹文沟吗?”

潘允一边开车一边点头:“去过一次,但也不是很了解。”他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

我皱眉:“要不要叫醒他。”

潘允叹了一口气,瞄了一眼后面呼呼大睡的那个人:“算了,他可能也有什么苦衷呢。”

苦衷?我苦笑了一下,他可是想要杀了昌南的,他眼中的仇恨连我都避退。摇摇头,我又问:“那里大不大,昌南他们好不好找?”

潘允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邹文沟不大,但是很复杂。”

我:“?”复杂?能有多复杂。

潘允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你可不要轻视那个地方,据说”他顿了一下“算了,总之那个地方不简单就是了。”

我郁闷,这人怎么这样,怎么跟昌南一个毛病,说话只说一半。

我说:“哦。”然后气氛就那么沉闷了下来。

邹文沟里a市并不是很远,从高级公寓区出发,也就三个小时就到了。看到这个所谓的邹文沟子,我皱眉,其实也就是群山之间一个地势比较低的地方而已。

我们从车子上钻了下来,其实车子行走到这个地方已经是极限了。在往里面就真的是在群山之中了,十分陡峭,车子根本没有办法行走。从车子上下来,视线一下子就开阔了不少,太阳直接照射了下来,我测了侧头躲避这刺人却温暖的光线。

潘允的下车环视了一眼四周,那是一种在城市中看不到的波澜壮阔,我深吸了一口气,却没有去关注周围那种难得一见的美景。我对潘允说:“现在可以叫醒他了吧。”我说的是刘光军。

潘允淡淡的点点头,转头看了一眼车子里睡的极沉的刘光军,眼中透出一丝同情。我叹了一口气,此时的我心中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情,看着刘光军在后面睡的天昏地暗,眼睛通红,座垫也被他的眼泪浸湿了,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如此痛哭。

这时候睡的昏昏沉的刘光军轻轻发出了一声呻吟,显然是已经醒了。潘允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刘光军睁开眼睛茫然的看了看我们两个,眼神纯净,可那一身的血却让人悚然。仿佛是想起了什么,看着我们的眼神也逐渐转冷。我皱皱眉,但却什么都没有说。

潘允又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朝我们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知道他在看什么。我问刘光军:“昌南他们在哪里?”刘光军没有说话,只是抿唇看着我们,见他这样看着我们我心中不由有些慌张。我突然觉得,如果是像他之前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就算是充满怨毒和仇恨的眼神也好,但是像这样的面无表情,像是一个死人一般的看着我却让我心中的感觉越加不好起来了。

我有些烦躁,又问了一遍:“我问你话呢,昌南在哪里?快点带我们去啊~”

刘光军盯着我看了良久,突然轻声嘟囔了一句什么,我眯了眯眼睛,我听见他说:“或许,你才是无辜的那个。”我皱眉问他:“你什么意思。”

潘允见我们这样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别废话那么多,赶紧问正经的。”我楞了一下,随机也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很奇怪,我烦躁的把问话这个事情交给了潘允,可谁知刘光军自己竟然也是不知道的,他只是面无表情,没有情绪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那个孩子只告诉我要到邹文沟子来找。”

我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心里越发的焦躁了起来。潘允看出来我的不爽,但是他却没有安慰我,我暴躁的低吼道:“不知道?刚才是你说你知道昌南在那里的,现在你又说你不知道,你是在耍我玩呢是吧,啊?!!”我一步冲了上去拎起他的衣领,上面暗红的血也没有让我皱一下眉头。

潘允从后面把我拉开:“辜亍够了,够了”他低低的安抚我:“够了,至少我们已经知道了是在邹文沟里的,也不算什么都不知道。”

见他把我从刘光军身上拉离,我立刻把火气转移到了他的身上:“潘允你今天不要莫名其妙,从早上开始就是这样,我怎么做还用不着你来管,我早就知道你们都是一伙儿的,不知道在算计我什么,我早就知道,你和昌南他们”

“闭嘴!!”潘允突然一声怒吼,打断了我还没有说完的话,我怒视潘允:“怎么?你心虚了?在橡木小屋的时候我早就发现了,你们偷偷的,躲着我说些什么,对我指指点点,还用那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你们一直在瞒着我干些什么,这事情也肯定是和我有关的,我早就知道。”

刘光军此时也没有了像之前那样的镇定,他一脸呆滞的看着我们两个,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吵了起来。他不明白我们说的是什么,但是却多少还是能够听明白一些的,他喃喃道:“其实……你才是最无辜的吧。”

潘允一只手捏住我两只手腕,另外一只用力的揪住我的头发:“你TM发的什么疯,我们谋划你?你早就知道?对,你说的是没错,我们是在计划些什么,但是你也别TM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我愣住了,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也就是我没有那么重要?听到这样的话我其实本应该松一口气的,但是此时却不知怎么的,胸口越发沉闷了起来。

潘允冷淡的看着我,双手松开把我扔在了地上:“辜亍,我真搞不懂你,你其实什么都知道的,既然知道,你又为什么要来救昌南?”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潘允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冷声道:“是吗。”

身后传来一声呼啸,一辆出租车就停了下来,从上面下来了两个人。之前在来邹文沟的途中我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虽然没有师傅走的时候和昨晚的时候那样浓盛,但也是让我十分不舒服,所以便打了个电话给是凡。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是凡,但总之就是打了,虽然在电话中他不发一言,但是我却十分确定,他会来的。

我说:“我在邹文沟的路上,你来……帮帮我吧。”

是凡从出租车上下来了,但我没有想到车上居然还有一个人也跟了下来了。逆光让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待我看清楚了是谁的时候我不由愣住了:“耳朵?你怎么也来了?”郑东?他怎么也在?

我忽然想起去后山的那一次,也是我们四个,还有那个祭祀,不知怎么回事,我又想起了小泥巴,那个和是凡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狐狸祭祀,还有那个美丽异常的蒙面神母。

郑东笑笑说:“没什么,你打电话没是凡的时候,是凡刚救了我。”

“救你?”

“嗯。”郑东点头,一脸苦逼的表情:“被人绑架了。”

我抽抽嘴角,这种事情你也能碰上,真不容易。

郑东这时候才注意到我的形象,忍不住问我:“辜亍你坐地上干嘛?”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是凡安静的看着我们,郑东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要我们跑到这么远来。”

我抿唇:“一言难尽。”

郑东:“……”

一百四十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