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三十二

  天空是如墨的黑,但在此时却仿佛染了一层迷离的红色,发出干枯的光泽。断肢,鲜血,还有哭泣的女孩们。叶聊安静的站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显得十分格格不入,却又似乎很适合。面无表情,却与这样的环境相匹配的灰败,干枯。

洛河和那个杀死所有女孩的男人在一起大起来的时候,叶聊看见在变了形的宿舍门口安静站着,像是在看一场好戏的那个男人,男人也看到了她,并且还冲她友好的笑了笑。

然后轰隆一声,宿舍的这个房间又被那两个打斗中的人开出了一个洞。洛河气喘吁吁,但是没有多说一个可能会消耗掉自己体力的多余话语,对方也是。那个人像是一个豹子一般冲了过来,带动出强大的风浪,叶聊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摇晃了一下,险而又险,还好没有倒下。

其实就是她自己也是没有想到,突然闯进了两个人在这里大开杀戒,然后洛河莫名其妙的出现救了自己和这里的其他几个女生。洛河猛地向后一个弯腰,身体柔韧的就像是一条蛇,躲过了对方的一个拳头,然后飞迅速起身,抬腿扫向他。对方飞快的后退,又不知道从身上哪里掏出一把小刀甩向洛河,引得几个女孩一阵尖叫。显然洛河之前就经历过这样的待遇,再次遇到这样的攻击居然是那样的熟练,那一个摆身就像是一条鱼儿一样的滑溜,然后对方就倒了下去。洛河小心翼翼的向前,也不敢管头上越来越恐怖的伤口,警惕的打量了地上已不再动弹的人良久,这才长松了一口气,那个人,已然是死了。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死的,但看到杀人魔那一脸感慨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是已经知道了。我想提醒洛河一声叫他别那么容易就放松,但是我不敢,因为杀人魔在我要出声的前一刻就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顿时我就仿佛丧失了语言的能力一般。

杀人魔轻声问我们:“现在我要去杀掉那里面的人,你们要跟我们一起吗?”他指了指这件早已经烂的不行的房间,对我们恶劣的笑,我想说什么,但是在他锐利的眼神下却什么都说不出,只好惊惧的对他摇头。是凡淡然的看了一眼宿舍里面的人,又看了一眼杀人魔,他说:“我不会让你杀掉他们的。”

顿时我的心几乎要停止跳动了,他疯了吗。

杀人魔也楞了一下,显然没有料想到他会这么说,他说:“你,是要阻止我吗?”他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是凡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眼神悲呛,完了。

可是杀人魔眼中的笑意却越来越浓,简直都要哈哈大笑了出来。我以为杀人魔会对我们说些什么,但是他没有。

他转身向前跨了一步,我的心猛地跳到了嗓子眼儿,我张嘴刚要发出一声警告的声音,可是杀人魔却比我更快,一抹银光想着洛河袭取。

“轰——”尘烟四起,真难以想象那么小小的一枚银色居然会发出这样大的动静,他是扔了一颗炸弹过去吗,我惊恐的想,心中还有一抹悲凉,我唯一的小师侄难道就要这么死了?!

但是事实上小师侄兵没有死,当我看到他虚弱地挂在叶聊的身上的身上,出现在宿舍的一个角落的时候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杀人魔拍了拍手的走进去:“哎呀哎呀,本来只是想试试这个男孩子的实力,没想到……”他摇了摇头“又看走眼了。”他的声音带着点无奈和懊恼。

我听到他的话,愤怒猛然席卷了我的全身,一股莫名的力量涌了上来,我一把推开挡在我身前的是凡大步冲了上去:“试试实力?有谁会扔颗炸弹去试别人的实力,这里的人哪里惹到你了你就要杀光她们,这些我也管不着,但是至少洛河是没有惹到你的,你凭什么要对他出手,他又没有惹到你。”我尖利的对他叫到,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然后我又觉得,洛河是我唯一的小师侄,我关心他是应该的,要不然他死了,昌南是该多伤心。

在场所有还活着的生物都被我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到了,洛河被叶聊放在了地上奄奄一息,但却满脸惊讶的看着我:“师叔。”

“师叔?”杀人魔那古里古怪的声音:“呀,又看走眼了,原来这小子是你的师叔,哎呀哎呀,真是沮丧呢,一连看走眼了几次呢。”他双眼紧盯着洛河“刚才看到了你和我弟弟的对决,很精彩,我本来就一直抱怨他总是死不了,现在终于死了,有一中很轻松的感觉呢。”

他说:“对了,你知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两个有意思的人呢,一个是你的师叔,哪里有意思想来你自己也知道,本来无关的一个人,突然跑到了这里真是……呵呵。”他短促地笑了一声“还有一个,”他指了指门口,可是是凡却快步走到了我们的身前,把我们几个人挡在身后“就是他,他居然说要组织我杀掉你们呢,你说这好不好笑。”

洛河冷冷的看着杀人魔,但是我却清晰的看见他的瞳孔开始扩散,模糊不清,我想,是不是要死了,洛河,是不是要死了。

是凡突兀的和杀人魔大了起来,整个女生宿舍都像是晃动了起来一样,我双眼死死地盯着洛河,担心只要我一移开目光他就会死掉。洛河挪动着身体像是要挪到我的身边,我看出了他的意图,弯下腰把靠近他,他的嘴唇蠕动了两下,但是却只是发出了含混的两声呜咽,我的心突然像是被人用针了一下,眼眶的红了。洛河战战巍巍的伸出手拉出我的,在我的手掌上飞快的画出一道红色的直线,然后便昏厥了过去。

我呆了一下,洛河,是不是死了?我猛然跌坐在地,一股哀伤的感觉开始蔓延,叶聊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在她的眼里,我居然看出了同情。

我看着手心上洛河画出的一道红色,心说这是洛河死前做的唯一一件事,这是遗言吗?想不到他临死之前居然连遗言都没有完整的留下,昌南要是知道他会怎么样,这种哀伤的感觉淡淡的,但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必须面对的是,现在得情形。毕竟洛河只是昌南的徒弟,就算他是我的小师侄,但是对于我来说也么有重要到那种地步,至少,没有重要到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师傅的那种地步,也没有重要到我自己的地步。

指尖开始泛起微微的凉意,那是洛河逐渐便冷的体温。是凡此时也已经满是伤口,脖颈出的一出致命伤本来能要了他的命,那是杀人魔的武器擦过时留下的,在是凡比过杀人魔武器的那一瞬间,那把手术刀丁玲的一声落了地,我这才发现杀人魔的武器竟然是一把手术刀。

那把本应该用来救人的刀,却在这里收割了一条又一条的人名,我有点讽刺的想。

虽然是凡避开了那把手术刀,可是脖子上的那一个巨大豁口却开始不住的涌出鲜血。那地方简直比洛河的额头处还要毙命,我开始恐惧,是凡要是死了怎么办,这里估计没有一个人可以获得下去。我瞄了一眼叶聊,虽然有白水委托的约束使得叶聊不得不救我,但是我可不认为她能救得了我。

这下是真的要死了吗,我悄悄看了一眼后面被砸的有点烂的窗户,想着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摔不摔的死,又能不能逃掉,结果发现那里早已被一团纠葛在一起的钢铁堵住了,月光也只能从之间的缝隙中透出幽幽的光。

又要死了吗,又要死了吗,难道又死一次了吗,我还没有活够啊。我的脑子不由自主的想着,恐惧几乎侵蚀了我的整个人。非得,再死一次吗,为什么,总是我。我整个人开始混沌了起来,这个世界在我的眼中变得浑浊。

混沌中,我仿佛看见在杀人魔身体上来回穿梭,不断扑上去又传过来的珍珠白色的鬼魂狂暴了,然后比地上凝结在了一起的暗黑色要艳红的多的颜色陡然飘起,这个房间顿时变成了亮堂的红色,地上也突然栽倒了一具血淋淋,烂了的尸体。女生的尖叫声猛地拔高,刺激着我的耳膜,我忽然想起洛河在我的手心上画的那一笔,是“一”,他的意思是昌南。

---

在宇宙天地尚未形成之前,黑暗笼罩着无边无际的空虚混饨,上帝那孕育着生命的灵运行其中,投入其中,施造化之工,展成就之初,使世界确立,使万物齐备。

上帝用七天创造了天地方物。这创造的奇妙与神秘非形之笔墨所能写尽,非诉诸言语所能话透。

第一日,上帝说:“要有光!”便有了光。上帝将光与暗分开,称光为昼,称暗为夜。于是有了晚上,有了早晨。

第二日,上帝说:“诸水之向要有空气隔开。”上帝便造了空气,称它为天。

第三日,上帝说:“普天之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于是,水和旱地便分开。上帝称旱地为大陆,称众水聚积之处为海洋。上帝又吩咐,地上要长出青草和各种各样的开花结籽的蔬菜及结果子的树,果子都包着核。世界便照上帝的话成就了。

第四日,上帝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管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普照全地。”于是上帝造就了商个光体,给它们分工,让大的那个管理昼,小的那个管理夜。上帝又造就了无数的星斗。把它们嵌列在天幕之中。

第五日,上帝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之物,要有雀鸟在地面天空中飞翔。”上帝就造出大鱼和各种水中的生命,使它们各从其类;上帝又造出各样的飞鸟,使它们各从其类。上帝看到自己的造物,非常喜悦,就赐福这一切,使它们滋生繁衍,普及江海湖汊、平原空谷。

第六日,上帝说:“地要生出活物来;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于是,上帝造出了这些生灵,使它们各从其类。上帝看到万物并作,生灭有继,就说:“我要照着我的形象,按着我的样式造人,派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地上爬行的一切昆虫。”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

上帝本意让人成为万物之灵,就赐福给他们,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地上的一切,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活物。”按《圣经》的说法,人类是这个世界的管理者和支配者。

第七日,天地万物都造齐了,上帝完成了创世之功。在这一天里,他歇息了,并赐福给第六天,圣化那一天为特别的日子,因为他在那一天完成了创造,歇工休息。就这样星期日也成为人类休息的日子。“造化钟神秀,阴阳割分晓。”上帝就是这样开辟鸿蒙,创造宇宙万物的。

一百三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