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二十二

  我和洛河一起进了屋子,整个房子里都笼罩着一股浓重压抑的气氛,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两个同样面无表情的男人。

昌南看到我回来了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小亍回来了?”

我只是淡淡的看着他,没有回应,昌南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我依旧没有搭理他,气氛突然变得僵硬无比,洛河在我身后皱着眉,然后拨开我走进了厨房忙活了起来,我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便迅速移开了视线。

昌南问我:“小亍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衣服死人脸。”我干巴巴的对他笑了一声,然后又变回了原来的面无表情:“为什么要替我请假?”

昌南有些不解:“请假不好吗以前你一直都不肯上课,现在我主动帮你请假还不好吗?”他是表情显得十分困惑,但是我任然从他的眼神中找出了一丝躲闪,于是我知道了他是故意的,故意帮我请了假,故意让我今天不要去上课。一股突如其来的愤怒陡然充斥了我的全身,使我浑身充满了力量。

我猛地一步上前捏住了昌南的衣领,对他吼道:“你是故意的吧,那天你告诉我叫我这段时间好好上课也不要旷课,我原来以为你是因为林语来做了我的班主任才这么说的,本来我还是很感谢你的,可是为什么今天你又替我请了假,为什么昨天还是好好的,今天她就对我这么冷漠,是你跟她说了什么吧?为什么啊,我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一个人为什么还要阻止我啊!!!”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愤怒,眼眶又热又涨的难受。

看到我的举动,洛河的身体微微一晃,然后他又摇着头停了下来。

昌南说:“有些事,你还不懂。”

我暴怒:“我不懂,你就告诉我啊!”

昌南说:“小亍,你还小,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够接触到的。”

我冷笑了一声,想说我不懂,我也不能涉及,那你TMD说这些狗屁干什么,但是这句话还没有出口,一旁的潘将军却道:“辜亍,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师兄这次叫你来时有什么事吗?”

我稍稍冷静了一下,然后冷淡的问道:“什么事?”

昌南轻声叹了一口气说:“小亍,你看着是什么?”说着他摊开手心。在他的手心中一枚乳白色的玉饰静静的躺在那里。那是一枚钥匙形状的玉饰,周身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光晕。

看到这枚小玉钥匙我忍不住呆了一呆,这是那枚被我从学校后山带回来的那块发光石做成的小饰品,我记得后来一直都是我的身上的啊,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有些迷茫。

我问昌南:“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昌南有些无奈的笑笑说:“小亍你真实越来越粗心了,这种重要的东西弄掉了却没有发现,我该怎么说你呢。”

我皱着眉想了想,突然我的脑中灵光一现,突然想起了那天我在街上被鱼钩子摸了包的那一次。那个孩子撞在了我的身上,口袋里的钱包被他偷掉了但我也没有去追讨回来,在那之后我总觉得身上缺了点什么,看来应该就是这钥匙玉饰了。

我说:“怎么在你这里?”我又问了一遍。昌南见我似乎四想起了这块钥匙玉饰是怎么弄掉得了,于是他点点头对我说:“具体经过我就不说了,这是从一个人从一群混混手里拿回来的。”

我问他:“是谁?”

昌南摇摇头说:“你不认识的一个人。”

我皱眉,自然是不相信他的这话,因为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因为林语的事,这让我对昌南还有点怨愤,我问他:“我现在可以走了吗?”他皱着眉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说。

潘将军在一边笑,说:“小辜亍,你还记得前段时间将你捉住的那伙人吗?”

我说:“将我捉住?”

潘将军说:“嗯,你们管他们叫鱼钩子。”

我说:“记得。”

潘将军说:“想不想见见他们?”

我诧异的抬起头,见他们?什么意思,你知道他们在哪里?我的脑海突然又出现了当初的那个小男孩的脸,高贵不可侵犯,倨傲还有点妩媚。我问他:“见?怎么见?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潘将军点点头:“嗯,你昨天刚回去,小南也没有歇着,他可是一直想着为你报仇的。”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潘将军喵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不过找到这人也只能算是个巧合,而且也是前不久的事。”

我哦了一声,说:“是吗。”

潘将军看到我的反映似乎觉得很无趣,于是只好耸耸肩说:“你到底想不想见呢?相见我就带你去。”

我看了昌南一眼,他此时只是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此时,我的身体猛然一顿,因为在昌南身后我看见一个人,满身是血的人。

这个人我认识,就是之前和我一起从那伙鱼钩子中逃出来的男人,也是后来在高级公寓区中找到的一个连环杀人案的牺牲者。我咬了咬唇,自知这所谓的连环杀人案肯定就是昌南和潘将军搞出来的,那个刘雪儿,还有之前昌南说在这个沙发上死去的人都是这里面可怜的牺牲者了。

潘将军拍了拍我的肩,问我:“我到底去不去呢?去不去给说一声啊,你在看什么呢?”说着他朝着我正在看的地方看过去,可是最终却只是一脸的迷茫,我有点奇怪,为什么这种类似鬼魂的东西很多人都看不到,却还有一部分人能看得到,包括我。难道这是超能力吗?开什么玩笑,以前还没有的。

我对潘将军点点头说:“既然能看到,那就去看一看吧。”

潘将军点点头,然后说了一声跟上就开门带着我出去了。

我跟在他的身后,心中想着的还是那个鬼魂一样的东西,我没有开口提醒昌南,这令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我还记得当初看到的一个“鬼魂”。姑且称之为鬼魂吧。

当初看到的也许不应该说是一个,而是两个吧,一个是大人,一个是婴儿,应该是母子两个吧。我还记得,在第二天,某市市长和他的情妇诡异死亡的消息,而那鬼魂就是这个市长的妻子和女儿。我想当然的以为杀死这个市长和市长情妇的家伙就是那两个怨毒的鬼魂,不然,有谁愿意杀死一个人还把他们的皮给剥了呢?那也太重口味了。

这次看到这样一个鬼魂,虽然没有当初那样的壮大,也没有当初那样的扭曲,但多少还是存在的。此时的我才反应过来,我是需要为昌南的生命感到担忧的。可是出奇的是,那样本应该理所当然存在的担忧却一点都没有出现。

几乎都要上车了的时候,我对潘将军说道:“潘……潘先生。”我叫潘将军三个字会让我的压力比较大,于是我决定还是管他叫潘先生吧。

可是潘将军似乎是不太喜欢我这样的称呼,还没有等我继续说下去,他抬手打断了我下面的话,对我说到:“不要这么叫我,你叫我潘四就好了。”我迷茫的看着他,潘四?为什么?

潘将军看到我这样的表情竟然狗狗嘴角笑了:“因为我在家中排行老四。”我立刻漏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结结巴巴的对潘将军说:“潘……潘四。”说完我就郁闷了,不论我管他叫什么,都TMD别扭的不得了,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他的年龄太大的缘故?都可以做我的太太太太太太爷爷了。嗯,有道理。

我说:“那个,就是,我觉得,现在还是不要去看他们了,就是小男孩他们,我们还是回去吧,如果详见他们什么时候都可以。”

潘将军却摇摇头说:“不是想什么时候见都可以的,在今年之前是可以,但是过了今年就不行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

潘将军摇了摇头,却什么都没说。我知道,这又是什么该死的我不需要知道的事。

我干巴巴的笑笑说:“好吧,我不问了,那我们回去吧,过段时间我在来就是了。”

潘将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问我:“为什么?现在就去不久行了,况且我以为经过今天这次,你以后是不会主动回来了。”

我转过头不去看他:“因为一些不能说的原因。”你以为就你们能瞒着我什么事不告诉我,我就不可以吗。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我是因为担心昌南的生命而打算回去的。不过我还是有点疑惑,潘将军原本应该是个死人,现在复活后被成为亡灵,不是应该和鬼魂什么的差不多吗?为什么潘将军看不到鬼魂。

难道潘将军不是亡灵,而是活人?不对,我摇了摇头,好像也没人说过亡灵就一定要看得到鬼魂啊,我悄悄嘲笑了自己一下。

潘将军被我说的话逗得笑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你现在是直接回学校,还是……?”

我愕然的看着他,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我,随即我就明白过来,恐怕他还以为我现在已经讨厌昌南讨厌到见一面到懒得见的程度了吧,就算回家也是浪费时间。

不过这样的想法也没有什么错,因为如果我没有看到刚才的鬼魂的话,我确实会是想他想的这样。我摇摇头对潘将军说道:“先回家,我等一会在回去。”

潘将军听到我的话,惊愣了一下,然后却又很快恢复了过来:“这样,好吧。”

一百二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