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二十

  我切了一声,说道:“这是连环杀人案,你就算是查邻居也没用吧,再说了,其他人呢,既然是连环杀人案,总不能在这一个地方里面晃荡吧。”

周杰深吸了一口气,他对我的忍耐应该是到达了极限:“我知道,这不用你来教我。”

我低下头诡异一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线索。”

周杰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一下,然后他毫不在意的说道:“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他整理了一下那叠A4的纸,然后把它们锁进了柜子里。

我说:“你当然不信,但是我这次是认真的,更何况多一条线索也比你现在这样一头雾水的好吧。”

周杰转过身来看我:“我需要知道,这线索你是怎么知道的,并且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我躺下双手用力的捏着脖子:“第一个问题,我看到的。”看到周杰过来询问我就知道,这次的调查对他来说一定是个极大的打击。他当然查不到什么了,这种杀人案,在我看来,可是毫无动机可言啊。如果非要说有动机,活着说动机是什么的话,我想,那应该是为了食物,为了活下去吧。

我说:“你没必要问我我是怎么看到的,为什么之前没有告诉你或者警方这种无聊的问题,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也没有必要回答你,毕竟就这么一点点线索,我也没有必须告诉你的义务,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里,能回答第一个问题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周杰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正色道:“辜亍,我怎么感觉你的形象变了啊。”

我呵呵一笑,对他的这种说法不予任何表示。形象?你以为我的形象是怎样的?恐怕在最后是要让你失望了。我说:“你想知道吗?为了视线你那个不切实际的英雄梦?”

我本以为自己把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就算周杰再不爽我也不会不来理睬我。可我还是低估了他是有多讨厌我,所以当我看到周杰从橱柜里拿出一套睡衣走出了宿舍的时候我显得一场迷茫。

“喂,你干嘛去啊?”我冲着周杰的背影叫到。

他背对着我挥挥手:“洗澡。”

我很郁闷很苦逼的坐在那里,很无语啊,这叫什么事儿啊。对于周杰对我的不理睬我虽然郁闷,但是还是显得相当淡定的,因为我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人就会自己来找我。毕竟这种比较玄幻加科幻的案件不是一个普通人就能够胜任的。

所以周杰一声不吭的跑掉我也并不着急,就算心中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想法又怎么样,我可没有那群人那么赶时间。

---

午夜的时候昌南给我打了个电话,但鉴于当时的我睡的正香,突然被吵醒的那种心情可想而知,于是我的语气当然不会怎么好。

“谁啊。”我问道,因为我已经困到了连手机上的来电显示都看不清了。

“小亍,你还是回来吧。”我迷糊了一阵。妄图在这种半撑着身体一只手同时还拿着手机的情况下睡着,事实上我也真的差点就睡着了。我迷茫的想着,在这个世界上还能叫我小亍的人TM究竟是谁。在我的印象里,这种人还真没几个,当然在上次去菲林森林那趟里面的那群管我叫小辜亍的混蛋除外。

我细细琢磨了一下,心想这种人不是死了就是见不到人影了,唯一符合要求的也就昌南一个。想到这里我迷糊的头脑立刻就清醒了,但随之而来的就是被人从半夜吵醒的愤怒,我冲着手机低吼道:“我艹你妈的昌南,老子睡着呢!!”和气悲凉。

但是昌南的语气却显得有点低沉:“你还是回来吧。”他的声音里面有着一点点的挫败感,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问他干什么,这大半夜的你叫我回去我也得回得去啊,昌南却马上接了一句:“那就明早吧。”

我的愤怒来的快去得也快,挂掉电话的时候我脑子还正晕着呢。其实听到昌南的声音的那一刹那我就反映过来时昌南了,只不过那时候我有点生气罢了,嗯,还有一点点心虚。

昌南的语气很奇怪,那种挫败的语气就不用说了。而且他说的话也有点不对,他说,你还是回来吧。这个“你”理所当然的就是我,只不过那个还是是怎么回事,我皱着眉心中感觉着实迷茫。难道他本来并不希望我回去吗?不对啊,这不符合他的形象啊。

想多了脑子疼,对于这些乘风踱浪的神人一向都不是能够用逻辑解释的,于是我决定安心睡觉,什么都不要去想,毕竟什么事明天就会知道了不是吗?

但是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一向脑袋沾床就会睡着的我今夜居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突然想起明天不是要上课的吗?哎呀,这么久了,我都几乎要忘记上课的时间是在周一到周五,妈的,亏昌南那天还要我好好上课来着,第二天就叫我逃课。

---

在远处不知名的陵园中,一座座灰白的碑参差不齐的林立着,在其中的一个碑前安静的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人是姐弟,可是却长得完全不像。

男子是个少年,十八、九岁的样子,鲜红的如玫瑰,如献血一般娇艳欲滴,那发色,那眼睛,还有唇。可是女子却完全相反,女子是一个少女,看样子也应该是十九岁或者二十岁的样子。少女没有他弟弟那样的妖娆美丽,反而却灰暗的如同陵园中一座座的碑一般。

少女长着一张平凡的几乎没有的脸,脸色苍白的就像是病入膏肓的人,还有那眼睛,那嘴唇,都是一样的苍白。惨白的额头被露了出来,那上面仿佛正散发着腐朽的气息,引得周围的乌鸦一阵鸣叫。

平安站在那座小小的碑前,轻声说道:“我以为你不回来的。”我高大的身材被月光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影子打在了碑的上面,将碑悲伤的化成了两端。

叶聊歪着头打量了这碑良久,不知道是在看那没有刻上名字的碑,还是在关注着打在碑上的影子:“你说过,只要我来了,之后的事,你帮我解决。”她本来是不想来的,就算这个认识因为自己死了,那又怎样,这是她自愿的,怨得了谁呢。更何况自己已经为她自责了这么多年,弟弟都已经不怪自己了,杀死她的人也死了,仇已经报了,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平安偏过头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姐姐:“你其实很不情愿的吧,你多无辜啊。”他的声音里面透出浓浓的讥讽“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叶聊平静地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原谅了我。”

平安眨了下眼睛,很快便恢复了平静:“这件事我确实是原谅了你,梅梅的死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但是你总不能一直躲着那群人吧。”

叶聊说:“你说过,只要我来了,你就会帮我解决那些人。”

平安轻声道:“你太高估我们的势力了,我们还没有和那个组织相抗衡的实力。”

叶聊说:“你说过的。”

平安突然笑了一声:“当然,只要你来了,我们就有那个实力了。”

叶聊说:“你说过的。”

平安笑的悲哀:“其实你早就看出我的来意了吧。”

叶聊说:“……”她用力的闭了闭眼“没有。”

平安道:“你不想回来吗,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只有回来你才能真正避免更多的麻烦。”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

叶聊突然抬起头,认真的打量了她的弟弟良久:“我想,你可能错了,我为什么要加入你们的势力,这都和我无关不是吗,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加入你们的势力,组织不是更加久远,更加有力些吗?呵!”她短促地笑了一声,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平安听到叶聊的话,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是吗,你应该知道的,我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这么多”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立刻被也聊打断了:“那都是那个人做出来的,那一个人做出来的。”

平安也不在乎自己的话被叶聊打断,听到叶聊的话他只是满不在乎的说:“那是因为他是boss,做这么多是应该的。”

叶聊面无表情的道:“平安,我还以为变了的,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的”她抬起脚,一步一步的离开了。剩余的五个字像是风一般的在陵园内飘荡。

“目光短浅啊~”

平安的眼神逐渐沉淀了下来,他皱眉有些懊恼的想,明明自己已经变得很沉稳了,为什么这次又冲动了一回呢?叶聊说他目光短浅,可能,是真的目光短浅吧~

---

黑暗中,一个男人坐在高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台阶下的女人:“你想身居高位吗?你想拥有财富和权利吗?来吧,我们可以帮助你,只要你愿意。”他的声音充磁性而又魅惑。

台阶下的女子激动的抬起头:“我想。”

一百二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