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百零六

  昌南又给我发了条短信,上面的内容依旧是那么的没营养,无非就是一些我应该孝顺一点,一直不搭理他算是个什么事儿。我关掉了手机,把它放进了包里,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二十条短信了,我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再换一次号码。我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电信局的贵宾级用户了。

郑东躺在床上,歪过头来说,你也不回他一条短信,好歹也是你哥哥啊。我切了一声说,什么哥哥啊,是师兄。

郑东说那不是一个意思吗,我骂他,你什么逻辑。

可郑东却突然正经了起来:“我说的有错吗,你俩好歹也是师兄弟,你也说过了,你养父死了,你们现在就也算是兄弟了吧。”我弱弱道:“您可真会开玩笑,你见过长得这么不像的兄弟吗?!”郑东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种奇异的表情,他坐了起来,悄悄对我指了指正躺在床上看书的潘允和潘明。我愣了一下,随即便觉得哭笑不得,这真是……

潘允这时候也说道:“不过耳朵刚才也没说错,你确实该给他回个短信,他这么担心你,你不回的话也说不过去。”我暗暗撇了下嘴,心说你要是知道我想要再换掉一次手机号还指不定怎么说我呢。

潘明看了我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些什么。我看见了,但是没有理他,反正我是这么讨厌他。但是看见了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郑东。郑东本来就奇怪于我们之间的矛盾,正愁没有办法调节呢,此时看到潘明有话要说,于是便立刻对他道:“潘明你不回也觉得不要回短信吧。”瞧这话说得,他会觉得应该不回短信吗??

潘明哼了一声道:“不回短信?胡说什么呢,短信的铃声哔哔叭叭的吵死人了,快点回了,免得再来烦人。”

我有点不耐烦,这人怎么这样,我都已经关机了,你还在说个什么劲儿。再说了,就算是之前,我也都是吧铃声换成了静音的,你这样说不是含血喷人呢吗。

郑东听到潘明这么说愣了一下,吃了个闷亏,然后打了个哈哈躺下了。就算是他这样的大条的人也对潘明产生了不耐烦的感觉。

潘允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然后又对我说道:“还是回一条短信吧,昌南他也是为你着想啊。”我郁闷极了,能不谈这个话题吗,于是就没有理他。潘允低下了头,用只有自己能听得见的声音轻叹了一声:“至少现在是为你着想啊。”

我摸了摸额头,心中纠结无比,想不到最后我还是决定给他回短信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想的。

打开手机,手机显示很清脆的发出了“滴”的一声提示音,没电了。然后又有三条短信进来了。我翻开短信看看,一条是垃圾短信,还有两条都是昌南发给我的。前面一条说回来一趟吧,让我不要总是一个人了。后面一条则显得有点焦急,催促我快点回去,说有重要的事找我。

我嘿的笑了一声,昌南,骗鬼呢你,你这两条短信前后隔得时间也就十几分钟吧,胡扯也得有个限度的。

但我最后还是决定回去一趟,因为我觉得,潘允说的没错。并且在我收到这几条短信的同时心中还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的,因为,除了垃圾短信和10000电信局,恐怕就昌南一个人会给我发短信了吧。

---

大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平凡的人,这个人微微有点秃头,身材也是严重走样,肥厚的肉几乎从他的肚子上拖到了地上,并且,这个人没有脸,因为,他只是一个平凡人。

沙发旁站着一个暴虐的男人,这个男人从左到右的来回踱步,脸上的愤怒十分骇人,拳头被握的死死的,身体也紧绷着。潘将军此时正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有悠闲地仰躺在上面,脸上带着微微的笑看着昌南,眼中却浸满了嘲讽和幸灾乐祸。

“滴滴滴——”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昌南快速的翻开手机,眼中却并不带任何希望。但他看到发件人时却愣了一下,随即更加迅速的打开短信,上面是我发的短信:

很快就到。

昌南轻嘘了口气,叹道:“谢天谢地。”

潘建军嗤笑了一声:“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那东西本来就不属于他,弄丢了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后果,而且当初的计划中也根本没有这东西的出现,这只是巧合罢了。”

昌南冷冷地对他哼道:“巧合又如何,只要能够增加计划的成功率我什么都不在乎,你也最好小心一点,我觉不允许计划出现任何差错!!”

潘将军说:“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昌南高昂起他的头说道:“当然!!”

潘将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现在越来越像他了。”

昌南烦躁地摇头斥道:“不要拿我和他比较,他不配。”

潘建军呵呵一笑:“不配?是吗?”

昌南皱眉,张嘴想要反卓,但一直站在一旁默默看着的洛河却颓突然拉了他一把,对他摇摇头。昌南深吸了一口气,看的出,他现在十分的不平静。

---

少年走在大街上,眼神迷茫,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以后该怎么办。那个男人救了他就离开了,他没有告诉他他该怎么办。少年的眼中波光闪闪,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直到现在他还仍然记得,那个男人满身是血的身影,脸上淡然的看上去就像是神。

“沽——”少年的肚子发出了一声抗议的吼叫,他轻轻抚摸了一下,继续陷入沉思。一个短发的少女被他撞了一下肩膀,然后擦肩而过。

---

少女在人潮中缓缓前进,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向那个方向前进,她不知道自己这是要去哪里,她只是随波逐流罢了。推着她行走的,是什么?

路过超市,路过商店,路过广场,最后她停在了公园,引为哪里有一个大大的秋千。少女坐在了上面,秋千轻微地晃荡了一下。少女抿紧了苍白的薄唇,然后一低头,笑了。只可惜在那张惨白平凡的脸却显得毫无美感。

削瘦的身体坐在秋千上,秋千随着她的意志摆动着,少女脸上难得的有了点表情,只是那表情也淡淡的近乎没有。

---

房间的墙壁鲜红似血,到处都挂着奇怪的油画,只是在这墙壁的正中央却有着一副国画,在这油画堆之间显得不伦不类,但又有了一股异样的美。

这幅国画上画着一个美人,英俊的脸庞,飘逸的长发,飞扬的眼角上面带着点沧桑。女人行走在油画之间,最后脚步停顿在这幅国画前,素手抚上了那画中人的面庞,仿佛看到了自己早已过世的丈夫。

一滴水滴落在了地面上,然后是第二滴,接着一连串的砸了下来,肮脏的地面上顿时飘起了一股灰尘。女子挥了挥手使它们散开,眼角处微微上翘,像是在笑。

“哒——哒——哒——”

脚步声骤然响起,由远到近,女人的身体猛然间僵在了哪里。

“语儿~~~”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她很亲昵的叫女人语儿,女人的全名是林语。林语听到身后女子的声音身体微微一颤,随即缓缓转过身,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女子:“菲菲!!”

她的声音显得有点吃惊,仿佛是对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感到不可思议。

菲菲看着林语,脸上激动:“语儿,我终于找到你了!!”

林语看着菲菲,轻声道:“菲菲,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是怎么进来的?”她一问了两个问题。

菲菲叹了口气说:“这事说来话长,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林语点点头说:“既然你进得来那就出的去,先离开这里再说。”她找了块布小心翼翼地讲那副画着美人图的国画报上便随着菲菲离开了,离开的时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这满是血红和油画的房间,眼中陡然露出了一股浓浓的讥讽。

---

我在学校门口打了两出租车,向家里拭去,在我回了昌南短信之后他又打了两个电话给我,无一不是催促我快点回去,说什么越晚就越容易发生变故。我听了本来还是感到极为不屑的。心说不回去就会发生变故,什么逻辑?会发生什么变故?抢劫还是怎么的?

可是在昌南的第二个电话后我也逐渐凝重了起来,我想,昌南应该不是假装的。昌南能这么严肃且焦急的事,一定不简单,于是我立刻打车前往。

于是变故果然发生了,在车子滑下滑坡的时候我惊恐不已,当时脑海中的唯一想法就是:命运女神的思想果然是不可揣测的,已经一概多烧烧香拜拜佛了,随即又觉得,我还有烧香拜佛的机会吗?

---

那个男孩站在人群中,高昂着脑袋,就像是王。他眼角瞟过那辆冲了下来的车子,眼角闪过一抹不屑的笑,还有欢喜。

一百零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