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十九 潘家祖先登场

  最后蔷薇美人的怪病还是没有治好,即使是作为第一药师的弟子昌南也没有办法,他所能做的,就是用一种特殊的药来推延发病的时间。不过因为这种药是有副作用的,所以在使用它之前昌南也已经问过蔷薇美人的意愿了。不过谁也不知道这种药的副作用是什么,除了昌南和蔷薇美人自己,潘允也是不知道的。

话说我总感觉这时候大厅里面的气氛很奇怪啊,怎么说呢,剑拔弩张,怎么跟战场上一样啊。看起来那个潘将军和蔷薇美人是认识的吧,不然这两个人脸上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呢。话说潘将军,潘将军是姓名吧,所以潘将军是姓潘的吧。话说好巧啊,居然和潘允同姓……

不对,哪里不对呢,蔷薇美人认识的人,蔷薇美人也有认识的人,我还以为她除了潘允就不认识其他人了呢……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我对旁边的林语说:“小语,我们回屋去吧。”正在饶有兴趣地看戏的林语转过头诧异的看着我道:“怎么了。”

我低头抚额:“可能,有点不舒服吧。”

林语严肃道:“那是应该回去休息休息,可能是冷风吹多了的缘故。”

我点头表示赞同:“所以以后我的饭就送到屋子里吧。”林语摇头:“不行,多走走路对身体有好处。”天,她当我是九十岁的老爷爷吗,走路对身体有好处!!!

气氛,十分的剑拔弩张。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中,我感觉十分的艰难……

---

回到房中迎接我的是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气,我嗅了嗅,觉得这香味和刚才叶聊身上的香味好像。我问林语道:“那个,这个香炉是你放到我的房间里面的吗,小语?”我指了指房间里面的那只香炉。

林语点点头又摇摇头道:“香炉是本来就在房间里面的啊,就是里面是什么时候放进了香料的呢,我记得我从来没有在这件里面放了薰衣草香料的。”

我有点奇怪:“没有吗,好奇怪啊。”林语说:“算了,也可能使别人点的呢,或许是你师兄也说不定。”

我轻轻嗅了嗅,一股淡淡的幽香从旁边传来,也是薰衣草香味。我诧异地问她道:“小语,你喜欢薰衣草的味道?”林语点点头:“嗯,因为姐姐喜欢所以就喜欢了。”我皱眉,想说我不喜欢,可是这种话怎么说出口呢,说出来了不久说明两个人有分歧了吗?

这怎么行,两个人还没有开始就有了分歧,话说我还没有表白呢,怎么办,怎么办,该不该表白呢?借这次的机会。“其实,我也喜欢薰衣草。”天,不由自主的,嘴巴自己动了。怎么回事,是被俯身了吗。鬼上身,天,救命。

我说:“我也喜欢薰衣草,呵呵。”呵呵!!刚才我说呵呵了!!∑(°△°|||)︴

苍天啊,劈死我吧。

“你也喜欢薰衣草,我记得不是这样的啊。”林语很奇怪,我也奇怪,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薰衣草,你是怎么知道的。林语继续道:“我记得你小时候从来都不肯靠近我的,就是因为我身上的薰衣草的味道。”

∑(°△°|||)︴

惊悚!

我这叫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吗

话说,此话题打住。

---

大厅里的气氛依旧剑拔弩张。

潘允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看起来,阿琦好像是和这个男人认识的,可是这个男人是谁啊?潘琦靠在潘允的怀里,她看见了那个男人,她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似的。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死了吗。

岑清果能够使人死而复生,那个男人曾经告诉过她,他会帮助她复活这个人的,座位回报,帮助他吧。

隆隆的战鼓声响遍了天迹,血染红了半边天,潘琦仿佛自己回到了那个嗜血的时代。不过也没事么可奇怪的,对于她来说,也不过才隔了几天罢了。

空旷的草原上尸横遍野,血渗进了泥土里面,然后这篇泥土变得更加的黑了。潘琦走在这黑色的土地上,身上穿着墨绿色的长裙,头上梳着松散的少女发髻。潘琦感受到脚下的温软,此时的她,还只是个少女。

但是也不只是少女了,她的心里有了喜欢的人,可是都已经不见了。少女捂住脸颊,眼泪就下来了。她不明白,明明就在几天前他们还好好的在一起谈天说地,为什么突然就死了呢?战争,真实讨厌。

少女蹲下身子,俯身抱住了地上的半根小腿,她亲眼看见那个男孩冲了进去,出来的时候就只剩下这个了,血淋淋的,真是令人反胃。这是她的初恋,和这使得场景,完全相反的初恋。

清凉的小语变成的腥臭的血雨,光洁的青玉石阶变成了黑臭的血泥土地。

身上陡然一重,一件大衣落在了身上。少女诧异的抬头,只见一个面庞建议的男子。后来他们两个成亲了。唔,这个男子的名字好像叫潘将军的,很霸气的名字。

---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心情莫名的安静,林语已经离开了,不论我怎么求都还是离开了。我婆娑了一下手中的字条,是之前放在我的桌上的。也不知道是谁放进来的。

我想林语一定也看见了,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没有好奇心还是怎么的。不过话说这张纸条被叠的还真是整齐呢。

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宁静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翻开手中的纸条,上面只写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复活辜承。

我眨眨眼睛,淡定的把纸条折好,淡定的放回桌上,努力的制造出我没有翻开过这条,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的假相。不过,辜承是谁啊,名字很耳熟啊,为什么也姓辜啊,为什么啊。

复活辜承,是要复活一个人嘛,是叫我去复活吗,复活。话说复活的事情我听说过,长生不老药的事情我也听说过。岑清果,其实应该叫做罪恶之果吧。

不论被冠上了多么好听的名字,多么小清新的名字,罪恶依旧是罪恶。

就像在岑清果树内的那么多尸体一样,与树枝扭曲在一起,被榨干了每一滴血液和灵魂,生命被当作养分一样的吸收。岑清果可以是死去的人复活,一个成年人类的养分可以复活一个出生的婴儿,所以,死去的人,年龄越大,需要的生命越多,复活的难度越大。

我又想起了在岑清果树内看到的尸体,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难道说是有人要我去复活这个辜承特意弄进去的?话说昌南他们要去取岑清果好像是要我吃啊,为什么呢?难道说是要复活我,我已经死了?靠什么啊,我不是活着吗,我觉得自己快要晕了,脑子里像是被灌进来数不尽的XX一样,好恶心。

不过复活一个人并不是要死人吃掉岑清果,毕竟你要求一个死人张嘴也太强求人家了不是,做人不能太失德。据说想要一个人复活需要一个人坐载体,还要除了使用的岑亲过之外,还需要纯净的灵魂和肮脏的灵魂,还有什么我就不记得了。

不过,说道纯净的灵魂,不会是在说我吧,我觉得我就听纯净的,难道说有人想要杀掉我,然后那我去复活别人?

操!!太失德了!!!

但是什么是纯净的灵魂,好像是说从不受罪恶的侵蚀的人,纯洁如白纸,可以随意涂鸦的人。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用白痴这个次更加的准确,不论别人说什么都信,但是说完就忘,傻·B到无以附加的人了吧。

开玩笑的,但是二师兄以前好像说过,纯净的灵魂就是没有杀过生的人的灵魂。只是,没有杀过生,难道连蚂蚁都不可以,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人啊,要是有的话,恐怕也只有二师兄他自己了吧。

相对的,肮脏的灵魂就应该是杀过生的灵魂了吧,不过不是,必须是杀过人的灵魂,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杀过人的灵魂就被称为肮脏的灵魂。这样说的话,我两样都沾不上,那是想让我怎么样啊。靠!

话说回来,二师兄以前好像说过还有一中复活的方式。只是这种方式比前一种还要罪恶,因为前一种的罪恶只是针对想要复活别人的人来说,而后一种是针对所有人。

前一种复活后和死亡前没什么两样,他就是一个活人。而后一种却被界内称之为亡灵。

具体怎么使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变成亡灵,二师兄没有告诉过我,说是应为我只是一个小孩子的原因。什么原因啊,不过,亡灵也算是一个族群了吧,只能靠吸食血液和罪恶才能生存的种族,喜爱黑暗,厌恶阳光,像是吸血虫一样活在阴暗之中的灵魂,真是恶心。

---

“我真实恨透了你的师傅,把我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不过这东西真不错。”潘将军吸了一口烟道。

昌南笑了一声:“什么这东西,这叫做烟,不过你还真是忘恩负义啊,我师傅复活了你,你居然还恨他。不过你不去见见她吗,她现在应该很难过吧。”

潘将军洒脱一笑:“见?有什么好见得。反正她身边已经有别人伤了,况且要我以这种状态去,我怕这会污了她的眼。”

昌南朝他挤挤眼:“有什么关系吗,反正你们都没有外人,潘允可是你的后代呢。”

九十九 潘家祖先登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