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十二

  接下来几天里我都没有再去看那几张纸,照片也被我塞了回去。一路上的气氛沉闷的很,再加上有些阴沉的天气。

走在这一路上,我算是最轻松的一个。可能是应为无聊,洛河还活捉了一直长得很想鹦鹉的猫头鹰。昌南说那是猫头鹰,但我觉得不是。

途中我们还顺手救下了正在和一种长得很奇怪的树搏斗的徐泥二人,于是我悠闲地生活到此结束。她们本来是三人一起走散的,可是有一个似乎是已经死了,我不认识。

我们的目的地似乎并不是森林的最深处,因为我始终觉得我们都是在菲林森林的最外延转悠。

森林里面多的是野兽,即使是在菲林森林的最外围,但那些袭击了我们并最终成为了一路亡灵的野兽不是俄昏头了,就是没长脑子。不过话说野兽长脑子和没长脑子似乎都是一样的。

我们的前面是一条碧绿色的通道,厚厚的青苔杂草紧贴在依偎在一起的树上,眼前的树像是情人一样以为卷曲在了一起,那样子,看起来像是为我们铺了一条大道。

昌南看着眼前这条通道,脸色似乎是有些怀念,还有点悲伤,其他人的神情也有些复杂。昌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率先往里面走去,我们在后面紧紧跟着他。

周围的树木颜色显得微微有些暗沉,是一中很浓很浓的墨绿色。一缕黑色闪过,我走在这一条天然的道路中心中突然勇气了一股怀念的感觉,我好像,来过这里。

我有些疑惑,我当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熟悉,这个地方也很眼熟,为什么呢?!我打量着周围的情景,突然眼睛一紧。

在这些扭曲在一起的树中,有人!!

我的脚步顿了一下,凝神看了一眼那个人。天,这人是死的,这是一具尸体。我并不认识这个人,或者是这具尸体。

这具尸体的死状十分诡异,尸体被树木扭曲在了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根被拧干了的毛巾。并且,这具尸体的身上,没有衣服。

我不能从现在这种情况判断出这个人究竟死了多久。他的身上没有一块尸斑,身体却看上去僵硬的不行。全身唯一能看的清的地方或许就是他的脸了,但那张大众脸上没有了眼睛,嘴巴张得老大,下巴上还满是黑乎乎的东西。这个人的身下,扭曲着这具尸体的树上爬满了和他脸上一样黑乎乎的东西,我猜,那是血。

“怎么了?”

发觉我没有跟上他们,徐泥回过头来问我,她一说话,所有人也都立刻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样一种感觉,明明看到这样一句诡异的尸体,但我的心中竟出奇的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只是有一些奇怪这个人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怎么死的。

我对着徐泥他们指了指那具尸体,他们立刻也看见了那具尸体。徐泥的脸色有些发白,和她一起的那个矮个子女生吐了吐舌头觉得很恶心。昌南也看见了这具尸体,但他仅仅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有继续往前走。

这让我不禁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会看到这种情况。我甩了甩头又继续跟着他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路上我又看到了不少这样的尸体,我仔细的数了数,加上一开始看到的那具,应该已经有了十五具。

“噗啦啦~~~”身后传过一声扑棱声,我想,不会是有鸟飞进来了吧?我现在已经不敢小看菲林森林里面的物种了,就算是一只鸟,估计也都能随时要了我的命。幸或不幸,与我一同进来的这一群人,不简单。

“嘶——”蔷薇美人朝潘允的怀里缩了缩,他们自从我们再见面折后就没有再和我说过一句话,其他人也是一样。“我不想走了。”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我诧异的回头,是蔷薇美人,她缩在潘允的怀里瑟瑟发抖,脸上有浓浓的恐惧。

昌南看了她一眼,突然露出了意思恍然大悟的表情。潘允也有些诧异问蔷薇美人道:“你在说些什么呢,别胡说了。”蔷薇美人这次的态度有些奇怪,她第一次在潘允的面前显露出强硬的态度:“我不管会发生什么,我不会再往前面走了。”

昌南笑了一下:“你当然可以不走,前面的地方你并没有义务去,如果你想回去活着留下来,我们绝不拦你。”潘允突然急了:“昌南!!”

昌南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但是那都是你的事,和潘允无关,他有他应该旅行的义务,所以,他必须跟着我们。”

蔷薇美人似乎早就明白这一点一样,眼神坚定的看着昌南道:“没关系,我可以留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昌南满脸笑意的看着蔷薇美人好一会儿,突然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洛河瞥了昌南一眼,然后对蔷薇美人丢下了一句话便追了上去:“一个人在这里,你会死的。”

广角也看了蔷薇美人一眼道:“跟上来吧。”然后也追了上去,他的手里握着一根很长的鱼竿。

我不知道蔷薇美人到底有没有跟上来,但是潘允跟上来了,我拍了拍他的肩往前跑去。我忽然有种预感,前面的路,不远了。

的确是不远了,这一条路得尽头是一堵由树木扭曲形成的树墙,墨绿色之间夹杂着些许的黑色。白色在这里显得异常的鲜艳,我往前走了几步。

前面的那堵树墙显得十分的突出,像是一个半圆一样的挤满了前方。停顿下来,身后踢踢踏踏脚步声显得十分的清晰,我回过头看了一眼,最后跑过来的是徐泥和蔷薇美人。

蔷薇美人最后还是来了,她这时候正紧紧地攥着徐泥的衣服,眼神幽怨的看着前方的潘允。潘允似乎是发现了后面灼人的视线,回头苦笑的看了一眼蔷薇美人然后摇了摇头不再看他。

似乎是徐泥和她说了些什么,蔷薇美人才改变主意跟了上来的。

昌南摸着那堵树墙,突出来的那个巨大半圆上面有几朵绽放开来了的小花。说是小花,那是相对于这个半圆来说,事实上每一朵都有我的一个巴掌大。

艳红色,花瓣的边沿泛着一点点淡淡的黑。

昌南抚摸着其中一朵花朵的花瓣,突然对我们说道:“这是岑清花,是这棵岑情树的最精粹部分。”

我有些奇怪,岑清树?在哪里!

我问昌南到:“到底什么是岑清树?”

昌南摸摸我的头道:“一中可以让人拥有神奇力量的树。”

我撇了撇嘴,说他这话等于没说。

但是昌南却没有在理我了,而是让我们在这个巨大半缘前打起了帐篷。

我诧异的问他:“这是干什么?”

昌南说:“我们要在这里再呆几天,这次行动出乎我预料的顺利,除了那次走散以外,里岑清果成熟还有几天,我们需要在这里等它一成熟就把它摘下来。”

九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