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十三

  是凡走在最前面,面无表情淡淡的说:“被禁锢的精神,就是人的灵魂。”他放慢了脚步缓缓道:“每个人从出生身体中就会自然出现一股精神,这股精神遍布了全身,而在整个精神最精粹的地方”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在这里,它象征这生与死,只要人已死,在这里最精粹的精神体就会以一种最快速的方式逸散光,一旦这股精神逸散到没有,这个人就没救了”

我听到他这样的说法不由愣了愣,突然间想到小时候一场重病后师傅对我说的话,几乎和他说的一模一样。

看到是凡他们已经走到比较远了连忙小跑跟上,是凡说:“苗族有一种古老的方法,能够在人死后留住部分人的惊魂,就是用最恶毒的方式把人杀死,然后用特别的方式部分捕捉快要逸散完全的精神并把它筋骨在很小的一片空间”是凡的脸上露出了一股厌恶的表情:“这种恶毒的术发会让人死后依然承受临死之前所受的折磨。”

我听到这里深深的打了个冷颤,心中不可抑止的冒出一股凉意。这么说,小泥巴还是死了,我心中突然涌出一股遗憾,到最后还是,没能把小泥巴救出来。

没有太多的悲伤,仅仅是一点遗憾,我轻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师傅对我说的一句话:“只有死了的眼睛,才能看的到那些游离着的灵魂。”

这样,就叫死了吗,我看了看是凡,是不是,他也死了呢?

---

眼前的路越来越窄,越来越低,到了后来我不得不弯着腰缩着肩膀走,前面是凡他们三人也是一样。我看着面无表情的是凡心中一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盛,我问是凡:“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是凡说:“山地。”

山地?我哦了一声,哦完心中陡然一沉,山地?什么山地?我们不是在湖中的深渊里吗?

突然我眼前一亮,我抬手挡在眼前,阻挡着那刺目的紫光扎进眼里。待我仔细看清,这才发现我们已经走了出来了,前面是一个一米五六高的出口,这刺目的紫光就是从这照进来的。

是凡率先爬了出去,我们三人也立刻跟上爬了出去,我的眼前突然一阵开阔,原本明明散发着深紫色光芒的地方却是处处充满了祥和的乳白色。我忽然想起是凡刚才说道山地,这里不会是从在山体中挖出来的洞把?尽然这么大,我心想。

是凡熟门熟路的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最后我都没有看清是怎么走出来。

出来的地方灰蒙蒙的,几乎什么都看不清,只是隐隐约约的知道这里应该是悬崖底部。

“你快走,我估计是走不了了。”突然一声清脆的女声传入了我的耳朵,我循声望去,只看到不远处一坐一站,一男一女。那女子似乎是受了什么伤,在劝那站着的男子离开。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两个人,这个女人好像是受了很重的伤,应该是活不长了。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劝男子离开,难道说那男子一离开,这女的就能好了;还是只要跟着这女的,这个男人就死定了?

按照我的想法,这一男一女两个人应该是恋人什么的,因为旅行遭受不幸就像我们一样。我像这个男的看上去也是气度不凡,应该是不会做出抛弃女友这种没品的是的。

可老天一向喜欢捉弄人,人也总是不可貌相。

男子一听女子这么说,低头深深的看了那女子一眼,转身,走了。

六十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