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七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算不算是有事,从潘允、郑东的对话我就听出来了,他们现在还是能看见东西的,而我的眼前确实一片黑,要不是那些红黄蓝绿起起伏伏的蛇王眼睛我还真的以为自己瞎了。

我安静的看着这些华美的、尊贵的,带着欣赏,也带着恐惧。我没有出声告诉潘允好郑东我的位置,是因为自知自己恐怕已经不在九头蛇王的身上,即使他们二人听到了我的声音也是到不了我这。

脚下的鞋子在奔跑的过程中早就掉了一只,瘸瘸拐拐的跑过来时因为着急也没有注意,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脚下是有些温热的岩地。想着我叹了一口气,从我们被推入深渊开始九头蛇王就一直没有表现出杀意,即使是刚才那样一番惊吓也只是吓唬吓唬我们,但现在的安稳并不代表永久的安全。

但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从一开始我们就很被动,除非我们有大魄力,从九头蛇身上跳下,跳入这未知密地。但即使是这样也是九死一生,甚至是万死一生。况且潘允好郑东的性格我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很能肯定他们是绝对不会跳的,我也不会跳。

之前我还能看见的时候我已经大概看清楚了,只有在九头蛇周围有几个很小,大概只够两人站立的岩地,而且只有不到十处,其余的都是十分光滑。

我摇了摇头,忽然间想起师傅临死之前将我丢出去的样子。白水观是建在一座没名的小山顶上的,听师傅的大弟子说,我是在a市出生的。

那天,a市一个女人倒在地上,她挺着一个大肚子身体不停地扭曲,闭着眼睛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喊。这样的情况不论是谁一眼都能看得出来,她要生了。

但这个社会实在冷漠,那天因为这样一出有趣的表演正在免费上映。躺在a市地面上的女人不断的发出求救,但这些人不仅毫不理会反而都饶有兴味的围在这个女人的周围,欣赏着,彼此交谈着。他们的神情显得十分神圣,就像是世界级别的专家欣赏到了完美的艺术品,正在交换着他们的心得。

后来师傅路过那里,顺手把这个女人送进了医院。再然后,我出生了。

师傅的大弟子昌南第一次将这个故事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骄傲,和一抹无奈。

昌南说,这个女人的身体十分差,而且又是刚生完孩子。之后的几天她都是住在医院里的,她想走都走不了。这不是因为医院是有多负责,非得要病人全好才让她离开,关键的是,她没钱了。

医院一边用最廉价的药物为女人治疗,一边不停的催促她负情最高额的费用。她不是没想过求助别人,但是她只是一个人,这个女人当然也求助过师傅,但当师傅为她付清了全部的费用,下一个疗程开始了。

师傅不是富人,但医院是知道这点的。他们看人太准了,只要他们想,他们一定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榨光师傅的全部积蓄。

昌南说道这里眼神里隐隐透出一股愤怒,我的自己的身体也有些发颤。

五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