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6】 命 里 情牵缘起时3

  夜色下魅惑迷离的蓝玫瑰花海间,风往身着与玫瑰同色的繁复长裙双目紧闭仰躺在花丛之中,沉静绝美的容颜在大片深邃的蓝色里更显得过分苍白,眉心的朱色花印愈发腥红;却美得好似遗落世间的九天玄女,空灵飘渺···

得到消息匆匆而来的黔劫猛地在仅离风往10米之遥的止住脚步,凭着血族对血腥的灵敏嗅觉,他早便察觉到空气里浓烈的血腥味。当他的目光触及到花丛间的风往时,血色瞳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收缩,细如针尖···

冰冷的心,仿佛被人用手大力捏碎了一般,在那一瞬间痛的无以复加;整个身体似乎都要被这股痛撕裂开来···

黔劫的目光紧紧地、紧紧地盯着风往身下大片未风干的血迹,恍然间,还能听见血液涌出的声音,“汩汩”的,一声一声,清晰入耳。

蓦地,黔劫发出一声野兽咆哮一般痛苦的吼声,哀恸悲怆到极致,连天地都为之颤动。

不远处,一名玄衣人站于画板前,一笔不落的将风往与花海画进画纸中;手法之传神,似真人真物一般却自动隐去了那摊血迹。

墨修鸾冷冷的勾了勾嘴角,满意的听见一声悲吼;落下最后一笔。随着修鸾笔落,画上立刻闪过一道金光。

黔劫忽然失去重心倒下,意识瞬间归入黑暗···

修鸾将画好的画卷拿下,举步走到昏迷的黔劫身边,居高临下的睥睨他;看着黔劫苍凉惨白隐约透着一股晦青的精致面容,微微挑眉,将手中的画卷放在他的身边;转身向更黑暗的方向走去,身形一点一点透明,直至消失。

在修鸾消失的同时,那幅画再次散发出一道金光,金光间一个金色的“锁”字一闪而现;慢慢的金光消失,四周的景物以及发也一同化作一缕青烟消释空气中。

春末的黎明似乎来得特别快,很快便有第一抹曙光冲破天际,渐渐的扩散···

黔劫忽然睁眼,直直的坐起来,他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远处升起的太阳,眼底,没有半点生气,死寂一片。他的余光瞥见那幅遗落在他身边的画卷,皱了皱好看的眉,他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波澜,淡淡的疑惑充斥其间。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这幅画···中的人是谁?为什么我没有关于这幅画的记忆?

光线的温度越来越灼热,黔劫将画卷好,纵身极跳,不过须臾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广袤无垠的空地上,空荡荡的只剩下荒凉与空寂。

黔劫一回到城堡里,亦漠立刻出来迎接,他伸手想要接住黔劫手中的画卷。不料黔劫手一缩,错开亦漠的手,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越过亦漠僵硬的身体,往长廊的另一方向走去。

僵硬片刻,亦漠猛地一颤,惊恐的动了动嘴。

主人的眼神,好冷···

走了几步,黔劫顿了顿脚步冷冷道“没有允许,不许来打扰我。”语罢,留下一脸错愕的亦漠,身形一闪隐了去。

进入房间,黔劫将画卷打开,冰冷的血眸失神的凝视着画中少女苍白的绝美面容,指尖轻轻的摩挲···

黔劫猛地收拢指尖,血眸微暗,他、一定会弄明白的!一定!

(好郁闷呢、红袖审核真慢。)

【016】 命 里 情牵缘起时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